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文敏事件唔關你事?

2015/7/24 — 8:32

資料圖片:陳文敏

資料圖片:陳文敏

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教授會否被委任為港大其中一個副校長一事已經擾攘了大半年。縱使事件受到政圈、學術界及公民社會的關注,各方對這事的擔憂並不稱得上顯著,而廣大市民對事件的反應更加是冷淡。這個情況令我想起一部電影(不過這次不是周星馳!)。

徐克執導,2001年在香港首映的電影《蜀山傳》描述在蜀山上的正派如何抵禦血魔的侵略。血魔的攻勢有硬有軟,而後者的一個成功例子就是利用林熙蕾飾演的赤屍神君。這妖魔看來很像一隻個子小到可放在人手掌中的小仙子。她以這狀態去親近由古天樂飾演的丹辰子(他是峨嵋大弟子)。丹辰子對赤屍神君不以為然,還習慣了與她好好相處。直到有一天,赤屍神君就趁丹辰子不為意時,飛進丹辰子的體內,從此操控他,使他由正義之士變成邪惡的化身。

這情節與陳教授的處境又有何關係?其實,這事件某程度上就很像赤屍神君。大家看整件事,很容易就會墮入一個陷阱,以為這只是一群精英之間在一個精英機構內的辦公室政治。既然看來是小圈子內鬥,大家又為何需要理會陳教授會否被委任?委任不委任都只是港大的事,與社會無關。再者,天下應該沒有一份工是一個僱主一定要指定聘用吧?

廣告

如果大家是這樣想,我們就會犯下丹辰子犯了的錯。正如看來嬌俏、無殺傷力的赤屍神君是血魔攻破蜀山大計的一個重要部份,陳教授的委任與否這件表面上是與大家無關的事亦是香港會否被一股黑暗勢力攻陷的一條重要戰線。這件事並不是關乎陳教授一個人的榮辱,而是關於香港是否還尊重固有而有效的挑選賢能機制、是否尊重學院自主、是否尊重言論及持不同政見的自由。

在機制上,大家請不要忘記陳教授被推薦為副校長人選是經過了一個獨立的全球招聘過程,然後再被各學院的院長、主任一致支持,亦被負責遴選過程的社會上德高望重而非政治化人士(包括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推薦。陳教授的委任推薦被交到港大校務委員會後,就開始受到《文匯報》等報章重點批鬥,而傳媒亦報道有關梁振英不同的親信嘗試質疑陳教授的委任。然後,一份關於陳教授處理法律系捐款的報告就被小題大做:根據傳媒報道,有校委會成員更曾經嘗試施壓給調查有關事件的小組,建議他們在其報告內點名批評陳教授等人(小組拒絕了這建議)。陳教授的委任就因這種種因素被一拖再拖。如果一個獨立、非政治化的遴選過程可以因政治壓力而被拖延甚至推翻,將來我們及我們身邊的人的學業、工作、生意又是否會肆無忌憚地被政治勢力粗暴地干預?

廣告

還有,因為這政治干預是發生在一家大專院校上,就當然嚴重影響到《基本法》保證的院校自主。某程度上,如果當權勢力明目張膽地政治審批陳教授的任命,這當然是壞事,但至少可以明顯地目睹這群施壓者的無恥。但近月發生的那種在黑幕後「這裏插一刀、那裏又插一刀」的人格謀殺行動,就正因為是公眾不容易看得透的,所以其實是更黑暗、更恐怖。如果這股勢力得逞,院校自主就會無形地被斷送。

再者,如果一個賢能之士可以因為他的言論或政見而不被聘用,這對我們的社會為害極深。一個健康的社會及有動力的經濟體系,應該是不論政見、用人唯才。正如鄧小平先生所說,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具體一點來說,我有一位得力下屬是「藍絲」,我做案件時為客戶轉聘的大律師多數都與我政見不同,但我從未因此而偏離用人唯才的原則。社會應該就是這樣的!如果我們目睹社會變成如陳教授事件一樣,只顧政治忠誠而不顧個人才能,但我們仍以為是小事坐視不理,最終我們就會像丹辰子一樣,被黑暗勢力全面入侵。庸才、奴才就會當道,香港亦會被害到民不聊生。

回到《蜀山傳》,究竟丹辰子的下場是怎樣的?他被赤屍神君牽着,作惡多端。他在蜀山存亡一刻時良知重現,但他唯一能夠擺脫赤屍神君控制的方法就是犧牲自己,與在他體內的赤屍神君同歸於盡。所以,如果大家不想要有與黑暗勢力同歸於盡的下場,就不要輕視陳文敏事件,以為只是他個人的事。請大家就此事多多關注、多多發聲,踴躍參與以下聯署:

港大校友
非港大校友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