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阻人返工搵食

2017/8/1 — 15:06

2017年7月28日,「反對『割地兩檢』集會」於金鐘政府總部外舉行。(作者提供圖片)

2017年7月28日,「反對『割地兩檢』集會」於金鐘政府總部外舉行。(作者提供圖片)

香港人看似奇怪,佔領金鐘,反對者通常埋怨阻人返工搵食,我相信此類人多是打工仔,或是自僱人士,平時面對很大的生活壓力。

打工如是低下階層,租住私樓,面對兩三年加租,收入追不上,只能退而其次,縮小居住面積 ; 年復一年,地方越來越少,到最後,原本住市區的,惟有越搬越遠,除每日舟居勞頓,交通費頓成支出,時間變得緊張 ; 日復一日,抱怨生活不易,也就在所難免。倘若遇上遊行示威,影響返工,自然不悅。

另一類是自僱者,目睹佔領發生,也是反對居多。我認識一個餐廳老板,在銅鑼灣開店多年,一次跟我埋怨,佔領影響生意。正如其他小店,由於經濟放緩,租金上升,不得不從大街搬去小街,沒幾年,原本千呎店舖,變成幾佰呎,就像打工仔面對的。

廣告

我理解他的心情,比打工更惨,生意下滑,租金上揚,形成兩個落差。假定租金加20%,還可以應付,如果生意同時下滑10%,那就面臨30%成本壓力,雪上加霜,困境可想而知。

我認同佔領的人,都瞭解事情起因,歸根究底,無非是爭取一人一票,希望從上而下,解決由於施政不公,改善生活的目的。但問題是,香港九七前由英國人管治,發展成商業城市,港人多傾向從商,急功近利的習性,很難改變。你叫一般打工仔,或者小老板,長期參與社會運動 ? 看來有點離地。早前天天落雨,又有議員被DQ,劉曉波被關禁到死,一地兩檢勢在必行,輿論抗議不絕,不看報紙,瀏覽網上評論,譴責比比皆是,但你呼籲參加集會抗議,人數卻並不理想。

廣告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局面 ? 如果抱着同理心,認真地思考一下,實在不難理解,普羅市民切身面對的,是居住困難,租金佔收入七八成,生活日艱 ; 小老板看着連日天雨,煩愁的是生意慘淡,比較關心的還會留意時事,但叫他花時間參與,當然覺得不切實際。就這點而言,便很難責怪他們,或非難人家短視。

最近有學者重提佔領,慨嘆人數不夠,這讓我想起省港大罷工。先不論目的異同,爭取普選,無疑是斧底抽薪,解決民生的最終辦法,卻並未得到全港市民支持,結果失敗了。今年正是二十年收回,大陸政府干預香港,越發嚴重,前些時有義大利傳媒訪談,她提出疑問,為甚麼大陸逐步收緊管治,港人好像無動於衷 ? 

我曉得她的意思,香港搞到今日,人人有責,但也不能完全諉過港人。我問她有沒有在香港生活,她搖搖頭。然後我跟她解釋,港人普遍面對樓價高企,都想先解決居住環境,對政改、釋法、DQ議員,即便一而再,看着事不關己,自然漠不關心。何況英國人管治的時候,對民主訴求,一向覺得沒有迫切性。好多人並不理解,九七前由英國委任的港督,並非由港人投票產生,但英國代表的執政黨,由英國民眾投票選出,等於委派來的人,有英國民意支持。也即是說,當時香港實際上已有間接民主。

除此以外,港人傾向從商的習性,一直沒變。由此而來的價值觀,當然以搵錢為主。幾年前有一則事例。一個未畢業的大學生,炒股賺了幾百萬,輿論一片叫好。我倒有點奇怪,本地入讀的大學生,多半靠政府資助,將來由社會培養出來的人,只顧急着賺錢,那社會回饋呢 ? 沒見人提出。香港人自私自利的本性,早就由社會養成。好了,今天面對大陸急劇惡化的管治,我們呼籲那一代人出來抗爭 ? 無疑異想天開。

我說人人有責,也就是社會。我無意譴責任何人,我知道許多人愛護香港。但問題是,面對強權專橫管治,我們缺乏資源,該怎樣長期守護 ? 從近來參與的人數遞減、一地兩檢反對聲音不大,以至去年的議會選舉,四成放棄投票的百份比,正好說明,港人的公民意識,並不足夠。

不過幾日前,委內瑞拉的馬杜羅修改憲法,意圖實行專政統治,民眾上街抗議,有七百六十萬,超過全港市民。我見近日還有人發文,表示香港是個公民社會,我不禁汗顏。說得難聽點,我們的所謂公民,連第三世界都不如。

或者較客觀地說,香港只是個未熟的公民社會。這點,連自理生活都成問題、坐地鐵都不曉的林鄭,也大言不慚地說,關於一地兩檢,不妨看民意,也覺察出來。我想,未來的抗爭,我們先要提高公民質素,讓大多數人覺醒,爭取支持。否則,那怕發動二次佔領,聽到抱怨的依然是 : 阻人返工搵食。



林榮基 2017/8/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