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健民作證的一場小風波

2018/12/5 — 18:27

張秀賢、鍾耀華、戴耀廷、陳健民,攝於9月28日凌晨

張秀賢、鍾耀華、戴耀廷、陳健民,攝於9月28日凌晨

(編按:佔中案聆訊期間,學聯前常務秘書鍾耀華和前常委張秀賢的代表律師指,學生9月28日當天並不想啟動佔中,使外界再次關注學聯和佔中三子當時的分歧。)

就是這段新聞,在沉悶的審訊之中激起了一點浪花。但似乎有朋友因此會覺得學聯和三子有分歧,而此分歧在審訊才暴露出來,是多麼的醜陋和令人沮喪。然而,我在庭上一直聆聽,亦了解雙方的想法,因此認為有必要在這裡多口說兩句。

其實在庭上播放10小時過往片段的時候,鍾耀華和張秀賢已告訴我當時他們並不知道三子會宣布佔中,他們以為三子只是會宣布支持他們的行動並會有物資人力等支援。縱然我們天天一起食午飯,這件事卻沒有跟陳健民刻意地說,畢竟他準備作為證人,無可能就此事「夾口供」。而鍾張二人當然不是指陳健民說謊,因為無論是四年前站在台上的陳健民,抑或四年後在證人台的他,都是一如當初相信是學聯常委讓他們三子站在台上宣布啟動佔中。

廣告

以我愚見,不是有任何一方求自保,只是大家就事件有誤會。如果說鍾張二人要自保,那倒應將所有責任推給三子,說佔領中環是三子領導,由九‧二八凌晨開始就是佔領中環,不是學生運動;而不是說不希望三子宣布佔領中環,變相取代學生有份發起的運動云云。

那麼此誤會為何不在審訊前弄清楚,要待四年後?這的確是不理想的,事實上,四年以來,參與雨傘運動的核心領袖們都未曾有一個系統且集體的檢討,以致大家對基本事實都有歧見。這個責任,每個人都有,當中包括我。與其質疑被告們為何有微細分歧,不如每個人都一起來重整歷史,反省這場運動的得失成敗。我本打算在庭上重新整理史料思考,寫個運動檢討書,只是審訊繁雜,尚未有力氣去書寫,唯有在今次入獄後盡力反省書寫了,甚麼恩恩怨怨,甚麼含混不清,希望都可以一筆一筆刻畫下來,每個人都寫點感受、想法、反省、期望等,然後待我出獄後可以拼個圖來,待九子刑滿釋放後(不是詛咒,是預備),可以聚集到不少人一起思考反省。(又或者如戴耀廷所言,就在雨傘運動五周年搞搞新意,由外面的人去辦,我們裡面的人也自己辦)

廣告

無論如何,這只是一場小風波,陳健民作證後,我們還是如常一起聚餐,有講有笑。我認為這次小風波的討論價值只是在於我們尚未有正式的整理和反省,以致可以有更輝煌的民主運動,僅此而已。希望大家別忘記當日的自己,也別將自己的責任都交託在我們九個人身上,雨傘運動是集結大家力量堆積出來的,沒有一個人、三個人或九個人可以代表整個運動,就只有我們相信的價值,民主自由、平等公義、堅持奮鬥、不屈不撓、公民抗命才是值得我們高舉的。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