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陳健民自辯:公民抗命須自我犧牲 抗辯因控罪不合理 當年7月與林鄭會晤被冷待

2018/11/29 — 14:19

陳健民

陳健民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今早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今早開始出庭自辯。陳健民作供時提及,「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這個冗長的運動名稱是他的主意,因他希望透過運動名稱反映公民抗命的核心精神,即和平非暴力,及透過自我犧牲來喚醒市民關注不公義的情況。陳健民又透露,三子在2014年6月民間公投後曾會見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劉江華,但當時政府只是叫他們停止運動,並無誠意和民間進行任何實質談判。

陳健民今日身穿深藍色西裝,在辯方傳召下走上證人台作供。他先高舉聖經以基督教形式宣誓,之後在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主問下作供。陳健民作供時透露,他在香港出生,第一個學位是在中文大學的社會學系完成,之後遠赴美國耶魯大學完成社會學的文學碩士、哲學碩士及博士學位,回港後一直在中文大學進行教學及研究工作。至今年因本案開審關係,他早前已向大學申請提早退休,離任前是中大社會學系的助理教授。

廣告

被視為溫和民主派一員

陳健民透露,他的研究範疇主要圍繞民主理論及中國社會,因為他希望中國和香港會逐步走向民主,而他去美國讀書時,亦以此為研習的範疇。麥高義問,可否形容他已為香港的政制發展工作了幾十年,陳健民表示,也可以這樣說。

廣告

陳健民供稱,在2010年,香港政府開始就2012年立法會選舉辦法作諮詢時,他已有參與和北京的談判工作,私底下亦常有機會和政府官員及北京代表討論有關政改問題,他在學者圈中亦有很長時間就這方面發表文章,特別是鼓吹要和政府進行對話。陳健民表示,在民主派光譜上,他一直自視及被社會視為溫和民主派一員,他又補充「最少在佔領中環前,整個社會都是這樣看。」

陳健民又表示,至2012年底,他對北京會否在港落實真普選已感非常悲觀,對他而言,「真普選不只是一人一票,也要容許不同背景的候選人可以參與選舉,這才符合普選的最基本原理,就是政治平等。」陳健民認為,香港已經是很成熟的社會,一般人的教育水平很高,他當時憂慮若政府還不讓人民有真正選擇,人民會非常憤怒,從政府管治角度而言,若政府得不到人民支持,不少香港深層次問題亦無法解決。

回應麥高義問及在2013年年初的事情,即三子被控開始串謀公眾妨擾的開展期,陳健民表示,當時他已認識戴耀廷,因他過去亦曾就發表不同聲明等事,和戴耀廷有過聯繫,但二人算不相熟,不過自己和朱耀明則是認識多年的朋友。陳健民指,當時有記者問過他,有否留意戴耀廷在《信報》發表有關公民抗命的文章,及問陳健民文章是否反映學者當時已感到憤怒,陳健民當時的回應是,學者不是憤怒,而是沮喪,「因為見到香港政制再不發展,香港的管治會出很多問題,但學者似乎都唔知道可以做咩野。」

指非暴力抗命才能獲社會同情理解

不過陳健民表示,當時他並非完全認同戴耀廷在文章中表達的觀點,因為他相信公民抗命並不只是要佔領一個地方,其最重要精神,是參與者通過自我犧牲,去感召社會關注不公義的情況。但陳健民表示,二人後來在一次《明報》舉辦的對談中,有了直接交流的機會,他更加深入地認識到戴耀廷佔領中環的理念,並了解到戴耀廷不只是提倡佔領,更希望在進行任何公民抗命前,社會應該有充分的商討,公民抗命只是計劃裡面的最後手段。

但陳健民提到,當戴耀廷在2013年3月1日的《明報》文章上,點名自己及朱耀明為佔領運動的共同參與者,但其實他事前並未被諮詢。

陳健民於庭上解釋,由於公民抗命精髓,是要引起社會去關注不公平的現狀,因此抗命必須用是透過和平、非暴力的方法,才能獲得社會的同情理解,一旦抗命要對社會造成干擾的話,亦必須要合乎比例的。

