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婉嫻的演技怎樣練成?

2014/12/30 — 10:30

《選戰》宣傳照

《選戰》宣傳照

【文:酷比 Coolbe 】

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繼06年「轉呔」不為最低工資立法提出司法覆核後,最近又因不對男士待產假由三天增至七天的修訂案投票而成為眾矢之的。兩度捱罵,嫻姐均堅稱並沒有「出賣工人」,在06年她更哽咽拍枱而獲基層讚好,如今則受盡噓聲。

猶記得,嫻姐復出參選2012年區議會選舉時受人民力量任亮憲狙擊,他還高舉影后獎座謔稱她是「最佳女主角」,結果「罵不還口」的嫻姐榮登票后。無獨有偶,港視熱播劇<選戰>第三集出現工人黨主席李婉桂(陳曼娜飾),她的造型更與嫻姐維妙維肖。只是,李婉桂只需輕描淡寫地提出將最低工資加至68元,立法會主席宋漫山 (廖啟智飾)就應承他所領導的政黨龍頭振民黨會全力支持,他更親自遊說商界代表贊成議案,條件竟是工人黨將提名票歸給民主派獨立候選人葉晴 (李心潔飾)。

廣告

現實中,陳婉嫻沒有李婉桂般幸運,李還可以與建制派右翼「打籠通」,嫻姐不僅要向大部分泛民動議說不,連「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參選承諾,亦因經民聯向港府施壓而落空,標準工時立法亦因民建聯大力反對而毫無寸進。這個由她一手創辦的「禮義廉」,更屢屢利用她的「吸票神功」,諸如李慧琼在12年立法會選舉中散播嫻姐夠票的消息而成為超訯議席票后﹔在04年的九龍東選舉中受惠於嫻姐配票而險勝的陳鑑林,更在領匯上市的議題與工聯會意見對立,可謂「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即使她拒任民建聯主席甚至退黨以保聲譽,工聯會的30萬會員始終是民建聯的票倉。裡外交迫下,嫻姐只好效法打足「民主法治」口炮十年的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般唱獨腳戲,成為演技爐火純青的「甘草影后」。

與其批評陳婉嫻「出賣工人」,倒不如將矛頭指向中共。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曾承諾香港回歸後只是「換支旗」,馬照跑,舞照跳。按道理,政治制度亦繼往開來。可是,回歸後成立的臨時立法會不僅排拒深具民意認受性的泛民主派,甚至廢除由職工盟李卓人在97年6月26日動議,於立法局通過的集體談判權方案。由於該方案規定僱主須就敏感的商業決定諮詢僱員,亦未經勞顧會討論和得不到各集團工會的支持,以致商界力促臨立會議員廢除法例。即使當年陳婉嫻主張政府改為修訂條例內容,但中央為了統戰自由黨等商界代表而背棄「為工農兵服務」的建黨宗旨。作為在86年首次爭取集體談判權的工聯會 (由勞工界議員譚耀宗提出),自始開了「阿爺吹雞,工會跪低」的先例。

廣告

陳婉嫻與工聯會常務理事會成員

陳婉嫻與工聯會常務理事會成員

翻閱陳婉嫻從90年代至千禧年代的訪問。嫻父在她12歲時逝世,於是她邊做童工邊唸夜校,眼見工人受盡勾結港英政府的資本家剝削,一家六口則在左校和工會的米糧援助下過活,令她決心為基層打拼,長大後還自願大幅降薪轉職成為工會員工。即使後來四人幫倒台令她對文革騙局恍然大悟,她仍認為工會由始至終為人民服務而不離不棄﹔十多年後她因六四屠城憤然上街,最後決定不理會市民對土共的歧見組織民建聯,一心盼望建立民主香港去影響內地。

很可惜,如今中共愈富強愈霸道,愈霸道愈與香港地產霸權門當戶對,愈門當戶對愈剝削貧苦大眾,傳統左派亦成為有司機專車接送的利益階層。有別於僅靠「蛇齋餅糉」欺騙基層的土匪,婉姐始終如一地利用其政壇地位向高官施壓,亦暗中為泛民向中共爭取回鄉證,偶爾還會與「搞事分子」長毛大舊在勞工立場上連成一線,一如她在80年代與劉千石合作一樣。

可是,隨著疑似地下黨員梁振英擔任特首,以及香港的公民抗命愈走愈激烈,嫻姐由從前率領工人包圍特首辦爭取最低工資的巾幗女將,變成在碼頭罷工潮中的縮頭烏龜。當一眾工聯會戰友在9月份北上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會面時,留港的嫻姐卻因批評梁振英的「14K」論古怪無邏輯,而遭中聯辦當面「照肺」,難怪她無權投票贊成男士7天待產假的修正案。毫無疑問,這位在「十大議員」排名中由首名跌出榜外的「過氣票后」,已淪為一隻「和平可親文明」的無牙獅母……

一個札根本土基層逾三十年的「開明左派」,竟要一個欺詐農民的政黨才能憑良心「小罵大幫忙」和投棄權票,誠如法治完備的香港要得到獨裁政權允許才擁有「偽普選權」般,足見「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的諾言是多麼荒謬!

 

 

作者簡介:酷寒的絕境,終能化作無與倫比的晶瑩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