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文敏:不介意盧寵茂說過什麼,重點不是個別人士說什麼,而是對程序公義的執著

2015/11/5 — 0:41

陳文敏(朝雲 攝)

陳文敏(朝雲 攝)

【文/圖:朝雲】

4/11 港大 《香港法概論》第三版 新書發布會

陳文敏先說,儘管他和李雪菁教授都是《香港法概論》的編輯,但功勞還是首數陳弘毅教授,三位編輯中他付出最多。

廣告

當年編纂此書,有兩大原因。一是香港的成功有賴法治,應該加以普及;二是匱乏全面的中文法學書。

他說迤邐至今,兩大理由不但依然成立,而且愈益重要。一國兩制下的唯一分野,其實就是法律制度。當兩地經貿生活愈來愈近,我們唯一可以區別的,就是對法治的堅持,否則一國兩制便蕩然無存。

廣告

他回思70年代,市民需要按揭買樓,銀行卻擔憂97大限,年期愈來愈短,推動中英談判前途問題。若能以史為鑑,2047距今不過數十年,大概到2022年,便要考量2047問題。各界對未來前景,大抵未有腹稿,但未來十年便是時候探討。

而且十多年來,法律知識仍未普及大眾,即使有些知識份子受過高深教育,對法律亦不免一知半解。然而法治需要社會維繫,過去他已倡議,自中學起開始法律教育,學校卻苦無中文教材。

所以港大法學院已經推行教師培訓,希望法律教育能自中學起推廣。近來常見將法治和守法混為一談,希望此書能略盡綿力,讓民眾掌握法治的內涵,如是港人才能尊重司法獨立,堅持程序公義,守護法治。

* * *

筆者問陳文敏教授,他接受學苑訪問時,謂自己擔任院長,最大的成績不是蓋好什麼大樓,而是 Legal Clinic,即最近張達明先生建功的免費法律諮詢計劃畫。為何要致力於此?一般民眾不是已有法援,兩者有何分別?

陳文敏說,Legal Clinic 的目標,一來讓學生從實踐中學習,接觸真實個案;二來是以法律服務大眾。

他說香港有相對健全的法律制度,但法治能否落實,尚需其他因素。訟費正是其中一大門檻。很多人都無法承擔制度下的訟費。

法援有入息限制,而且僅限於訴訟。很多市民未必想打官司,卻不諳法律,求助的途徑很有限,當值律師服務未必涵蓋得到。

所以獲計劃義助的對象,正有相當比重為法援所拒。Legal Clinic 的責任,就是要填補這個空隙。

陳強調法治不僅在於制度,還須要種種補助,法律能夠適當地運用。

* * *

有記者問諸位作者,近來公民抗命和三權分立等議題,掀起連番爭論,新版有沒有增添相應篇章?

陳說他負責的法治篇,已略略旁及此議題。他說法治不單只守法,守法只是其中一環。他舉例問,為救人衝紅燈是否違法?他說輿論充斥「不守法=破壞法治」,但兩者並非單純地等價,法治尚蘊涵其他因素和考慮。

多位記者都追問陳,會否就校委「篤背脊」的言論,訴諸法律,他說要慢慢考慮。

陳進而說,由副校事件,到港大中大的校委主席俱懸空,反映問題不僅限於大學,還有整個香港。無論是大學領導,還是社會領導,都必須要有親和力,才能疏理不同意見,維繫到意見不一的人通力合作。

對於港大,他對李國章「有啲保留」。希望押後公布,乃尊重師生對李的意見,故而慎重考慮;若只為權宜而拖延,就沒有意思,「一個人唔會係幾個月間,突然變得有親和力」。

至於香港,他說這幾年來,政府的行事令好多有心人望而卻步。勝任的人多的是,但如今出任公職都要三思。如領導沒有親和力,不用人為才,而用人為政,是香港的大倒退。

還有記者問陳教授,會否參選校委?陳笑說「攞嚟搞」,沒有留意選舉的細節。「我諗選到機會好大,但會有反效果,唔係依個時候」。

筆者轉而問陳教授,於公,港大申請禁制令是否恰當?於私,他期不期望聽盧寵茂對他的評論?

對於前者,他認為禁制的範圍大闊,按現時說法,所限者不單止文件,還有相關資訊,校委會變得像神秘機構,比行政會議更加森嚴。而且沒有公開所有法庭文件予一眾傳媒,對其他媒體並不公平。

至於後者,他不介意盧說過什麼,那是他的言論自由。個別人士說什麼並非重點,關鍵在於校委會的決定,既偏離一向程序和慣例,否決一向會接受的建議,就有責任交代合理的解釋。重點是法治對程序公義的執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