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祖光質疑司法機構如不公正 警隊再努力也徒然 籲撐警「以武制暴」

2016/3/1 — 21:45

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今晚在協會春茗致辭時表示,香港是「自稱擁有司法獨立」之地,但卻有「教法律的專家」教人逃避法律責任,任意衝擊法律禁止行為的標準,又指最怕司法系統本身不公正,「就算警隊幾努力、執法部門幾公正,如無獨立、公正的司法系統,也是徒然」。陳祖光又強調,只有警察可依法「以武制暴」。

根據協會公佈的致辭全文,陳祖光表示希望香港司法要獨立公正,「最怕司法系統本身不公正」。有線新聞播出的現場片段中,陳祖光另表示,「就算警隊幾努力,執法部門幾公正,如果我們沒有一個獨立、公正的司法系統,我想也是徒然」。

講辭又顯示陳祖光批評,有「最熟悉法律的人、教法律的專家」,教人逃避法律責任,任意衝擊法律禁止的「最低行為標準」,質疑這些人不能教育下一代建設穩定香港,「是教育系統,還是司法系統出問題?」

廣告

講辭又指,只有警察可以依法「以武制暴」,其他用以武制暴為「借口」爭取任何主張、引發騷亂、造成暴動者,均應受法律制裁。陳祖光又指,香港只有警隊可以依法「以武制暴」,以種種方式、借口在法庭上逃避責任者,都是「無膽匪類」。

陳祖光在致辭最後,呼籲社會人士及「有良知」的人士,一同譴責發起「暴亂」的「暴徒」,並希望社會支持警隊依法執法、以武制暴。

廣告

近年,多個本土派組織提倡「以武制暴」,藉以與泛民主派及部份社運組織的「非暴力抗爭」區分。

附:陳祖光致辭節錄

幾個月前,我和家人到外地旅遊,那裡的人很有秩序和自覺性,不爭先恐後,而且互相禮讓。這使我很奇怪,他們不是因為要守法才這樣做,而是從更高層次的道德和內心的良知做出謙恭有禮,互諒互讓的行為。

回看香港,一個自稱有法治的地方,一個自稱擁有司法獨立的地方,卻有最熟悉法律的人,教法律的專家,教人逃避法律責任,顛倒是非,指黑為白事。社會上,又有些人以破壞法律,擾亂社會安寧,妨礙別人自由去爭取自己所謂的理想。法律所禁止的人類行為,已是我們所可能接受的最低標準。我們經常強調的法治,只是要求人們遵守最低的行為標準。

可笑的是,在香港,有人,甚至是最熟悉法律的人,連最低的行為標準,也任意衝激,又怎能教育我們下一代,以良知,以仁義,去建設一個互諒互讓和諧穩定的香港呢!是教育系統,還是司法系統出問題?又或是我們的道德觀念已經改變了?我們希望香港的教育系统,為我們作育英才。我們希望香港的司法要獨立公正,但又最怕司法系統本身不公正。

作為執法者,就只有努力依法打擊一切破壞法治的暴亂分子。我們不希望我們的下一代,生活在一個「以暴製暴」的暴亂世界。在此我祝願香港的下一代,能夠在有道德和穩定的社會成長。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先生,已經向暴亂的人發出警告。我們全力支持處長,我們嚴厲譴責發起,組織騷亂暴動的暴徒。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曾經批評有人講「以武制暴」是屬於語言「偽」術。…用武是要消滅暴亂,目的達到就要停止用武,這才是真正用武的武功。

在香港可以依法以武制暴,就是香港警察。

一切以「以武制暴」為借口,去爭取任何主張,引發騷亂,做成暴動,影響社會安寧的人,都應該受到法律制裁。那些以種種方式,以種種藉口,在社會上,在法庭上,逃避責任,逃避法律制裁,都是懦夫的行為,都是無膽匪類,都是不負責任,都應該受到世人譴責。

在香港,就只有依法執法的警隊和司法獨立公正的系統,才能令香港社會穩定安全,兩者缺一不可,否則暴力暴亂事件將會無日無之。我在此呼籲社會上有良知的人,一齊譴責暴亂分子,支持警隊依法執法,以武制暴。我祝願香港社會,能夠繼續安定繁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