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0/3 - 20:19

防暴警察,你的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反送中 6.12佔領中的持槍警察

反送中 6.12佔領中的持槍警察

二十年前,有一幕,記憶深刻。

科索沃戰爭,我是「戰後記者」;和平以後,北約裝甲部隊開進重鎮;我在路旁,一列坦克車及裝甲車緩緩駛過,墨綠色鐵甲的鋒銳感、雄壯威猛的引擎聲、履帶輾過路面的震動,有一種莫名的震懾力,令我心跳加速;隨後有一輛超重型搭橋運輸裝甲車駛過時,如龐然巨獸,只感到地動山搖,那種壓逼感,令我不由自主地手心冒汗,同時,竟感到討厭、惡心、想嘔吐。

但是,當時的北約軍隊,理應是「正義之師」,是他們的空襲擊退塞爾維亞人,令科索沃得到真正自治,我肯定沒有對北約軍隊的行為反感,而是軍事裝備震懾力本身令人不安,令我生理上有一種近乎本能的厭惡。

廣告

那一刻感覺出乎意料之外,所以一直記得。心裏有問號,也許人有很多種,有些人崇尚槍炮暴力,看到軍隊列陣,會心跳加速覺得自豪亢奮,所以閱兵時會有快感兼高潮迭起,淚都掉下來感動不已,見到警察開槍就會拍手叫好?而有些人,如本人,對那些重裝備天生特別憎惡?我不肯定。

鏡頭轉到前幾天,香港站大堂,一場合法集會後,一支防暴警約數十人集結,全副武裝,部分人持搶,駐守大堂中央。他們除了用捕獵者眼光追蹤不知什麼獵物,沒有其他大動作。一位 OL 裝扮女士經過,竟然開始激動大哭,淚流不止,她並非傷心地哭,而是驚恐又憤怒,旁邊女性友人指罵防暴警察嚇怕人,叫他們快走……不知有多少人有同樣感覺,見到全副武裝防暴警察在地鐵站大堂,會心生厭惡?

我想起了科索沃自己的經驗,又記起了前陣子網絡瘋傳的「叉雞飯」片,一位阿叔大罵防暴警令他食不下嚥。似乎,很多人對重裝備的武裝分子,有直覺的惡心反感。

常聞有警察謂,不明白為何很多普通市民都當警察有如殺父仇人。防暴警察先生,還未計算你們做的所有濫捕濫打亂開槍情緒失控最新如鬧人住公屋冇地位粗暴推人落地開槍打中學生心口但三分鐘不理死活等「專業」行為,你們應該要知道,你的存在就能惹來反感憤怒,尤其在本來安靜的屋苑社區,或在本來平靜的地鐵大堂中。

防暴警察,你的存在就惹人反感。

林鄭月娥最大敗筆,乃政治問題卻想找防暴警察來解決,火水救火,結果鑄成大錯,仇恨與撕裂,不可收拾。

早前路透社的林鄭月娥私人談話錄音聽到,政府評估很暴力的示威者有一千至二千人,這種評估,可知林鄭等高官離地之可怕。這幫人妄想拘捕一、二千人之後,社會就回復平靜,卻從來沒有想過,失控的警察不斷增加,每一次警察行動,仇恨就繼續滋長。現在警察已拘捕了千多人,街頭的憤怒有沒有減少?示威者武力有沒有收斂?勇武抗爭者是多還是少了?

警察公然在拘捕時使用過度武力,滿口侮辱言論,阻止記者採訪;警察對示威者與年輕人很勇猛,對黑社會與白衣人則縮窒。從此以後的十月一日,香港再沒有喜慶,沒有國旗能掛到街上,沒有煙花值得歡呼。

有一位在香港住了很長時間的外國朋友說,他覺得香港的警察很奇怪,自尊心很強,覺得自己要受人尊重,這種警察心態,外國很少見。

我同意。若說警察工作較危險,當然屬實,但你們人工已被其他紀律部隊高;若說工作性質危險就要受尊重,其實記者工作也很危險,但我想記者們沒有奢望要受尊重,只希望大家能尊重採訪自由。

為何香港警察如此自憐自大?猜想有這些可能:警察把香港人一向奉公守法的精神當作是自己功勞,然後陶醉「亞洲最佳」的稱號,他們以為自己是除暴安良正義之師,而忘記了,他們只是一個暴虐政權手臂的延伸。

政治問題想用防暴警察解決,示威問題想用蒙面法解決,選舉怕輸就想推遲投票來解決,管治失敗就挖掘殖民地惡法來解決。資深前 CNN 記者 Mike Chinoy 比較他曾經採訪過的北愛衝突經驗,他說當年北愛爾蘭衝突激化的過程同香港今天很相似,所衍生的仇恨與暴力,長年難以消解。

北愛的衝突持續了多久?三十年。

 

相關文章:
給警隊臨時二哥的幾句話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一切很正常
中槍學生旁邊,那位捨身的義士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