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院長開口要 林鄭怎敢說不?

2017/1/6 — 19:57

政務司司長(左)林鄭月娥,上月底在北京出席故宮文物醫院、故宮教育中心及建福榜揭幕儀式。

政務司司長(左)林鄭月娥,上月底在北京出席故宮文物醫院、故宮教育中心及建福榜揭幕儀式。

【文:默泉】

西九文化區這場大夢,一造就是十多年。由最初Norman Foster憑超巨型天幕設計贏得比賽開始,這場夢,越做越走樣。先是天幕造價太高和單一招標問題惹起爭議,促使整個計劃推倒重來;繼而是贏得第二回比賽的「城市中的公園」計劃造價太高,需分階段處理,結果是肥前瘦後,第三階段的三個音樂場地和一個劇院極可能無錢「上馬」;再來就是西九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在北京「知會」我們,要在西九土地上建北京故宮「分館」,取代原來的「大型表演場地」構思。

本來華麗完整的夢,最後變得甩頭甩骨。我到網上查找當年夢的遺痕,費了一番努力,才終於找到2011年4月明報「通識版」一段文字和圖片。「西端的圓形表演場地和展覽中心,將率先在第一期興建,讓西九文化區日夜都有足夠人流。」

廣告

原來當年管理局曾打算「先建這個可容納一萬五千人的大型表演場地連地下展覽中心,配合餐飲商場設施吸引人流,以營運收入補貼其餘場地的建築費」。不過,管理局領導層人事不斷更替,建築成本又不斷上漲,幾年前的夢,誰還去管?2014年5月,林鄭便暗示這座計劃中最龐大的建築物,政府是不會主動斥資興建的,要視乎有沒有私人資金投入。

到2016年12月,「圓」終變成「方」,「表演」變成「展覽」,「日夜多姿」變成「愛國教育基地」。那個曾長時間是西九文化夢中最「巴閉」的地標建築(規劃圖裡最養眼的大橢圓形),嘭一聲消失了。

廣告

其實我並不反對建一所新的場所,擺放故宮打算「長借」給我們欣賞的藏品(暫且不論到底是故宮「借藏品」給我們還是我們「借地方」給它擺藏品),但我不明白為何那場所必須設於西九?直到今早(1月6日)聽林鄭在立法會上「解話」,才終於找到整個拼圖裡「消失的一塊」:2015年9月,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與林鄭閒談時,「主動」提到故宮很多文物無法展出,可否在西九興建展館展出?

原來,「一定要在西九」的原因是「故宮院長開口要」。怪不得公開諮詢會「非常尷尬」了。院長不是問可否在香港找個地方,供故宮作較長期的展覽,而是一口要求「在西九建館」。從院長的角度看,這要求並不過份。因為北京故宮的確長年面對「不夠空間放展品」的難題,而保存書畫一類藏品又要很好的設備,若可將部分藏品「暫放」香港,既可陶冶港人的愛國情懷,又可為這些藏品找到優質「迷你倉」,絕對一舉兩得。更進一步,就是希望在西九「插旗」,於這龐大的文化區中佔一位置。事實上,《約紐時報》12月28日以「Planned Hong Kong Museum Will Showcase China’s Imperial Relics」為題報道此新聞時,著眼點是故宮,並解讀成「a sign of growing cultural ties between mainland China and Hong Kong」。

但從香港人的角度看,院長的要求根本就是「大陸式思維」。他完全沒想到,整個西九文化區的規劃,是經過多年諮詢和考慮,才成為現時這個「整體」的。所謂「整體」,就是文化區裡每個部件皆和其他部件互相關連,隨便拿走一個部件,或胡亂加進一個部件,都會影響文化區的整體格局和部件間的和諧。

院長不知道這些,我非常諒解,但林鄭竟一口答應對方要求,卻令我非常費解。我尤其想知,到底次序是怎樣的?是院長先拋出「西九故宮」概念,於是林鄭想盡辦法踢走「大型表演場地」的原設計?還是林鄭早就決定放棄搞「大型表演場地」,而院長又剛好拋出「西九故宮」概念,於是來個順水人情?兩個scenario都惡劣,第一個尤其嚇人,第二個也問題多多。林鄭若不作出仔細交代,必會落得一個「擅自以西九土地逢迎北京」的惡名。

 

作者介紹:香港寫作人,正籌備哲學散文集《浮生誌》。博客:http://silent-spring.blogspot.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