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志雲:我是港大1981年畢業生,近日心如刀割,有切膚之痛

2015/8/26 — 10:49

陳志雲學生時代的劇照。該套話劇名稱為:《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他飾演「波卓」 (Pozzo)。

陳志雲學生時代的劇照。該套話劇名稱為:《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他飾演「波卓」 (Pozzo)。

【文:陳志雲】

我是香港大學文學院英國語文及比較文學系1981年的畢業生。升讀二年級的時候,除了語言學之外,還選修了舞台製作和現代英國話劇。這個組合本來是不存在的。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走入其中一位相關教授的辦公室,聽取意見。這位教授出名嚴厲,大部分同學對她敬而遠之。但這一次我不能不面對她,因為如果她不願意接納我修讀她的科目,我的第二步根本走不下去。

廣告

出乎意料之外,她沒有像平時那麼的兇,也沒有勸退我,只是慎重的提醒我,這樣的一個選擇並不容易,或許我要付出多一點,因為課堂的編排,不可能為我一個人作出任何改動。她反而鼓勵我把問題想得透徹一點,據理力爭,千萬不要為了方便,放棄理想,屈服於現實之下,應該相信自己,忠於理念,也可以藉此為別人打開一條新路。

幾經思量之後,立下決心,走過了所有程序,向院校提出書面申請,極力爭取選修自己醉心的科目。等了好一段時間,開學之前,終於獲批了!這樣的一段往事,對別人來說,可能真的是微不足道,不過,對我而言,到今天仍然影嚮着我。

廣告

這次經歷讓我領悟到任何難題,其實只是由多種條件組合而成,只要逐一擊破,難題早晚都會崩潰,亦令我深深感受到獨立的思考、自身的選擇、盡力的爭取、無懼的表達,不就是自由的元素嗎?原則絕對不能降伏於現實之下。目睹近日香港大學的種種風波,心如刀割,實有切膚之痛。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竟然可以用一個連常人都不能夠接受的理由,所謂「等埋首副」來拖延副校長的任命,不惜破壞香港大學持之以恆的任免制度,怎樣不教人擔憂呢?校委會是否有難言之隱呢?還只是我們這一班在權力中心以外的持份者,因未能掌握箇中情節而誤會、甚至錯怪了他們呢?

不過,在我們所能認知的範疇內,我實在對掌權的,投不下信心的一票。香港從來沒有民主,但自由仍是存在的。我們絕對不能容許任何人去吞滅我們所僅有的,特別是在孕育我們下一代的大專院校内。即使有人將副校任職一事,用一個比一個大的盒封鎖起來都好,廣大心志均衡又正常發展成人的公眾及港大舊生,都會冷靜地拆開一個又一個盒子,抽出問題癥結所在,解決它。

陳志雲學生時代的劇照。該套話劇名稱為:《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他飾演「波卓」 (Pozzo)。

陳志雲學生時代的劇照。該套話劇名稱為:《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他飾演「波卓」 (Pozzo)。

 

港大校友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