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注佛教選委大聯盟:選特首要以眾生利益為先,佛教利益為次

2016/12/15 — 19:03

【文:關注佛教選委大聯盟】

作者按:我們是關心社會的佛教徒,有感政治即民生,就算不願參與其中,亦可主動了解及關心。2017年特首選舉,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佛教界佔10席,由香港佛教聯合會提供。我們成立「關注佛教選委大聯盟」,望能凝聚關心佛教選委的佛教徒,商討如何增加佛教選委的代表性。聯盟並沒有預設政治立場,亦不與香港佛教聯合會為敵。

佛聯會派出10位代表作佛教界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已成定局。雖然佛教徒在推選委員過程沒機會參與,我們仍然希望能跟10位委員作出充分溝通,表達佛教徒的願望,讓他們在提名及投票選出特首時,能夠參考佛教徒的意見。我們希望透過跟委員直接會面,及舉辦公開或半公開的論壇,讓佛教徒能發表意見,亦讓選委們有機會闡述他們的立場。

廣告

過去一段日子,本聯盟聽到佛教徒不同的聲音,我們嘗試以問答形式表達聯盟的立場。

廣告

1. 選委們選特首應以佛教利益為重嗎?

佛聯會表示選特首會以佛教界利益為主要考慮。本聯盟反對此立場,認為選特首應以衆生,而非佛教利益為重。雖然,分組界別選舉的意義在於讓選委為自己的界別爭取利益,佛聯會的答案似乎沒有問題,可是,佛教應以服務眾生為目的,佛教徒眼見眾生受苦,生起慈悲心,望能盡一己綿力,為衆生拔苦。雖然佛教團體亦服務眾生,佛教的利益亦某程度上是眾生的利益,但明明能夠直接利益眾生,也就不必由佛教團體經手。所以,衆生利益應該在佛教界利益之上。佛說因果,當佛教以衆生利益為首,佛教自然興旺。

2. 香港佛教一直有服務香港巿民,佛教利益不是會轉移到眾生身上嗎?

有人說,佛教利益就是眾生利益,因為佛教拿到資源,就能服務更多衆生。這本來沒有錯,但在選特首一事上,佛教界明明有辦法直接為眾生爭取利益,也就不必由佛教團體經手。「眾生利益就是佛教利益」,這才是佛法。

3. 把政治衝突帶入佛教,破壞佛教努力經營的和諧氣氛,是製造惡業嗎?

現今社會分化,到處都是衝突,很多佛教徒擔心這種氣氛會蔓延至佛教內,因此不願將敏感或政治話題帶入佛教討論。我們認為,社會分化已成事實,示非佛教做成。這種「拒絕討論」的態度,是逃避,而非積極面對。以逃避衝突達致的所謂和諧,只是表面現象,實質內心還是不安。佛教是積極的宗教,主動談「苦」及「死亡」,因為只有面對,才有機會解決困難或解脫。面對衝突,態度也應如此。所謂「人間佛教」,指的是以佛法處理世間的問題及困難,處理矛盾及衝突,理應是佛教的長處。因為害怕衝突,而避免在佛教內談論敏感或政治話題,只會顯得佛法「冇用」。難道能解決生死的佛法,就不能處理衝突嗎?
4. 道理是這麼說,但香港佛教有處理政治衝突的智慧嗎?

我們相信,智慧要經過不斷的練習才會產生。勇敢接受及面對分化和衝突,嘗試以不同方法溝通,學習求同存異,即使時而生氣爭吵,偶然氣餒,亦堅持從失敗中學習,再接再厲,這就是修行。事實上,香港佛教一直只重視舉辦宗教活動(例如法會、佛學班)及福利事業(例如學校、醫院、老人院),對於化解當前社會上的矛盾,似乎仍處於避而不談的狀態,或只是口號式地呼籲大家「包容」、「克制」、「和諧」。香港佛教若要發展,必須得民心。佛教的長老大德若能向大眾示範如何以慈悲及智慧對待現今香港的政治環境,便能令佛教徒,甚至廣大市民信服及追隨,這亦是實現「人間佛教」重要的一環。我們同意,香港佛教界可能還未有這種處理政治衝突的智慧,但只要多練習及磨練,有承擔的長老大德必能漸漸掌握故中玄機,身體力行應用佛法。這才是香港佛教之福。

5. 香港佛教一直為貧苦大眾服務,已經體現了慈悲,幹嗎還要如此重視10位選委的取態?

我們非常欣賞佛教界在香港的福利事業,這是佛教的根基。同一時間,我們知道「制度」亦是社會的基礎,直接改變制度,往往比問題出現後我們才施以援手更加直接。例如,香港政府實行11年免費教育,比起由宗教團體為個別貧苦人士提供教育資助,受惠人數更多更廣,亦保住了基層人士的尊嚴。既然上天給予佛教界10個選委的名額,對未來社會制度的發展有一定影響力,我們更應加以發揮這10個名額的影響力,為香港大眾帶來更好的社會制度。這亦是慈悲的體現。

釋迦牟尼佛預言,佛㓕後的2500年是「末法時期」,屆時佛教表面似是興旺,但真正行佛法的人卻少之又少。我們開始踏入末法時期,守護佛法至關重要。因此,在選特首一事上,我們堅持要以眾生利益為先,佛教利益為次。作為佛教徒,我們亦應發揮個人影響力,推動10位佛教界選委作出符合佛法的選擇,這是作為佛教徒應做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