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防避奶媽神學:反思林鄭的上帝揀選論

2017/1/20 — 15:07

感謝大家like我個 facebook po

先講我的看法。

我認為上帝有選擇林鄭,不過我不知是否為了祝福她,而這個「叫她去選」基本上不是要叫她去死,而是為了教訓香港人,特別是教訓港豬。(不要打我。打還打唔好打面!)

廣告

至於非港豬,我們一向打逆境波,多一個林鄭不多,上帝知道我們的痛苦,會支持我們的。(感謝主!)

我認為我的觀點非常忠於聖經(biblical),亦建基於傳統的神學觀念,亦無需引入高深的政治神學。我會在下文交待這個觀念的來龍去脈,我還要分析為何大家會miss 了這樣一個簡單而傳統的觀點。現在先處理反對「奶媽神學」(林鄭曾因為無能的教育局長及政制事務局長執手尾而被稱為奶媽;她認為上帝揀選她參選特首,這一個信仰embedded內置了一套對上帝的理解,這套embedded theology我稱為奶媽神學)的觀點。

廣告

奶媽神學表面上,是她公開在政治領域表達上帝跟她說話,給她肯定一個職業上的抉擇。在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這是難以否定的。大家尚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基督徒政協選委容永祺公開說上帝叫他選唐英年。當年快必跑去跟他理論,想否定他,可是「容弟兄」氣定神閒打開教會大門,跟傳媒及反對者娓娓道出上帝如何啟示他甚麼甚麼。半個小時後,快必無功而回。為甚麼?因為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有非常個人化的一面,我們相信上帝指引我們去做每一個人生大大小小的抉擇。我甚至想像當天那位「容弟兄」會反問反對者:「難道上帝沒有啟示你嗎?原來你跟上帝的關係這樣差呀?是不是太重視當反對派,忽視了信仰生活、犧牲了祈禱跟上帝親近的時間?你還算不算是基督徒?」多embarrassing!

快必當然是基督徒,當然是相信上帝會跟人說話、會指引信徒做生命的抉擇,因此當天才會無功而回。

奶媽神學還有更深一個層次。記得六四事件,廣大基督徒宣告「我深信上帝掌管歷史」。大家明白這是甚麼意思嗎?就是基督徒相信,即使出現不公義的事情,但是「總的來說」歷史是有一個特定的方向(這是一種特別的歷史哲學)、朝向正義(想想馬克思的歷史唯物論,世界最終要成為無產階級烏托邦)、朝向上帝(當然!)。奶媽神學,就是相信上帝會介入人類歷史的鬥爭,並且影響歷史的發展。

當然,基督教的歷史神學有多個版本,有些相信每一個人的每一個決定上帝都預知並且預定(這樣就是完全否定了人的自由意志),有些相信人類有很大的自由空間,但是大概會有一個方向,也有些人相信上帝有時介入有時不介入。不過這些有關「預定論」的不同立場,並不影響大部份基督徒都接受同一套歷史神學的現實。

對於廣大的讀者,你們可能是無神論,也可能有其他宗教,特別是一種信仰叫靈知主義,這些朋友相信即使有神,那個神也是不理世事的,所有人宣稱的上帝,其實是自身的投射(L. Feuerbach);即是基督徒將人以為最好的東西,全貼上「上帝」的標籤,正義、愛、包容等等都只不過是人的對美好的憧憬,因此,當林鄭說出上帝叫她參選特首的時候,違反了讀者眼中的善,於是以下兩個批判都是源於此:

林鄭瘋了;或

林鄭借上帝「過橋」,借宗教光環增加自己的合法性,甚至希望取得20席基督教及天主教選委的支持。

Well,這些都是相當可能的,甚至好些基督徒都這樣想。但是我要警告大家,首先第一點是看輕了你的對手。作為689二世,漫罵以宣泄情緒是可以的,事實上因為言論自由,我們已經漫罵了689、高官甚至共產黨好幾年甚至幾十年,而對方並沒有因為我們的罵(及念力)而改變了虐待我們的心。

第二點更加重要,政治利用宗教,絕非偶然,更是中共的拿手好戲。在組織上中國基督教屬於宗教部,上面就是統戰部,再上面就是中宣部管理的。在香港教會表面不屬於中宣部,但是我們已經很熟悉政客、神棍的伎倆。要從下而上的教會改革,甚至要重建人民神學的另類權威以抗衡這些統戰神學,最為要緊。

於是基督徒更加要小心,不能因為一時的情緒,令自己的神學充滿矛盾,因為我們正需要好的神學(就是主體神學)去抗衡(為中共服務的)統戰神學。我們不需要也不能反對林鄭個人的天啟經驗,因為人人都有可能得到上帝特殊的啟示,亦不能片面地反對她的奶媽神學,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重建林鄭得到揀選的理解?

