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6/15 - 18:30

陳健波,為自己運氣拍掌的獅子山下精英

[圖片:莫先生拍攝]

[圖片:莫先生拍攝]

聽到陳健波的爆 seed 言論,論調非常熟悉,又是那一番話:我的成就我自己得番來,政府無幫我,現在發生的事情,破壞我安穩的生活……

我想起五年前,雨傘運動時寫過的一篇文章,當天是因為梁振英一番話而寫;今天,因為陳健波,撮錄重貼。

梁振英與陳健波,同於1954年生,他們是同代人,同樣由草根向上爬,他們經歷過同一段百載難逢的「機遇期」,同樣以為,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努力得來,同樣在成為既得利益集團一部分之後,忘記了時代給他們的運氣。

廣告

以下,是舊文新撮,為切合今日情況,字眼有少許更新改動(原文〈香港,有一群「獅子山下」精英〉,寫於2014年10月雨傘運動期間,「蜘蛛仔」把「我要真普選」直幡掛於獅子山頭之後):

 

*
前幾天,我和一位五十多歲,已移民海外,見過世面的香港人,閑聊了幾句。他有一點慨嘆,提醒了我。(下文是本人對這想法的演繹。)

香港,有一群「精英」,大概就是梁振英、陳健波,這種六十歲前後的香港人,他們佔領各種公職、大機構、專業組織的高位,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

他們生於安穩的香港,受惠於殖民統治,享受過高等教育,讀完書,成為專業人士,出身要找工作時,是七十年代末。

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中國內地,剛經歷十年文革,這群香港人,環顧四周,整個神州大地,就只有自己這群年輕人讀過書。

他們搭上順風車,爬得快,成為年輕才俊,不一定因為特別醒,未必智慧特別過人,只是因為,全中國就只有這群年輕人讀過書,他們沒有對手、沒有競爭,又適逢改革開放,亟需人才資金。這一代人,尤其與中國有業務來往的,例如地產商、廠商、基建公司、事務律師、會計師、測量師、保險專業人員,他們在傾斜的政治制度下,得享免費盛宴,更是權錢兩得,扶搖直上。

這群人,受惠於香港的黃金年代、受惠於中國的落後愚昩、受惠於十年文革無人讀書,然後,覺得這個香港是他們自己開創的,殘酷競爭就是成功之道(因為當年競爭者弱,他們在競爭中總是勝利者)。他們意識形態保守、膜拜資本、藐視不能在社會階梯向上爬的人,認為窮人就係抵死,窮人就係懶,處身社會底層,乃自作自受。這一群精英,傲慢、離地、脫節。

他們,大概是呂大樂寫《四代香港人》,第二代香港人中的最上層。他們確實「自我中心,自以為是,有指點江山的傲慢」,他們部分人經歷過兒時的艱苦奮鬥與弱肉強食,然後出人頭地,歌頌「獅子山下精神」,深信成就全靠自己,而忘記時代給他們的運氣。

當然,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那一代人,有很多心水清的人,例如告訴我這個看法的朋友,他早年移民美國,有深刻感受,像他這代人,在香港好醒,去到外國,人人都讀過書的地方,這些傲慢的香港人,不見得有何突出,就是普通人一個。

到了幾十年後的今天,經濟結構不同、競爭環境大異,權錢關係網固化,社會流動機會減少,新一代惘然;而那一群建制精英,一方面推崇「獅子山下精神」,告訴年輕一代「以前都係咁捱」,叫人繼續任勞任怨,最緊要和諧;另一方面,則死抱著傾斜的選舉制度,普選以假亂真,抓緊既得利益。(補充:陳健波所屬的保險業界,正是功能組別選舉中的特異畸胎,明明有專業認可的個別保險從業員都無權投票,只是老闆有權投票。由陳健波本人,數年前曾批評立法會直選「畸型」,幾萬票都有一個席位,而他本人是零票當選,現在擔任財委會主席。)

*
香港的悲劇,正是五年前的文章,仍然適用;這樣的一群人,依然佔據權位,孤芳自賞。本來,階級利益的糾纏、世代之間的矛盾,可以放諸一個公正公道的選舉制度中,用選票解決;然而,權錢苟合,制度傾斜,廿多年來商討路盡,街頭的呼喊,他們聽不入耳,只敢躲在權力的庇蔭中,為自己的運氣拍掌。


***   ***   ***
相關文章:
歡慶亞美尼亞:記一場「和理非非」革
威權時代來臨,二十個歷史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