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章明給我的「私人」電郵

2016/4/26 — 20:58

前幾天竟然收到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教授給我的一封電郵,看來我在Facebook所寫的感想的確引起了他的關注,令到他覺得要「私下」逐點的給我回應。他首先說大家是同行/colleagues in our own field, 希望我能夠聽聽他的說法。我真想讓大家看看他的回覆,希望有人可以了解一下我收到這樣的一封信,為什麼沒有覺得是行家之間的交流,反而覺得特別難受。

我有想過把他的電郵 post 出來,一來他是用平機會的電郵寫給我港大的電郵,但對話內容跟公務完全無關,即不是「公函」。二來其實我們兩個並不相識,只在一個於港大舉行的「 Twenty Years After the Beijing Platform」 研討會中碰過頭,問了他幾個與公眾利益相關的問題,我和他的關係,只是公職人員和監察者,那他以非私人電郵信箱來回覆我的公開提問,根本不是什麼不能公開的「私密」信件。

廣告

不過,基於禮貌,我還是先問他一句可否公開我們的對話,沒想到他竟然在18分鐘內回覆「不好」,陳教授對我的重視,令我受寵若驚!難道他感覺到當中的內容很有問題,所以要馬上阻止我公開,以免再鬧出一場公關災難?

我們既沒公務上的交道,也沒私人交情,而我在公開表態,他為何不在公共媒體回應,反而要暗地裡「私下」寄給我一封他所謂的 ” private communication – as personal information involving a third party was mentioned …”?還有,他為何要把一班對我有強大的影響力的 Third Party牽扯在內?

廣告

又如果陳教授真的認為是Private 的話,為何他不用自己的 Private email account 回覆,而要用一個與「叫我梁特」有同工之妙的「平機會主席」email account 回應我?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陳教授在電郵上,嘗試解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醜聞,但仍是沒有什麼說服力的答案。如果有,他早應該公開向傳媒解釋。這件事牽涉到很多學術方面的原則問題,academic integrity 的問題,也暴露出很多作為平機會主席應該看得見的不平等和不公義。發生這樣的事,如果這個平機會主席不是一班腐敗的人捧出来的,他是不是應該馬上下台?

我當然不會接受他在信上的解釋, 社會亦不會接受,很多團體亦不會放過他。國力事件是甚麼大家很清楚,陳章明如果不辭任,日子也不會好。

整封信最令人困擾的是陳章明教授在信尾的一段,他竟然跟我說他和我老闆很熟,令我十分不舒服。

"I have been working closely with X (我的教授同事)Y (我的教授同事)Z (我的教授同事)and T ( T 就是我的部門主管)in your Department, I hope they take me from a different perspective."

這一陣子忙著辛苦女協作劇場的演出,我盡量不去想太多,但我心裡還是耿耿於懷,他這一段說話究竟有什麼意思呢?今天終於有機會坐下來,飲一杯咖啡,寫下我心裏的疑慮:

1. 他為什麼要告訴我他跟我的老闆和同事一直緊密地工作呢?
2. 他為什麼提到我老闆的名字呢? 他會不會向我老闆『打招呼』呢?
3. 他不單認識我的同事,也認識社工界這麼多人,如果我真的要出來競選社福界功能團體,我會不會因而受到很大影響呢?
4. 他位高權重,認識港大高層和校監梁特首,我申請升職的事會不會像陳文敏一樣,一波三折呢?

這樣的一封不能公開的電郵,叫我可以怎樣呢?這樣的一位教授,我又怎能期望他明白自己的一封 所謂私人電郵正在挑戰學術自由呢?這樣的一位平機會主席,叫香港人可以怎樣?始終意難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