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美齡、Nazi Sympathizers、Swing Kids

2017/5/2 — 11:37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陳美齡掌教育局的小風波,有意見認為是一場美麗誤會,相信會不了了之,不過陳老愛国對「支那」一詞的憤慨言論[1],倒令筆者想起二戰前一段歷史。

發動二戰前的德國納粹黨,是一個頗為光芒四射的執政黨,帶領德國由一戰的頹態一躍成為經濟奇蹟,國內國外一時風頭無兩:

廣告

(Wikipedia:Economy of Nazi Germany - Pre-war economy

當日,德國國內固然有死心塌地的納粹黨支持者,但其實國外亦有所謂 Nazi Sympathizers、一群被納粹德國經濟奇蹟所迷惑的局外人,對納粹黨有正面評價甚至支持,其中英國貴族就是當時的表表者:

廣告

/And although few could claim to have been unaware of the official German policy of anti-Semitism after the 1936 Olympics in which Jewish athletes were banned from the German team, many were prepared to turn a blind eye in the face of the country’s extraordinary economic and psychic revival from the crushed and humiliated shell of a nation state it had been for all of the 1920s./

(The Daily Beast - How British High Society Fell in Love With the Nazis)[2]

留意當時國際對種族歧視不如今天般敏感,猶太人被歧視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情,當然,戰後被揭大屠殺就不可同日而語,歧視不是那麼敏感,但種族屠殺還是大逆不道的,所以 Nazi Sympathizers 戰後得悉真相便銷聲匿跡,不敢再提,而有部份 Nazi Sympathizers 可非一般擁躉,有深度介入政治的被看成叛國者,上絞刑台去也。

今日,我們有陳美齡一般的海外華僑,或是天真或是有野心,不逐一點評,但對中国共產黨愛護有加倒是一致,陳姥夠膽在日本電視節目上展示南京大屠殺的照片,卻未見陳姥在中国中央電視台展示六四屠殺學生的照片,民權自由暫時可以 turn a blind eye,愛国第一就是大道理。

無獨有偶,納粹黨治下,亦需要一番努力幫國民洗腦,由幼稚園至大學無一不覆蓋,當時一班崇尚英美自由風的反叛少年不服,於是自我組織稱之為 Swing Kids[3] 與納粹組織抗衡,當時 Swing Kids 對納粹德國不滿到一個程度甚至喜用英語不用德語交流,情何以堪。

如果有時光機返回現場訪問一眾 Nazi Sympathizers,相信一如今天的陳美齡,他們都會無法理解為何在納粹黨的「英明」領導下,Swing Kids 會如斯表現,大嘆教育失敗,不熟悉歷史,忘記了祖國一戰的屈辱,不愛國,不識好歹,「幾萬條屍在地底度叫」[4],令人痛心。

當然,要比較,「支那」一詞可能又是非一般,不止是 Swing Kids 不喜德語這麼含蓄。不過,筆者當日聽見宣誓疑似有「支那」發音一詞時,倒沒有老愛国那麼氣憤,因為筆者當時只聯想到 ChiNazi,感覺是拍案叫絕。二戰的「支那」早已逝去,現今活在眼前的人民公敵倒是實實在在的 ChiNazi 政權![5]

人類總要不斷重複錯誤,直至歷史又一次證明人類的愚蠢,這才真正令人痛心!

 

注:

[1] 眾新聞報導陳美齡如是說

/ 「港獨可以在大學討論,但中、小學不應討論,因學生未夠成熟,學校都未教晒嘢。要討論的話,老師要全部學過晒,但我哋連抗日戰爭都無教,點樣講港獨?抗日戰爭都無教,有人才說『支那』。學校無教抗日戰爭,你來教港獨?沒資格講。」

「你夠膽咁宣誓,幾萬條屍在地底度叫,呢啲就係教育失敗。我們的教育要負責任,佢唔知道『支那』是什麼意思,係以前有人用過,抗日之後就沒人用,日本現在也是禁語,佢哋都覺羞恥不用這個字,除非特登用來歧視你。點解香港有年輕人會咁講,唔係佢哋有咁毒嘅心、想得罪咁多人,而係佢哋唔知。」/

[2] The Daily Beast 較為煽情,另外可參考公信力較高的 The Washington Post - What the queen’s Nazi salute says about British high society in the 1930s

[3] Swing Kids 其實並非政治組織,只是一班崇尚英美自由風的少年,熱愛當時英美流行的Swing Dance,抗拒納粹黨推動的國家社交舞這類思想箝制的活動及教育 ,所以得其名。當時有明確反納粹路線的政治組織是 White Rose,一班主張非暴力抗爭的學者,後期與 Swing Kids 有聯繫,但並無聯合行動。不消提,在「愛」國人士的協助下,洗腦、收編、或是處決,反對聲音最終一一被納粹黨收服。

1993年電影 Swing Kids 就是取材自當年德國的 Swing Kids。

[4] 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是富爭議性的,估算由四萬至二十萬不等,日本一方傾向低算,「幾萬條屍」應該是站在日本一方的說法。

[5] 中國在共產黨治下,單是土改已估計殺了一百萬中國人,還有反右運動、西藏血的歷史、香港六七暴動、六四… 中國人跟中国共產黨的帳不知可以從何算起!

/Mao envisaged that "one-tenth of the peasants" (or about 50,000,000) "would have to be destroyed" to facilitate agrarian reform.[108] Actual numbers killed in land reform are believed to have been lower, but at least one milli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