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防暴越夜越攻擊記者和社工?越夜越失控?

2019/10/28 — 9:37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製圖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製圖

昨夜,防暴正式公然襲擊正在採訪的記者和進行人道工作的社工,似乎越夜越看到部份防暴的「不憤」,多次在毫無警示下攻擊記者、社工和沒有裝備的市民。究竟是指揮官頒下的命令,還是個別防暴失控,但指揮官無法控制或不願理會?

#沒有足夠警示下向沒有裝備的市民使用過度武力

2019年10月20日,即使民陣發起的九龍大遊行沒有「不反對通知書」而取消,但仍有不少相信和理非的市民繼續希望以腳發聲,可是仍然發現防暴無差別向沒有任何裝備的市民發射催淚彈和開槍,甚至無差別發射水炮,特是針對記者和社工。昨日,10月27日,防暴更向參與「連繫穆斯林」宗教集會的市民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令不少沒有裝備的市民受傷。

廣告

#防暴是否專登向只有記者和社工的方向發射水炮?

陣地社工當時已發現警察竟於尖沙咀警署的平台角落舉黑旗,一個沒有人會看見的位置,是否代表警方完全不打算讓市民知道警方準備向沒有任何裝備的市民發射催淚彈呢?當然,警方依然故我,繼續忽視市民的生命安危。

廣告

當陣地社工繼續向警方作出警示不要再向市民發射催淚彈之際,警方突然宣稱會發射水炮,但於30秒也不足的時間內,水炮車便由清真向尖沙咀警署方向180度發射藍色水炮,但當時因防暴不斷施放催淚彈,市民早已爭相走避,餘下只有少量在行人路上的市民、清真寺內的信眾、大量記者和社工在現場,令人不禁懷疑警方是否刻意向記者和社工發射水炮。

#防暴失控地追擊記者和社工近距離射胡椒水

不論於上星期日或昨晚,不難發現部份防暴的精神狀況有點失控。即時現場已沒有抗爭者,只有一名被捕人士,記者和社工也只是站在行人路上拍攝或提供被捕者的人權資訊,但仍有防暴會專登走上前以濃度甚高的胡椒水近距離直射記者和社工。昨夜,個別防暴更失控至奔跑追擊記者和社工直射裝有「藍水」的噴劑,令不少記者和社工的眼晴和臉部受到火酌之痛。防暴完全忽視警例胡亂攻擊市民,指揮官也不控制或調走失控的警員。

#防暴是否不憤而於撤離時在警車上發射催淚彈?

昨夜,最令人驚訝是不少防暴像是非常「不憤」,像是無法發洩心中的怨恨和憤怒,竟然多次於撤離返回警車後,在沒有舉旗下於警車行駛時向市民發射催淚彈,甚至向藥房和巴士發射催淚彈,令藥房內的職員和巴士上的乘客吸入催淚煙而受傷,不少市民需要接受緊急治療。

#警方忽視任何人均有權利獲得緊急診治

昨夜,一名被捕少年被防暴制服後反壓在地上及屈手壓頸。當市民圍觀後,防暴將其帶至記者不易拍攝的地方,令人非常擔心被捕者是否受到人道對待,有市民表示看見有警員持棍打了被捕者。問題是當防暴押解被捕者上警車時,竟將其面巾由頸部拉至眼睛,令他無法正常呼吸。當被捕者上警車時表示感到暈眩,即使在場人士已協助召喚救護車,警方竟然拒絕讓救護車駛至,更急速將被捕者載走,令救護員繞路到達時無法為被捕者作出診斷。

之後,防暴撤離後再次折返,突然從警車落地再舉黑旗,違反警察通例立即發射催淚彈,再追捕跌倒在地上的市民。最令人憤怒是一位年青人在催淚放題下跌倒被捕時已吸入過多催淚煙,正常早已引至呼吸的困難,再加上他被催淚彈擊中肚部位置,防暴仍然不先行給予醫治,而是繼續反壓被捕者於地上,令其站立也需要防暴攙扶,卻仍然不主動召喚救護車協助傷者診斷。直至陣地社工警告如指揮官在被捕者受傷的情況下不安排送往急症室接受診斷,日後律師必定跟進指揮官妄顧人道立場,因為不論是警察或市民受傷,也應盡快提供緊急診治。最後,警方才讓被捕者乘坐救護車往急症室。

#防暴失控還應該手持武器嗎?

防暴失控不依警例,胡亂發射催淚彈已是常態。可是,最令人難以接受是不少防暴在生命沒有受到威脅下向市民舉槍,甚至開槍,發射橡膠子彈、海棉彈和布袋彈,多次需要陣地社工警告指揮官留意前線警員是否仍然能夠冷靜而不胡亂開槍,還是指揮官下了命令作出攻擊市民的行動,令市民有機會受到嚴重傷害,甚至終身殘廢。事實上,陣地社工本來不應出現,因為不應是由社工向指揮官作出提醒不要胡亂傷害市民,而是指揮官有能力判斷現場狀況作出最低武力的行動。可是,這個期望可能越來越難出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