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弘毅點指兵兵之後

2015/1/27 — 11:24

為了硬推「假普選」方案,中共專政集團最近無所不用其極。首先找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兼港大教授陳弘毅提出「白票守尾門」方案,然後一改再改一些無關痛癢的細節,企圖試探各方反應。與此同時,特區政府鋪地蓋地宣傳「袋住先」、「不要錯失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歷史機遇」、「有票總比無票好」、「一旦否決方案,不知何時才會有普選」、「習近平主政期間根本不會修改831決定框架」、「2017年後可以探討如何優化」,企圖麻痺港人爭取「真普選」、拒絕「先篩選」的堅強鬥志。畢竟在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落三閘」後,任何抱持中共將會容許香港實現真普選的幻想已經一掃而空。拒共、民主、本土、獨立的道路將會越走越寬。

此外,為了打擊香港民主派,以及恫嚇支持實現真普選的磅礡主流民意,中共天天朝向「外國勢力」這個稻草人拳打腳踢,繼而找出工聯會地下黨員「黑臉」吳秋北,率先提議把中國《國家安全法》引入《基本法》附件三,然後再找一眾「白臉」范徐麗泰等人出來聲稱香港根據《基本法》第23條自行立法優於引入《國家安全法》,企圖通過「正、反、合辯證思維模式」,催眠港人支持23條立法。然後李源潮更加跳出來,在21日出席中國僑聯九屆二次全委會議時,宣稱在「佔中」事件上,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愛國愛港力量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但是「好戲還在後頭」。真是色厲內荏,變相為重新推動23條立法拉開序幕,企圖應付「假普選」方案在6月被立法會否決後的香港政局。

但中共「一手硬」之後,還是會有「一手軟」。目前擔綱施展「軟骨神功」的,又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陳弘毅教授。1月26日,消息指出:陳弘毅再次出手,在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首次點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環境局副局長陸恭蕙、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三人,都是北京可以接受成為特首的適當人選。陳弘毅聲稱他們三人曾經是泛民主派人士,現在特區政府工作,可被視為「愛國愛港」人士。他不認為目前任何一位泛民政黨領袖可以成為北京心目中的特首人選。他更指北京只會委任一些它完全可以信任足以維護中國國家安全和利益的人,擔憂那些過度親近外國及不認同北京政權的政治人物。

廣告

我想請問一下陳教授幾個基本問題。

一、對於任何法律及政制設計,只應談論公平競賽規則,絕對不應事先圈定某些特定人士有權「入閘」、「出閘」或「被委任」,或者預測某些特定人士比較有機會「入閘」、「出閘」或「被委任」。究竟你是法律學者,抑或變成了造馬者或馬評家?

廣告

二、不管張陸胡三人昔日表現如何,但他們現在是否民主派,市民心裏有數。先不論陸、胡二人,至少張炳良早已不是民主派。況且,以前曾經是民主派的現任政府高官為數甚多,為何你不點名劉江華、馮煒光可以參選?他們以前也是所謂民主派嘛。陳教授,自欺不足,何來欺人?難道「以前的民主派」就等於「民主派」,而他們「有權入閘」就等於泛民議員應該接受的「真普選」?你是否需要重讀邏輯?或者如陳佐洱所說,趕快走去「補腦」?

三、你在「點指兵兵」之前,張陸胡三人有說過願意競選特首嗎?你今天又不是勸誘他們出來競選,又說他們都是中共能夠接受的特首人選,不是很奇怪嗎?身為法律學者,你有甚麼《基本法》或現行法律根據,聲稱他們三人都會被中共接受?中共從未說過接受他們成為特首人選,難道你正在宣讀「密旨」?抑或只不過純粹是自己的臆測和估計?這種臆測和估計,跟你的法律學者身分、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身分有何關連?你要我幫你介紹占卦及馬評行業職位空缺嗎?歸根結柢,你有「愛國愛港」四個字的解釋權嗎?說得難聽點,你是哪根蔥?陸恭蕙已經表示「不評論」,的確比較聰明;港共集團目前坐山觀虎鬥,也是意料之中。由始至終,陳教授的「點指兵兵」行動,志不在推動張陸胡三人之中任何一人成為特首人選,恐怕只不過是幫助中共專政集團「分化」民主派人士,以及「試驗」民主派人士的內部關係,讓有些人心裏暗忖「為何我沒有被陳教授點中」,或者幻想「未來能夠確定三人之中會有一人出得了閘也算不錯嘛」,然後意志動搖,進而在6月投票支持「假普選」方案。愚者之慮,識者不屑。學者之務,豈在點名?

四、你兩年前曾經建議,提委會取消公司票,並且允許5個以上候選人「出閘」,但共產黨現已決定候選人人數最多只有3個,而且需要得到過半提名委員支持。你就耍賴到泛民議員支持「佔中」這件事情上,導致自己建議落空。你不但顛倒本末和因果序列,罔顧客觀事實,而且還妄稱自己的建議本為共產黨腹案,也未免自視太高。黨會聽你的話才怪,而你不聽黨的話就更怪。由始至終,你只是一顆統戰棋子,而你兩年前的方案也根本不是真普選。

點指兵兵,點著誰人做大兵?可以休矣!陳教授的「點指兵兵」行動是可笑的,而且其「袋住先」立論完全建基於一個叫「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y)的概念。畢竟他早已在2006年所發表的《香港邁向普選的前路》文章中,表明支持相當於今天討論的「袋住先」方案。時至今日,前後的確並無矛盾。他深信:「未來的路無可避免地要和過去的路接軌」,「當我們有了第一次普選特首的經驗後,在第二次、第三次普選特首時,就可進一步開放提名委員會的選舉,加強它的民主成分,並降低提名門檻,使特首的普選更符合民主的理想」。這顯然受到黑格爾歷史辯證術及某些當代政治經濟學派的強烈影響,既幼稚,又偏頗。多讀歷史,可知所謂「路徑依賴」並無必然。多讀法律,可知他的希望「於法無據」,因為一旦港人認可了人大831框架下的選舉就是「普選」,一切要求「真普選」的努力都會變成「於法無據」。識者慎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