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健波與銅記燒味阿叔

2019/6/15 — 13:02

陳健波

陳健波

昨晚分別看到自動當選的保險界功能組別議員陳健波的專訪,與網民的一段銅記燒味阿叔對反修例示威的評論。看後不禁覺得,二人分別代表了兩種非常地道的香港人。

陳議員在立法會所說的一段氣言,令人瞠目結舌:「香港 700 萬人,我當你呀,每年有 200 人被人引渡返去呀,都係講緊零點零零零幾咋嘛!」「最唔忿氣係我吖嘛,咁辛苦儲咗咁多年錢,好努力先有今時今日比較安穩嘅生活,我嫖、賭、飲、蕩、吹都唔啱嘅,好基本既生活就得㗎喇,你點解要破壞我生活?依加我收成期吖嘛。」(註 1) 聽畢只覺詫異:怎會有人這樣赤裸剖白自己的自私?及後想深一層,其實陳議員能這樣理直氣壯說出口來,絕對不會覺得自己自私,更一定深信自己所說的有一種道德基礎,而這種道德價值是建基於他自己多年來的勤懇努力,而正正是靠他自己的刻苦奮鬥,才得到今日的「好基本嘅生活」,是他應得的。

廣告

首先我要澄清一些定義。陳議員口中的「好基本既生活」,如果以香港整體人口生活水平來衡量,其實一點都不基本。他是立法會議員,月薪高達 $98,540(註 2),比全港的每月工資中位數 $17,500 (2018 年 5 月至 6 月)(註 3)高 5.6 倍;根據他在立法會的申報,他擔任議員時同時出任有薪工作(註 4),剛上任立橋保險 Well Link Insurance group 的 CEO(註 5);而他也投資有道,手持幾個貝沙灣單位(註 6),據中原地產數據,貝沙灣近期實用叫價為 $41,986/呎,而這些資產還不包括他自行申報的持有車位(註 4)。這樣的生活,並不能稱之為基本。甚麼叫基本生活?根據樂施會的報告,一個三人在職家庭的基本每月生活開支應為 $19,768 至 $21,127(註 7);但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很多家庭每月也沒有兩萬元可以支使。

陳議員這樣說,的確說出了不少人,不只是中產,還包括各階級各行業的人的心聲,就是,自己今日的安穩生活是建基於「自己的努力」的,絕不應該被他人破壞,破壞者就是「搞亂」。這種 mentality 其實跟劉兆佳在 70 年代所說的「功利家庭主義」頗吻合(但亦有學者批評,請看呂大樂),亦呼應了香港人的「經濟/搵食至上」價值傾向。這種熟悉的論調,正正反映出被新自由主義鞏固的資本主義思維如何使人有意無意地忽略他/她得到的社會資源和需要負擔的社會責任,而這種 mentality 是跨越階級、性別、年齡、族群,及其他 social divisions 的,但是,既得利益者的憤怒和恐懼跟平民大眾是不同的:前者是怕失去資本和累積資本的機會,後者是怕艱難的生活無法維持。陳健波當然是前者;即使他說出了某些以「經濟/搵食至上」的人的心聲,但他絕對不能代表辛勤「搵食」的人,因為他是「搵賺」。

廣告

我不相信保險業界的朋友盡都如此,請在下屆立法會選舉中重振保險從業員的尊嚴和名聲。

比起「搵賺」,更多人是「搵食」的工薪階層,這就令我想起另一段錄音中的銅記燒味阿叔(註 8)。燒味阿叔的快人快語中,粗口佔說話的一半。對粗口敏感,甚至一聽到粗口便會打冷震的朋友,我建議大家震著聽一次,因為這段說話蘊含了一些對香港非常重要而又好基本的道德價值:勿以大欺小、恃強凌弱;從政者不應剛愎自用,應向民交代。夾雜著粗言的道德價值,就是孔孟講了幾千年的「以民為本」、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有民主社會的「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核心是「大蝦細,俾屎餵。」的庶民道義。這種屠狗輩之義,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從邵氏電影的《大哥成》,至 97 前的周星馳電影都能體會。我經常覺得,在「民主、自由、法治」等核心價值當中,也要加入「義氣」這種支撐了很多代人的價值,很多社會運動,其實背後不一定單單由「民主、自由、法治」來推動,很多時是靠著大家底心對義的追求和持守。

陳健波是位西裝畢挺的尊貴議員(雖然偶有傳出他在會議期間吐了幾粒粗口),他昨日的發言雖然一句粗言也沒有,但對很多人來說是「難聽過粗口」。相反這位燒味阿叔(我想像他應該是穿著白色背心套著圍裙在砧板前磨刀霍霍的中佬),階級、學歷和社會地位絕對比不上陳議員,但卻懷著一種寬博的胸襟,分析時事起來有如《庖丁解牛》一樣「砉然,嚮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阿叔不以目視而以神行,神行以義為導;他再一次證明階級和學歷跟一個人的道德水平和胸懷是不能掛勾的,正如濫權的警察不一定是因為學歷低沒有獨立思考只知聽從上級指令來打人,不少濫權的警察的學歷都頗高,你地唔好笑,我係真心嘅。大家不要再以「毅進仔」取笑警察,這不單是貶低了毅進同學,也是掩蓋了不少高學歷的濫權份子。

作為女性主義者,我一向不贊成動用「老母」來罵人;但我們不能忽略語言的背景(是否特定針對某人或污衊某人?還是情緒的發洩?還是語言的慣習?),我們更不應該忽視「老母」背後的義理(沒錯,這一兩句是想預先回應某些覺得「講粗口必錯」的作家的)。

有些再無法為社會整體造福,只能鞏固某部分人的個人利益的價值,理應被時代淘汰;但有些牽繫著群眾情感的價值,例如阿叔代表的義氣/道義,我們理應為下一代堅守下去(至於動不動用粗口,隨閣下風格)。

 

註:
1. 陳健波發言節錄
2. 立法會議員酬津安排
3. 工資及勞工收入
4. 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
5. Chan Kin-por becomes Well Link Insurance group CEO
6. 太陽報:「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鍾情投資豪宅,年前先後買入南區豪宅屋苑貝沙灣多個單位」
7. 樂施會《香港生活工資研究報告》
8. 憤怒的燒味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