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佐洱「去殖」為名「重殖」為實

2015/9/21 — 15:08

陳佐洱惡狠狠地批香港未有「去殖民化」,反而是「去中國化」,然後把責任推給香港人未有認清大局,這反咉出這名「左耳陳」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聾耳陳」和「盲公陳」! ( 圖片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馬賽總領事館 )

陳佐洱惡狠狠地批香港未有「去殖民化」,反而是「去中國化」,然後把責任推給香港人未有認清大局,這反咉出這名「左耳陳」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聾耳陳」和「盲公陳」! ( 圖片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馬賽總領事館 )

小時候,父母駡小朋友沒耳性,就會說:「你借咗聾耳陳隻耳呀!」又或是形容盲目的人順口就是一句「盲公陳」。

聽卻聽不見的聾耳陳

我也不知為何,總言之,對於那些聽不見、看不到的人都將「陳」姓加諸其上,引申那些看卻看不見、聽卻聽不到的自以為是之徒。

廣告

陳佐洱惡狠狠地批香港未有「去殖民化」,反而是「去中國化」,然後把責任推給香港人未有認清大局,這反咉出這名「左耳陳」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聾耳陳」和「盲公陳」!

退休京官官威不退

廣告

看視像新聞左耳陳咬牙切齒的發言時,我的第一個感覺是,怎麼他好像在駡香港的三任特首,像上司般責難他們沒有辦好份內事似的。請問你知道自己是退休了的前港澳辦副主任嗎?也就請你退去你失效的官威吧!

京官凡事「依法」欺民

左耳的「依法」去殖,反映出「依法」是京官的口頭禪,說什麼都掛在嘴邊,不是因為他們尊重法律,而是慣用法律欺(負/騙)民。但是在香港是不可以這樣的,香港人會問你是根據那一條法律。你隨便打發記者叫他們去找基本法,一來基本法絕對沒有就「去殖民化」有任何表述,二來即使有,也必須化為有具體內容的法例才可以「依法」執行。

基本法23條隱伏「去殖」使命

我相信左耳說的「依法」講的其實是基本法第23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

若左耳的豆腐腦想著的真是這一條未經立法的基本法條文,也就是說,這條文一旦立法,任何人懷念或是言論上表達英國管治香港期間的美好時光都會陷入法網,為此,我確實替陶傑和劉細良擔心。

爛滾丈夫指控老婆欲「去丈夫化」

好了!來說說左耳聲稱香港有一股「去中國化」的風潮,先來講一個比喻:

一名爛滾丈夫,屢勸不改,妻子埋怨,說未結婚之前,還是男朋友的丈夫如何溫柔體貼,信誓旦旦不會去找小三。丈夫惡狠狠的回應:「看來你還未『去未婚化』,你只是在『去丈夫化』,完全看不清大局!」

沒按承諾落實普選是民怨根本所在

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香港政制會邁向普選,但1997回歸之後,政制改革如泥牛入海,無影無蹤,行政長官普選,2007年沒有、2012年沒有,説2017有了,卻想用假嘢交貨。好了!沒有普選,你給一個像樣點的特首做出個像樣點的良好管治吧,但689以鬥爭為綱,眼中只有敵我,就連建制派(土共與自由黨)也被他鬥得被迫跟他反枱,但西廠還是要高調攬他,說他地位超然,地位在三權之上。這種種的言行跟前述的爛滾丈夫何異?香港人「依法」要求你們兌現當年承諾有什麼錯?!

中共欲「重殖」香港

盲公聾耳陳死剩把囗,亂拋一個什麼「去殖民化」的詞彙,查實最不想「去殖」的是中共,他們就是要收回普選承諾,「重殖」香港,將特首重殖為港督!這才是香港人要努力去的殖民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