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10/19 - 19:29

陳祖為教授:當重要嘅價值守唔到,溫和者都必須要抗爭

陳祖為教授(朝雲 攝)

陳祖為教授(朝雲 攝)

16/10ㅤ中大

陳祖為教授有感於當下局勢,在中文大學以「天下無道 — 我對當前局勢的政治哲學反思」為題開講,不但座無虛席,遲來的聽眾更坐滿梯間和通道。

陳教授條陳論証,當政府失去正當性後不同類型的反抗是否恰當,很多答案出乎意表,有些答案完全超乎筆者所料。

廣告

故陳教授再三強調:「我知道我講緊嘅嘢非常之危險,學術上嘅討論嚟啫(眾笑),唔係鼓勵你咁做,我講嘅嘢可能係錯。警方聽到之後唔好以為我鼓吹乜嘢。」

由於陳教授的論證深邃精微,無力一一筆錄,謹獻上錄音供諸同好

在問答環節,周保松教授問到陳教授應如何處理警隊;還有素來溫和的他對於運動的很多見解著實令人意想不到,是否因為梁繼平的付出而受觸動。

陳教授說暫時改革警隊無望。「警方繼續濫暴嘅話,係必須要抗爭,因為要保護自己。」長遠而言則要成立一個權力相當於廉政公署的常設機構,監測警隊運作。

對於第二個問題,陳教授感慨道:「我知你一定會問依個問題。」(眾笑)

陳強調自己的立場從來沒變,「溫和」不等於「中間路線」。

「有啲大陸嘅朋友問我點解咁『激』……我捫心自問冇改變過。溫和嘅人唔等於中間路線,中間路線只喺係兩端揀中間,會隨住兩端嘅轉變而轉變。」

「溫和係相信有多元嘅價值,有秩序嘅重要,自由嘅價值……對我嚟講一切都有價值,對一切價值嘅重視令我唔會偏頗。所以溫和嘅人時常俾人覺得思前想後,溫溫吞吞,因為每一個重要嘅選擇都要一番考慮,立場亦不會清晰一致。」

「唔係因為我係變色龍,而係因為我嘅多元價值,令我知道理想與現實要同時照顧,喺現實中 compromise 之餘,同時不放棄理想,保持追求。所以每一次判斷我都如履薄冰,唔會義無反顧,不問結果。」

「溫和者都會抗爭。抗爭分為 aggressive resistance 和 defensive resistance,前者追求未有嘅嘢;後者保衛現有嘅嘢。當重要嘅價值守唔到,溫和者都必須要抗爭 — 今日就係咁樣。」

「溫和者嘅信念就係,就算喺政治喺戰場失敗,但唔可以喺良知喺真理拱手相讓。」

陳教授總結時,提到古代儒家由「得君行道」,到明代王陽明轉為「覺民行道」,良知存在人民心中,知識份子的責任就是於民間播道。「道其實係政權嘅基礎。無論政權幾咁無道,民間都要執著於道,人民既冇權力,唯有靠道支撐我地。」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