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方安生訪牛津有感

2015/4/27 — 17:36

資料圖片:陳方安生(Wikipedia)

資料圖片:陳方安生(Wikipedia)

陳方安生始終雍容典雅,講臺上不急於談論時政,倒細述母親方召麐早於五十年代與牛津結緣,旅居異地,前後十年。去年母親百歲冥壽,她到訪牛津大學,正為主持母親畫展的開幕儀式。

今日香港,四分五裂,陳方安生深以為憾。她說,回歸以來,歷屆政府或有不足之處,但施政畢竟以港人福祉為依歸。現任特首梁振英則僅以執行北京指示為志業,上任以來,處處樹敵,其敵我分明、你死我亡的鬥爭哲學,既缺乏從政者應有的胸襟,亦使施政舉步維艱,單是先後明令問責局長杯葛自由黨、民主黨黨慶之舉,就令人費解之至。上屆特首選舉期間,陳方安生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指梁振英是變色龍,實有先見之明。

談到政制改革,陳方安生認為,從去年七月十五日向人大常委提交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的報告》到今年四月二十二日提出的《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都印證了政府缺乏廣納民情的誠意。她強調,提名門檻,既以六百票為限,北京又手握提委會約一千票,這樣的選舉,僅有普選之名,而無普選之實,行政長官的認受性,終無改善。

廣告

陳方安生語重心長說,她年事已高,有生之年,香港尚不至面目全非,她憂心的,是她百年之後香港的未來。這幾句話,與她數月前在《衛報》所寫,香港遭英國放棄、中國背叛之語,一樣沉痛。民主路遠,她寄語年輕人不要輕言放棄,學會團結,守護我們引以為傲的價值,而歷時三月的雨傘運動,正是兩套價值之爭的表現。

同樣的價值之爭,在陳方安生回歸後的經歷,已見端倪。在任政務司司長期間,陳方安生曾為香港電台編採自由辯護,對粵港經濟融合亦有所保留,至於康文署邀請異見作家高行健訪港、圓明園國寶在港拍賣等事,她都以合法為由,未加干預,以致左派圈子裡,群疑眾謗,必欲除之而後快。這樣的論調,出自今日官員之口,恐被視為大逆不道,但回歸初期,中聯辦對介入香港政治尚且有所忌諱,陳方安生的堅持,正是忠於一國兩制的表現。

廣告

陳方安生辭任政務司司長一職,據她二零零七年六月的說法,是不同意董建華貿然推行高官問責制。論者說,陳方安生憤而求去,全因政治任命制度奪去政務司司長公務員體系之首的地位,恐怕失之偏頗。陳方安生並非完人,行事大概有其私心,拒絕彭定康按慣例授勳,也或有更上一層樓的算計,但當她在回歸交接典禮時一如鍾士元憶述「端端正正地坐在中英雙方主席台上正中間,儼如寶座中的女王」,我願意相信,她懷抱的,從來不是九七後權傾朝野的好夢,而是履行一國兩制的使命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