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文敏國際期刊撰文 揭絕望真相:一國兩制的「一國」 難與學術自由相容

2016/9/29 — 16:15

港大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及文學院前院長顧德諾(Douglas Kerr),在美國大學教授會(AAUP)每年在網上發佈的《學術自由期刊》(Journal of Academic Freedom)聯名發表論文,題為〈學術自由、政治干預及公共責任:香港的經驗〉(Academic Freedom, Political Interference, and Public Accountability: The Hong Kong Experience)。文章形容,特首用盡其任命權力,安插親中人士進入大學最高管治機構,類似大陸院校中,校長、副校等高層,均直接由政府任命,所有人事與資源均由大學黨書記掌控的情況,而在一國兩制之下,這種做法不應在港實行。文章甚至形容,學術自由本身,與一國兩制中的「一國」難以相容。

文章因香港的殖民歷史及一國兩制講起,闡述香港大專院校自主、以及學術自由面對的問題,並以鍾庭耀事件、教院風波及陳文敏任命事件為例,詳述在政治環境越來越收緊之下,香港的學術自由備受威脅。

一國兩制與學術自由兩不相容

廣告

文章指出,雖然香港的學術自由,受《基本法》條文保障,但學術自由本身意味著學者可以檢視、質疑、辯論一切議題,包括權力,而這份精神,與一個享有絕對政治權威、建基於單一意識形態的政體兩不相容,「就此而言,『一國兩制』只是化圓為方的烏托邦式幻想」。

Does One Country exercise somr kind of primacy over Two Systems, as mainland officials increasingly assert? Can you actually have two systems in one country when the systems are so dissimilar, verging on incompatible? In some lights, the slogan has the look of magical thinking.  China is a one-party state: the CCP is not just the governing party, it claims the state itself, the People's Republic.  How does that factor into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Are Two Systems even possible in such a political environment?

To take one issue that relates to the question of academic freedom, consider the question of authority.  Academic freedom means intellectual inquiry where nothing is ruled out, and everything is subject to scrutiny, debate, and test.  It is no respector of external authority: it cannot be and remain free.

The principle underlying such inquiry was enunciated by John Stuart Mill: "The beliefs which we have most warrant for, have no safeguard to rest on , but a standing invitation to the whole world to prove them unfounded." On such beliefs the jury is always still out.  How can such a claim to perpetual debate be compatible with a system of absolute political authority, resting on a monological ideology accorded the status of unquestionable scientific fact, served by a political institution with its own army? 

In one sens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was no less than a utopian desire to square this circle.

廣告

文章認為,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只有在不挑戰中央政府權威的前提下,才獲容許享有各項自由,而 2014年的佔領運動跨越了這條界線;從2014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到2015年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到2016年針對自決倡議的打壓,均顯示香港的公共空間將會不斷受限,而學術自由是其中一項受到影響的自由。

文章總結,香港的學術自由面對多處結構性問題,而政府首長掌有極大權力,對大專院校管理層實行控制,本身就與學術自由有所抵觸。文章強調,特首出任各校校監、享有大學管理層人事任命權的制度,並無正當性可言,而隨著中央政府不斷加強打壓、香港政治環境越來越收緊,學術自由在未來的日子將受到嚴峻考驗。

控制人事升遷 對學術自由傷害更大

隨著中國政府不斷收緊對法院、大學、傳媒及網絡的控制,香港這邊的「一制」對當局而言,便顯得越來越異常、危險。文章強調,學術自由與大學的院校自主,是不可分割的概念,院校必須能夠確保教學與研究,以及人事任命、升遷,不受政治干預影響,若院校自主不受保障,學術自由亦將變得不堪一擊。

針對港大副校任命爭議,文章指出,涉事的副校職務,是專門負責大學教員的人事任命及升遷,一個在方方面面均符合要求的候選人,僅僅是因為政治理由不獲任命,對學術自由的威脅,比控制教材或教學範圍更加大。

政府首長任校監 世界罕見

文章指出,由政府首長出任校監,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較為罕見。特首有權委任大部份管理層的安排,令大學管理層的任命易受政治因素左右;另一方面,世界其他地區的大學,通常有不同形式的管理架構,但在香港,所有大學均有特首出任校監,令受到針對及攻擊的教員無法透過轉換院校另覓出路。而特首同時出任多家大學的校監,亦造成利益衝突問題。

針對有意見認為,大學既受公帑資助,就應向公眾問責並受一定程度的監管,文章指出,以大學有公共責任為由,支持政府對大學實施政治控制,將令大學失去其人文價值,因此學術自由與公共責任之間必須取得平衡,要限制大學的院校自主,必須有符合公眾利益及客觀、可信服的理由,但目前香港各大院校的管治制度,並不能做到這一點。

文章以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為例,指該機構的設立,既保障院校自主與學術自由,又可為公眾監察大學的公帑運用,顯示大學要向公眾問責,並不必然要以干預大學管治(intrusive)的方式進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