重溫一下信徒的矛盾:

● 上帝存在(才有可能進行揀選,因此不能否定:這是宗教哲學的問題)
● 上帝有介入歷史(於是有揀選,甚至壯大了她及她背後系統的權力:這是歷史哲學的問題)
● 上帝會興起一個邪惡的政權(於是不單要她去選,甚至可能叫她贏……而且她贏輸也還不是中共在掌權?這是政治神學的問題)
● 上帝給予權柄邪惡政權(所以我們要順服在上掌權者………….what?!!!!!!)

哈哈~我們還要順便處理「順服(不是順從)」在上掌權者的問題。

再講一次,不信基督教的朋友,你當然可以否定上帝(所以有人說上帝選她參選特首你可以當她瘋了)但你不能否定宗教在世界上的政治作用(所以還要幫忙監察宗教是否已經成為政治統戰工具,又或是當宗教抵抗極權時,例如拆十字架,要幫忙聲援),但是你還要聆聽以下的一點,就是我對奶媽神學的解讀:林鄭是上帝對香港人的懲罰。

聽兩段先知的說話:

5.     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

6.     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搶財為擄物,奪貨為掠物,將他們踐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樣。

7.     然而,他不是這樣的意思;他心也不這樣打算。他心裡倒想毀滅,剪除不少的國。

(以賽亞書十章5-7節)

這是上帝藉先知的口說出的神喻(oracle)。經文背景是主前八世紀。當時的以色列分為南北兩國,北國被亞述國滅了,南國則成了附庸國。亞述軍隊以殘忍聞名,有記載他們會將敵人殺盡,女子與孩子則收為奴隸,也有將虜來的軍人剝皮,及綁在柱上燒死。這個亞述國,就是上帝的「揀選」。而祂原來希望去做的,那被揀選的做得更絕。

為甚麼上帝如此忿怒?因為他的選民以色列/猶太人出了極大問題:

1.     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和記錄奸詐之判語的,

2.     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婦當作擄物,以孤兒當作掠物。

3.     到降罰的日子,有災禍從遠方臨到,那時,你們怎樣行呢﹖你們向誰逃奔求救呢﹖你們的榮耀(或譯:財寶)存留何處呢﹖

4.     他們只得屈身在被擄的人以下,仆倒在被殺的人以下。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

(以賽亞書十章1-4節)

以色列人做了太多耶和華上帝看為惡的事,因此神興起別國以強暴對他們,而最後,上帝會將亞述消滅(亞述雖然強大後來被上帝揀選的另一國巴比倫滅了),以色列的餘民,亦因從新順服神而得到救贖。

甚麼是耶和華看為惡的事呢?這裡值得注意,那不是同性戀或者拜其他神!而是立不義的法(例如功能組別、分組點票、選舉委員會)、執法不公(例如DQ梁游)、剝削窮人(例如虐待傭工Erwiana、食環驅趕小販、露宿者、削綜援、不做全民退保)等等。

也許有人會認為那是有權力的人做的錯誤政策,為何我們要承受不義的審判?其實在上帝眼中,城市國家出現不公平,是人人都有責任的。原理就像是文革的發生固然是有權力的人的問題,但是執行者、聲援者甚至沉默者,都有責任。而去叫醒仍然沉睡的五百多萬香港人、30萬政治冷感的基督徒,更是我們這些被上帝吩咐要將上帝國實踐在地上的基督徒必須盡的責任。

這裡順便解釋羅馬書13章的「順服在上掌權者」。保羅相信在上掌權的是出自上帝,在猶太人的血液裡,完全明白如果掌權者是好的當然無問題,如果不好,甚至虐待他們的,也是出於上帝,那是他們要受上帝的管教,因為他們沒有行耶和華眼中看為善的事。因此保羅在13章說:「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順服的對象是上帝,不是掌權者;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上帝的杖;而羅馬的基督徒應該按良心去抗爭:「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不當給的,當然可以不給他!

總結幾點:

● 管教子民論:先知-保羅傳統相信上帝會揀選壞人掌權,為的是要管教香港人、管教香港教會;

● 上帝不一定在我一方:不相信上帝揀選了林鄭的,可能是否認上帝存在,更可能是以為上帝揀選的(人或者政黨)必然是善和正義的,而更更可能是相信上帝在自己那一邊,而林鄭既然在另一邊,上帝必然不可能在對面<<<<誰說上帝在你這一方?反而是我們要竭力跑去上帝的那一方!

● 一元vs二元:覺得林鄭或者689或者中共的權力不是來自上帝的有神論者,在宗教哲學上,屬於二元論,即是善惡分別由神與魔平等勢力互相抗衡,與善惡同源的一元論兩者是信仰上的不同,這裡我沒有絕對答案,不過我自己是相信一元論的;

● 神祢在掌管:無論是全權主義、歷史唯物論或者是相信上帝不時介入人類事務,基督徒相信上帝帶領香港的歷史,相信神有祂的美意!

以上的討論基於基本聖經知識、傳統神學理解,如果對於如何思考神學有興趣,歡迎參加春天教會的神學精補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