公民抗命核心精神:自我犧牲

陳健民強調,公民抗命的最核心精神,就是自我犧牲,因為參與公民抗命的人,最後可能要承受刑責。陳健民承認,他一開始參與已想過自己有機會會被定罪,甚至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工作。

而關於陳健民在2013年3月4日發表題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文章,陳健民表示,他自己在文中亦表明,他認為如果有一日市民要走上中環街頭抗命,他希望行動是冷靜及莊嚴的,參與者亦一定要保持非暴力,「我覺得(非暴力)是公民抗命的至高無上原則。」文章亦提及,抗命者最終應該向警方自首,因此他和戴耀廷、朱耀明及其他參與者,亦有於2014年12月的時候履行自首的承諾。

控罪不合理 所以抗辯

但至於為何三子曾主張公民抗命者應承擔法律責任,但他現時卻選擇不認罪及抗辯,陳健民則表示,這是因為現時他們被檢控的控罪並不合理,部分控罪更可能深遠地影響香港的言論自由。陳健民表明,如果他是被控一些合理的控罪,例如參與未經批准集會,他是不會抗辯的。

陳健民又透露,「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這個如此冗長的名稱是他改的,不過並不是受到美國的「佔領華爾街」影響,而是因為這個運動的起點是對香港的愛,而公民抗命的重要原則就是要和平,正如三子選擇於2013年3月在九龍佑靈堂這充滿仁愛、和平、莊嚴氣氛的地點公佈運動宣言,他希望名稱能夠充分反映運動的精神和理念。

陳健民重申,佔中運動的理念是希望透過四個步驟,即第一,進行商討,第二,透過民間公投去進行授權,第三,和北京及港府進行談判對話,如果用盡所有合法途徑,政府仍不賦予港人他們受憲法保護的普選權,他們才會進行最後一步,即以佔領中環的方式進行公民抗命。

陳健民在主問下稱,當時三人計劃最終佔領的地點,是在中環遮打道。麥高義問,三子之前有無任何計劃要佔領銅鑼灣或金鐘,陳健民語氣肯定地回答:「無。」辯方又於庭上呈上三子於2014年9月提交的舉行公眾集會意向通知書,顯示三人當時計劃於10月1日至3日不同時段,在遮打道的行人專用區、遮打花園,及皇后像廣場舉行公眾集會。

陳健民又確認,在2013年6月至2014年5月期間,三人的確舉辦過多場的商討日,討論包括運動目的、策略,以及最終應向政府提交什麼普選方案等議題。陳健民表示,當時他們在大學、教會及街頭舉辦的大大小小商討日,加起來有超過幾十場,參與人數逾三千,並包含了社會不同背景人士,包括有政黨及公民社會組織成員、投資銀行的職員、社工、婦女、露宿者、長期病患者等。運動其後在2014年6月舉辦的民間公投,亦有超過79萬2千名選民參與,並選出了真普聯建議的方案,作為運動與政府談判時提交的民間方案。

與林鄭會面被冷待

陳健民供稱,在公投後,三子立即接觸政府,希望能與負責政改的官員就公投結果對話,但政府一直沒有回覆,直至2014年7月底,三子才有機會和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不過陳健民表示,該次會面時間不足一小時,政府代表亦無意和他們討論政改方案,「劉江華局長只是不斷說我們激進,林鄭月娥則重複地叫我們盡快結束這場運動。」因此他當時得到清楚的信息,就是政府根本不願意進行任何談判,「(政府)甚至將公投結果的報告,就留在沙發上,也不帶走,就離開了會議室。」

不同意「預演佔中」但尊重

陳健民又於庭上談及,三子當時並不贊成學聯在2014年7月1日舉行的「預演佔中」,因此他們認為當時仍未完成和政府的談判,學聯的行動並非他們佔中四步驟的計劃之內,但學生則認為要抗命才能為談判施壓。陳健民笑言,「學生一路都覺得我們太慢」,但他強調,雖然三子和學生意見不同,但他們有著共同目標,也互相尊重。陳健民又形容,參與「預演佔中」的學生及市民完全是根據和平佔中的非暴力要求來進行抗命,他們不單沒有和警察發生肢體衝突,甚至連語言侮辱都沒有,「我相信他們令很多香港人估到,當佔領中環發生時,會是怎樣的情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