立場新聞 Stand News

【 關於FactCheck 】驗證消息、風險管理和行動指引

2019/8/18 — 0:16

盡量不要用「Fact Checked」玩膠。在現代戰爭概念之中,「信息戰」已被廣泛視為決定勝負的關鍵要素,信息真偽和多寡對如何部署和採取行動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示威警務和抗爭的博弈之中,學者也常常提及到信息戰,例如現代警察常常透過「滲透」、「截取」、「入侵」等方式收集示威方的情報再以強制力量鎮壓,又會發放虛假信息製造示威者內部衝突分化與人民之間的矛盾,令抗爭潰散 (Donatella della Porta, 1998)。我們應該認真看待信息的真偽,若然自己陣營先運用「Fact Check」來玩膠,容易製造「狼來了」效應,矮化詞義,致使日後無法再用同一字眼強調信息的可信度。

信息真偽相當重要,但如何確認其實是個比大家想像中更困難的課題,正如有圖有片有錄音不一定有真相(因為可以看圖作故事,也可以偽造),無圖無片無錄音不一定無真相(因為信息來源可以很可靠,或透過多方相互認證)。自 721 起,坊間和網上一直傳言元朗鄉黑會將有襲擊市民的報復行動,傳言四起,這些消息都難以進一步追查核實。雖然最終這兩天沒有「大事」發生,但也不代表當初信息一定是虛假的,因為各方行動的臨時變動是抗爭期間的尋常事。

這次事件也帶來了一個問題:究竟應該怎樣確認消息真偽?有人擔心類似「消息難以證實」的狀況會造成信息混亂、白色恐怖,長遠來說更可能成為分化的源頭,瓦解彼此信任,因此建議大家應該建立較為嚴格的核實原則,例如有圖有片先代表可信,或者有第一手資訊才算是可靠。然而,在今次反送中運動,採取嚴格的 factcheck 標準並不現實。日常之中,社會事務的資訊多數是由傳統媒體提供,基於專業能力和公信力,大家比較能正確判斷消息的真偽。但今次運動,許多信息都是來自 telegram 的頻道或群組裡個別成員,要再進一步追查這些消息來源是極度困難;不少消息更是純文字報道,無圖無片,但還是獲得大家信納。

廣告

那麼,我們應該確認信息真偽?首先,我們應該先接受「風險管理」的思維,不要把簡單地把信息分為「完全證實/證偽」,而是以「消息提供了多大可信度」來判斷「事件可能為事實的概率」。換言之,我們要判斷的不是消息是「真或假」,而是用等級(例如「微可能」、「可能」、「一半半」、「很可能」、「幾可確信」)來區分信息「多可信」,然後採取相應合乎比例的行動去預防和應對。

以「元朗鄉黑報仇市民/黑吃黑」為例,連登、傳統媒體(包括網媒)、telegram 一直傳出相關消息、相片及錄音(可惜這些消息無法再核實),加上部分商店和保安的措施反應,可以視為初步的表面證據成立,屬「可能」程度級別。這種風險程度不應構成混亂恐慌(例如恐慌性購入物品),若然只是商店短暫閉門落閘或市民短暫不出街,還算是可接受的範圍。當然,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也絕非好事,如同市民自行進行戒嚴,不過這兩天沒有特別事情發生,市民也已相對放鬆很多,可見香港市民還是相當有智慧和謹慎去應對這些消息。

廣告

由於今次運動裡多數人都是(甚至傳統媒體也有部分)依靠 telegram 接收信息,但 telegram 的消息難以再追查核實,所以接下來我們如何劃分信息機構的可靠程度是至關重要。我們可以透過經驗歸納和消息機構的謹慎態度來將消息機構進行「可靠度」的排序。愈可信的消息機構(例如傳統媒體、多有圖片影片佐證的 tg 頻道)就愈視為優先,給予愈大信心;愈不可信的消息機構就愈應該對它們的信息保持懷疑,在未有提供進一步核實或獨立證據支持,就應將這些消息機構提供的信息歸類為「微可能」或「可能」程度。

另外,大家也可以通過「多方認證」的方法來判斷信息的可信度,即如果愈多消息機構傳出相同消息,這消息就愈可能為真。不過大家也要注意這些「同一消息」是否其實都是來自於同一信息來源,而非各自有獨立的證據支持該消息。例如如果發現多個頻道報道的同一信息其實都是forward自同一個人或頻道,就不應該視此為「多方認證」的證據。

最後,避免自己成為散佈假消息的來源。在網絡時代,每個人既是消息接收者,也是消息發佈者。你接收了一個信息,再把信息轉寄或發佈出去,就變成了發佈者。認知科學提到人有「確認偏差」和「逆火效應 (backfire effect)」的認知偏差現象,當一個人率先收到某個錯誤的信息而信之,之後即使有明顯的相反證據反對原有信息,那個人也不一定會更正自己的信念,甚至有時反過來加強原有的錯誤信念。因此身為發佈者的我們,應該更謹慎傳送信息。我知道大家都很擔心身邊朋友或戰友的安危,只傳遞那些嚴格得到證實的信息很難,我建議大家不妨運用上述區分可信度的概念,在傳送信息時,都列明這消息來源,和消息有多大可信程度,再讓公眾自行判斷。

總結一下如何處理信息的方式:

1. 根據過去的經驗和機構的報道手法和態度,將手頭上的消息機構進行「可靠度」的排序,從而判斷消息的可信度。若在 TG 裡,可以把最可靠的五個消息頻道置頂在對話表上;

2. 放棄「已 fact check 或未 fact check」二元區分,將消息劃分「可信度」的等級,再評估相關風險和採取合比例的行動;

3. 盡可能加入更多群組和頻道,擴大自己消息機構的範圍,然後運用「多方認證」的方法加以確認,但避免陷入多方消息原來不過是出自同一來源的陷阱;

4. 認識自己也是消息發佈者。在傳遞信息時,應盡量謹慎,提供信息是出自哪個信息機構和指明信息的可信度;假如消息是虛假的話所造成的公共風險(例如造成恐慌混亂或社群分化的機率)愈高,就愈應該謹慎發佈或傳送消息。

5. 保持懷疑精神,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直覺」去判斷消息的可信度;有時間成本的話,應該盡可能追查消息的來源,同時謹慎判斷哪個消息機構是可靠,並將它分享給親朋戚友知道;

6. 遇到相反證據時,應該保持開放的心給予相反證據多點信心,下決心降低消息的可信度;

Reference
Donatella della Porta (edit) (1998). Policing Protest: The Control of Mass Demonstrations in Western Democracies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