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有face 還要有faith — 致Facebook

2014/12/30 — 13:59

12月23日,唯色在Facebook發布一則藏人自焚的消息,被FB删除;圖為FB的刪除通知

12月23日,唯色在Facebook發布一則藏人自焚的消息,被FB删除;圖為FB的刪除通知

12月26日這天,我在臉書上轉發了本月23日西藏僧人格絨益西自焚的視頻,並摘錄相關報道的文字,說明那是藏人進行的抗議。幾小時後,我這個帖子被刪除。當我看到頁面上跳出臉書公司的刪除通知時,十分震驚。如我隨即寫於推特:「從2008年在Facebook上註冊,迄今六年多,第一次遇到刪帖的事!沒想到臉書也有小秘書了!」

所謂「小秘書」,是對中國的推特山寨版——微博的審查員之稱。他們的任務是刪除任何涉及政治敏感內容的微博,是中國當局壓制言論自由的馬前卒,因此在中國網民中聲名狼藉,普遍被視為網絡公敵。我之所以不使用中國網站,寧願費盡周折翻墻使用境外網站(包括臉書),正是受夠了「小秘書」的刪帖和封殺。目睹臉書也出現「小秘書」之時,可想而知我的震驚,甚至產生一種絕望之感——難道整個世界都要被「小秘書」和「老大哥」統治了嗎?!

我的臉書遭刪帖受到了關注。除了推特中文圈眾口熱議,美國之音、《紐約時報》等媒體也做了報道。今天,我看到美國之音中文網站發表後續報道

廣告

「臉書公司就此事書面回覆美國之音說:『臉書長期以來都是人們分享事務和經歷的地方。有時,這些經歷涉及暴力和露骨視頻。我們努力在言論與安全之間實現平衡。但是,鑒於一些人反對露骨視頻,我們正在努力增加人們對他們所見內容的控制能力。目前我們還不具備這些工具,因而,我們刪除了這項內容。』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熟悉臉書運作的管理人員12月27日告訴美國之音說,此帖的確遭人舉報,但是出於保護消息來源的考量,不能向記者透露舉報此帖的人數。但是他表示,臉書的舉報機制是只要受到一個舉報,管理人員就要對帖子進行評估。他再次表示,本帖遭到刪除的原因是因為圖像過於觸目驚心(Graphic Content),與政治因素無關。…唯色還提到,臉書容許了『伊斯蘭國』把人質斬首的視頻。那位熟悉臉書運作的知情人說,斬首視頻沒有包括人頭落地瞬間。他說,如果唯色對視頻內容進行刪節,相信還可以再發回到臉書上。」

看來在這一點上,臉書比「小秘書」做得好,「小秘書」是不予回覆,不給解釋的。不過臉書的回覆與解釋,並不能消除我的疑問。

廣告

我在臉書上轉發的自焚視頻,是拍攝者冒著極大風險拍攝的。自焚現場就在警察機構門前。拍攝和外傳自焚視頻與照片的人,一旦被抓住會遭到嚴懲,這之前已有多達上百的藏人因此被判刑。自焚藏人並非執意尋死,是以燃燒自己的生命引起世界對西藏問題的關註,是要用自身的死換取民族的生。而拍攝者不顧個人和家庭安危拍下視頻傳到網上,就是為了讓世人看到今日西藏的現狀。他們不指望這種視頻能在中國的網絡上流傳,能托付的只有自由世界的網絡。但如果像臉書這樣審查刪帖,自焚者的獻身和拍攝者的風險就會成為白白犧牲。這難道會是臉書公司的希望嗎?

臉書似乎想從專業、技術和中立的角度為刪帖辯解,但如果說自焚的視頻「涉及暴力和露骨」,「圖像過於觸目驚心」,那麽,1963年越南僧人釋廣德(Thich Quang Duc)在西貢街頭自焚,其照片卻是舉世皆知的經典,被廣為傳播和引用;同樣,2012年3月26日,流亡藏人江白益西(Jamphel Yeshi)在新德里抗議中國主席胡錦濤訪問印度而自焚,他全身裹著火焰奔走呼喊的悲壯場面被許多媒體拍攝並發表,是不是都「涉及暴力和露骨」,因為「圖像過於觸目驚心」而必須刪除呢?更不要說「911」恐怖分子劫機撞毀紐約雙子塔的視頻與圖片,以及那些從高層嚎叫著跳下的遇難者,不是更加「觸目驚心」嗎?

但恰恰是這種「觸目驚心」,才能讓世人直面這世上的黑暗和恐怖勢力,激發人們與邪惡殊死抗爭的勇氣和決心。西方國家得到民眾普遍擁護、下決心打擊恐怖組織ISIS, 很大程度正是出自ISIS對人質斬首的視頻在網上流傳的作用。臉書辯稱「斬首視頻沒有包括人頭落地瞬間」,實在毫無說服力。「不包括人頭落地瞬間」的斬首視頻難道就不「涉及暴力和露骨」,就不「過於觸目驚心」嗎?何況我的確在臉書上看到了包括人頭落地瞬間的視頻,甚至行刑者還把斬下的人頭放在了死者的肚皮上。恐怖分子想用這種畫面恐嚇善良的人們,激起的卻是世界消滅他們的決心。

若按照臉書公司專業主義說法,很多這一類直面黑暗的報道都須刪除,不能公諸於世,從而實現如臉書公司宣稱的那樣:「讓Facebook上的每位用戶能夠安全地與周圍的世界交流」?事實上,那只能讓平庸和麻木籠罩人們的心靈,從而使黑暗魔王愈加肆無忌憚,不但從黑暗深處現身,而且橫行世界。臉書不能只有「face」(臉面),還要有「faith」(信念)。你們審查、判斷的標準不應該僅僅停留於畫面的表面,更應該看到的是畫面之下的價值和意義!當你們貌似「中立」的時候,不妨想一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猶太作家Elie Wiesel所說的:「中立從來只有助於壓迫者而非受害者,沈默永遠只會助長施虐者而非被虐者。」

當我和朋友討論這件事,他們普遍認為我對臉書公司的質疑還是過於善意了——限於技術中立能否實現正義,相當於從開始就肯定了臉書公司所宣稱的刪帖與政治無關的說法。他們認為沒那麽簡單,對此事更需要質疑的是:臉書公司的這種做法到底有沒有迎合北京的因素?藏人自焚的視頻以前不被刪除,而這次刪帖的時間點,正是在紮克伯格到北京覲見中共高層(2個月前),又在臉書總部接待中國互聯網總管魯煒(18天前),並當其面展示帶領下屬學習習近平著作之後,讓人不得不擔心他是否會出於期待北京恩準臉書進入中國而放棄捍衛用戶言論自由的原則。如果這個邏輯鏈條真的存在,說明專制權力能夠通過間接操控而直接限制民主世界的言論自由,那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民主世界最應該警惕的。​

2014年12月28日於北京

(本文原題〈除了有face(臉面),還要有faith(信念)——致臉書公司〉,刊於作者博客「看不見的西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