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阻撓棕地發展的真正集團:官商鄉黑議

2019/3/12 — 16:03

資料圖片:橫洲一帶高空圖片(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橫洲一帶高空圖片(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在土地大辯論中,絕大多數市民表態支持優先發展棕地,支持率高達 78%,不支持的不足 20%,是 18 選項中最高支持度和最低反對度的選項 [1],然而,政府卻在發展棕地的問題上拖拖拉拉,多番講大話,前有橫洲二三期棕地被傳媒揭發曾向鄉事摸底後讓步的醜聞,近期又聲稱棕地作業者反對搬入多層作業大廈,難以發展棕地云云。

但事實上,「根據土木工程署去年講解多層棕地方案的區議會文件,棕地作業者普遍支持方案,但向鄉事派和區議會收集意見時,就出現嚴重阻礙。」[2] 由此可見,政府所指的棕地作業者反對搬入多層作業大廈,又是謊言。相反,真正的阻力來自鄉事派和區議員,而「《蘋果》調查發現,元朗 41 名區議員中,最少 11 名正持有『棕地』,或有經營露天倉、貨櫃車場等『棕地行業』……」[2] 換言之,部份區議員其實就是棕地主,利用區議會的平台為自己的土地利益爭取最高賠償。

更可怕的是,情況不止如此,其中有區議員「被指有社團背景、綽號『田雞 X』的鄧勵 X,其關連公司在洪水橋新發展區的一塊土地,多年來違規進行棕地作業,他卻不避嫌加入討論相關規劃的 [區議會] 工作小組,加入後更增持業權,而有關土地正正是多層棕地方案的選址,將來政府若進行收地,他很大機會獲得豐厚賠償」。[2] 換言之,有部份棕地主,同時是鄉事派,又是黑社團成員,亦是區議員,「商鄉黑議」,四位一體。

廣告

政府與他們的關係特別友好,前特首競選期間就曾在小桃園設飯局宴請包括「田雞 X」在內的社團人物,在橫洲事件中前運房局局長也曾在元朗新明苑宴會廳宴請多名鄉事派、區議員和被指有社團背景人士進行「摸底」。

我和朱凱廸在 2016 年 9 月與前運房局局長會面時,局長承認政府在「2013 年曾就橫洲發展計劃與鄉事派、區議員等進行『官鄉摸底』,朱要求政府公開摸底名單及討論內容,但局方竟然零記錄。」[3]

廣告

就橫洲棕地發展項目,官員與五名鄉事派(包括當時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最少進行過 4 次摸底,「梁形容,第一次會面時,房屋署首次簡介橫洲南北地盤計劃 [政府提出興建 1.7 萬伙公營房屋的建議],當時氣氛比較緊張,『大家覺得你(政府)突然搞啲咁嘅嘢』;至第二次會面,雙方仍就各種問題爭持不休,梁遂提出『不如分兩期做,南地盤爭議不大,有機會獲區議會通過』,惟政府代表不同意有關建議,會面不歡而散。」[4] 

傳媒從房署的內部文件確認,在這首兩次摸底會議後政府決定改變棕地政策:「地區領袖普遍反對第 2、3 期發展,除非政府檢討棕地政策否則難以繼續推行項目。」[5] 至 2014 年 3 月 12 日,運房局在元朗新明苑宴會廳設中午飯局,歷時約兩小時,政府提出改為發展橫洲一期(非棕地部份)以興建 4,000 個房屋單位。「梁志祥指,『大家無乜爭拗,有講有笑,啲嘢(4,000 個單位計劃)基本上可以過到區議會,佢哋(政府代表)都鬆一口氣。』」[4](相關地圖參見《香港 01》報道:【橫洲爭議.懶人包】發展計劃疑團未解 愈揭愈多變爭特首戰場

其後,傳媒再次取得政府內部匯報「摸底」情況的文件:「政府當局更指押後第 2、3 期發展可『避免與露天貨倉持份者產生衝突』,並可換取『保住』區內其他房屋項目,明示與交通問題無關。事件反映政府明顯向地區有勢力人士、包括經營車場的曾樹 X(高佬 X)屈服 。」[6] 其中有關「保住區內其他房屋項目」一句至關重要,由於棕地主多為四位一體,可以透過區議會平台全面癱瘓政府在該區的發展計劃、社團平台亦可以在該區的發展項目裡製造混亂,因此政府非常重視與他們的友好關係,不惜犧牲社會整體利益,也要避免與他們產生衝突!

政府更進一步與他們建立長期伙伴關係,落實「官商鄉黑議」合作系統,利用區議會反對棕地發展為由,拖延發展棕地,互相扯猫尾,反利用這一幕「大龍鳳」,合理化填海發展東大嶼人工島,好把利益先輸送給承建商和建造業界。近日更加製造輿論指政府必須有大量土地儲備,才可以與棕地主討價還價,但其實根據《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價格全由政府決定,不容議價,法例上根本不存在甚麼與棕地主討價還價的可能,除非黑市摸底!似乎政府又再次講大話。

相反,政府故意容許棕地擴張,不肯立法凍結棕地面積,執管鬆散,縱容在農地和綠化地傾倒泥頭,隻眼開隻眼閉,目的昭然若揭。譬如政府在洪水橋項目中決定收回部份棕地,會向棕地主作出法定賠償,但由於沒有法例阻止棕地擴張,棕地主收取賠償後,又在另一幅農地上繼續經營棕地作業,待政府下次再來收地時,又再獲得賠償,然後又在另一幅農地上繼續經營棕地作業……周而復始,循環不息!為「官商鄉黑議」合作系統提供一項可持續的利益輸送渠道。

事實上,我在 2016-2017 年間在立法會曾向政府要求凍結現時的棕地面積,但政府不接納我的要求,我亦曾提交私人法案阻止棕地擴張,可惜被政府取消了我的立法會議席後,我的私人法案就變成不了了之。可能因為棕地發展牽涉太大的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一人之力難以扭轉乾坤。

 

[1] 姚松炎 (2019) 推動棕土先行7年初見支持,1月4日。
[2] 蘋果日報 (2019) 港聞專題:小桃園飯局猛人 入區會參與規劃 元朗「田雞東」掃棕地等賠償,3月7日。
[3] 蘋果日報 (2016) 橫洲黑幕 朱凱廸斥官鄉摸底代諮詢 要求公開人名 張炳良稱無紀錄,9月16日。
[4] 香港01 (2016)【橫洲爭議】關鍵「摸底」過程曝光 兩小時飯局食燒鵝 梁志祥:房署無提分三期做,9月27日。
[5] 蘋果日報 (2016) 政府密件揭橫洲黑幕 特首親領小組兩摸底 鄉事撐場後 梁縮建屋量,9月18日。
[6] 蘋果日報 (2016) 橫洲摸底紀錄曝光 梁不敢發展棕地 怕得罪高佬和 縮建屋量作交易,9月21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