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佐洱去殖民化狂言解毒

2015/9/22 — 18:39

陳佐洱犯了兩個不應犯的低級嚴重政治錯誤。 (資料圖片)

陳佐洱犯了兩個不應犯的低級嚴重政治錯誤。 (資料圖片)

9月20日,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出席一個名叫《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地位》的論壇,批評香港尚未依法「去殖民化」,導致本該置於歷史博物館的東西「招搖過市」,甚至被視為「金科玉律」,而一些「老殖民主義者」在上世紀80年代炮製的「去中國化」卻死灰復燃,氣焰囂張,導致香港內耗嚴重,損害一國兩制,歲月蹉跎,問題叢生,經濟發展緩慢,差強人意,在中國經濟總量、全球綜合競爭力、港口貨運量等方面,都已被中國大陸城市以及依法實施「牽動全局的一系列改革」的澳門超越。他聲稱香港雖然仍有諸多優勢,但優勢不是優越感的同義詞,不停重提優越感只是「盲目的、有害的催眠術」。最後,陳佐洱豪言:「該去的要堅決去掉,不該去的絕對不能去掉,該管的一定要依法依規管起來。」當事後被問到香港有何法律依據必須「依法去殖民化」,陳佐洱說大家自己可以「在《基本法》裏找」,之後多次以論壇主題是香港經濟發展,指記者追問「跑題了」,最後更反問「你說應該殖民地化嗎?」之後就轉身離開。

陳佐洱這些共黨奴化語言,假大空廢,故弄玄虛,語意不清。你猜他說該去掉這個,他就笑陰陰;你猜他說該管起那個,他也笑陰陰。他還叫大家自己看法律,擺出一副大家根本不懂法律反而他最懂的樣子。何謂博物館藏品、何謂金科玉律、何謂老殖民主義者、何謂依法去殖民化、何謂去中國化死灰復燃,這些說法都是旨在炮製迷團,鼓勵猜迷,以收對號入座之效。識者根本不會中計,並會勸止坊間一切幼稚的猜迷行徑,直指陳佐洱根本旨在浪費大家時間,惡意製造內耗,蹉跎歲月,問題叢生,差強人意,施展盲目和有害的催眠術,漏洞百出,可以休矣!盼他早點向習大大請安,到出納處領取維穩費吧!

你看那個瀕臨倒台的張曉明還懂得說「特首超然三權、不搞三權分立」,至少令人聽得懂,然後批判之。但是陳佐洱根本連自己說些甚麼,都無法令大家聽明白,甚至連曾鈺成、謝偉俊、譚志源也聽不明白。這樣一來,陳佐洱賺共產黨的錢也未免太不盡責了!畢竟,我也可以盡情模仿陳佐洱的假大空垃圾語言模式,回贈中共:中國大陸社會現在尚未完全依法「去殖民化」(至於如何「去殖民化」,大家可自行參閱中國憲法和法律,不要問我),有些人讓本該置於歷史博物館的東西招搖過市,甚至被視作金科玉律,而中國大陸的一些老法西斯主義者在昔日炮製的「去中國化」卻死灰復燃,氣焰囂張,導致中國大陸內耗嚴重,歲月蹉跎,問題叢生;優勢從來不是復興夢、中國夢、優越感的同義詞;不停重提復興夢、中國夢、優越感只是盲目的、有害的催眠術;該去的要堅決去掉,不該去的絕對不能去掉,該管的一定要依法依規管起來。我這樣講,大家懂嗎?你能看懂的話,恐怕陳佐洱真要收你為入室弟子了!認真看待垃圾,恐怕有辱大家智慧;幽默笑談垃圾,垃圾才會自慚形穢。

廣告

唯一值得認真評論的,是陳佐洱犯了兩個不應犯的低級嚴重政治錯誤。

一、中共政權從來不承認香港是「殖民地」,但陳佐洱卻偏偏狂言「去殖民化」,等於變相承認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否則根本沒有被「去除」的客體。由於陳佐洱間接確認了香港在1997年前是英國殖民地,依據國際公約,「住民自決原則」就會派上用場(中共政權一貫承認住民自決原則適用於脫離殖民地的情形),結果就是香港人有權通過「住民自決」而產生「去中國化」的效果。陳佐洱,你現在知道你已經闖下大禍了嗎?按照中共邏輯,這是「煽動分裂國家」,而且罪行重大,依照中國刑法第103條,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這恰好正中陳佐洱的名言:車毀人亡!

廣告

二、陳佐洱說香港沒有依據《基本法》「去殖民化」,真是說到點子上了。行政長官權力過大,不由普選產生,變相由中共假借選舉委員會欽點,而且其行為不受《防止賄賂條例》規範;立法會也不由普選產生,受盡功能組別、分組點票、提案限制、彈劾限制等規定制肘;司法被要求三權合作;解放軍駐港;釋法權和修法權都由中共操控;中聯辦粗暴干預香港事務,滲透大小社會組織。凡此種種,就是「延續殖民」甚至「再殖民化」、「殖民加劇」的社會現象和法律規定。香港人現在好應響應陳佐洱,要求「去殖民化」,把「再殖民者」轟出香港,把《基本法》相關的「再殖民」規定通通撕毀。除此之外,近年那些新移民、雙非人、走私賊、低文明旅客過度大量湧港所製造的「以融合為名、以殖民為實」的「再殖民化」現象,更是香港人錐心之痛。陳佐洱所言真令香港人痛快,足以令大家共同向這些「再殖民化」現象說不。

對於如此低智商的狐假虎威之徒,大家與其把他所炮製的垃圾言論拿來分析,拿來憂慮,拿來怨憤,倒不如拿來嬉笑,拿來反攻,拿來奮進。從今以後,我們要對中共奴才的言行摒棄「積極不干預」態度,改弦更張,「適度有為」。畢竟,本國意識應該昇華為本土意識,再昇華為個人尊嚴;愛國家應該昇華為愛家鄉,再昇華為愛生命和愛自由。這是因為「有人才有家、有家才有國」。否則,一旦一切以大為榮,那麼愛中國的意識為何不再昇華為愛東亞、亞洲、地球、太陽系、銀河系、宇宙、上帝的超級意識,反而忽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習大大這一點上停頓下來,然後「愛得死去活來」呢?陳佐洱的反向言論,真是通識教育的上佳反面教材,值得鄭重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