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進攻,我們沒有更佳的防守方法

2019/6/20 — 22:42

明天又升級。聽來很煩,是的。不斷上街,好煩。點解會咁。

香港又熱又悶又濕,在街上留一刻都是折磨,為甚麼又要升級?很多人覺得,師老兵疲,既然林鄭已經不再堅持修訂《逃犯條例》,那就只能撤吧?就好像麥兜的校長(其實是黃秋生)有一段宣講,呼籲學生「算把喇,唔好搞咁多野喇,夠皮喇」。我們不只不想再有人傷亡,更不想在街上汗流浹背,成身黐立立。但問題是,危機其實完全沒有解除,理由如下:

一:林鄭政府到現在都沒有承諾「撤回」議案,只是暫緩。理論上香港會有無限的立法年度,這把威脅香港人身家姓命財產的刀,只是暫時沒斬下。況且,到死都不說「撤回」,那就是公然視民意為無物。更可怕的是,林鄭如此過骨,那就是行政長官面對 300 萬人次,仍然可以老神在在。

廣告

北京對林鄭的事後清算、建制派的小報告重,這些就先不管,問題是,我們自己動用了 300 萬人次和平遊行,加上若干貼近暴力邊緣的行動,有很多人犧牲,得到的卻是政府連一個字眼都不肯讓,合理嗎?那便是將超進化的人數政治封頂,以後再多人遊行,對政權來說,習慣了,也不過如此;之後的習得性無力,恐怕只會更大。

廣告

二:林鄭政府、警方到今日仍然不肯撤回 612 當日的「暴動」定性。據現時的資訊,有五人被控「暴動相關罪行」,正在搜證。到今日我們仍然不知道他們會否被告暴動。警務署長或若干人等,出來放風緩和局勢,說當日的和平旁觀者不會被視作暴動,那是口講口賠,因為搜證和控告,是屬於警隊和律政司的權力,而不是行政官僚講一句就能令人放心。

將 612 當日在街上的人分割為「衝擊者」和「旁觀者」,向後者拋出不會被控告的假希望,當然是為了分化,被分化者會成為退場者。事實上根據香港的嚴刑峻法,《暴動罪》從來不是關於你實際上做了甚麼。旺角警民衝突(2016)的很多被告者,只是因為同樣在場就被告。

梁天琦實際做的是襲警,也因此被拉上警車拘捕,之後街頭上發生打鬥、擲磚和放火,梁天琦也一樣被告暴動。可見《暴動罪》的邏輯其實並不是我們一般認知的法律。我們認知的法律是行為本身才會有相應後果,但暴動性是牽涉一個高層的政治定性。一旦定性,就可以無限牽連,覆蓋整個「現場」的人,只要你在場,沒做事,都叫做參與暴動。只要有一個人被控暴動,理論上,612 當日所有圍觀者、後勤、前線、看熱鬧的,全部都被視為這個暴動人士的同謀,可以告以一樣的重罪。

612 的定性一日不除、公安條例一日不廢除、一日不能確認沒有人被控,我們所有人都在危險之中。解決辦法並不是爭相割席,也不是刪除線索。對方打出政治牌,你不能還以法律牌,你只能用政治牌來打政治牌。群眾運動就是政治牌。

「送中條例」不再推,當你勝利,但用《暴動罪》的刀來斬你,一樣會痛和死。如果放棄繼續施壓,所有當日參加過的群眾,都會在降下的《暴動罪》面前無險可守。現在群眾運動是唯一能夠掩護香港人的東西。在獅口面前有一萬隻羊站在一起,總好過落單。宣佈撤控,那是守護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初衷和反送中一樣。各位溫和派要認清,如果有肢體衝突,都是因為政府一項訴求都不讓,才把很多人從舒服的冷氣房趕到悶熱的街頭與警察對峙。

三:612 當日究竟發生甚麼事?沒有警員號碼的速龍小隊是甚麼人?不斷搜查金鐘站的年輕人,有沒有違反守則?濫暴的警察要如何處置?「中信大廈圍困戰」是否要有人下台?

四:雖然香港人到現在大概對警隊沒有期望,也不奢望濫暴的警察有甚麼可見的政治後果。但又是那一句,政治高於法律和現體制。正如就算深黃絲都不會幻想既定制度(由警察自己人組成的監警會)可以有效懲治犯法警察。唯一可以為香港人討回公道的方法,不是制度,不是司法覆核。制度是政治的派生物,你不能用和平時期的體制,去制裁一群已經進入緊急狀態的官僚和鷹犬。

「暴動罪」的動用就是緊急狀態,一切的「正常法律」都要讓路,政權進入一個想關押誰都可以的緊急狀態。這個時候,唯一可以保護我們的,不是法律,而是群眾運動,即政治本身。

五:大國政治,G20 高峰會將在 28 號舉行。香港人希望自由世界與自己相應,自己也要表現熱烈追求自治權的意志。世界在注視我們。在2019年一個關於旺角警民衝突的晚會,我說,我們要將自己定位為世界與中帝國之間的鬥爭最前線,那是我們一切苦難的根源,也是其解脫所在。

現在香港人已經向中國說了不,雖然他們仍然抱著「遠離港獨就能保平安」的幻想,但「反送中」抗爭,成功在全世界面前強化「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訊息,香港人動員百萬人上街反對中國的法律制度,已經是主動捲入反中戰爭。

雖然小國向來以曖昧和左右逢源為生存之道,但事情已經藏不住了。現在收兵,和平也不會回復,因為在北京眼中,香港大街小巷都是反對他的兵甲,所有人包括若干建制派,都在處心積慮抵抗她。除了繼續深化這場戰爭,我們沒有任何使自己安全的方法;除了進攻,我們沒有更佳的防守方法。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