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肇始現象反映文官放棄管治

2019/11/4 — 10:20

陳肇始出席自願醫保計劃啟動禮(政府圖片)

陳肇始出席自願醫保計劃啟動禮(政府圖片)

周日下午一時三十分左右到達政總添馬公園,剛走過 iBakery 食店對開,已見到市民怒氣沖沖迎面走來,說公園變了「私園」,防暴警正在驅趕市民,「放假想行吓公園都唔得!」她們都是上了年紀的女士,沒甚麼裝備,只是一般市民。目測公園內計上外傭也不到 50 人,一位銀髮叔叔說:「仲衰過日軍!」當時沒有任何群眾聚集,警察便自行決定封閉公園,理由是「擔心有人集結」。這就是軍警政權下的香港日常。整個城市已交由軍警管治,文官幾個月來人間蒸發,徹底失蹤,市民完全感受不到政府官員在管治,除了警察。

上周屯門不明氣體事件,直接導致警民衝突,鎮暴警進入私人屋苑,迫令住客下跪,令公眾極為憤怒。這件事在一般情況下,不會變成如此醜惡場面,因為政府民政事務總署轄下屯門民政專員第一時間會召集地區環保、衞生部門開會,公佈調查過程,而食衞局局長及環境局局長也第一時間現身,平息市民憂慮。如果不明氣體並非來自大興行動基地,就要交代清楚政府估計的來源。目前仍有居民投訴子女出紅疹現象,事件未平息。還記得在政府工作時,同政務官談起,他們說當地區政務專員時,面對越南船民營暴亂,也要在場與指揮官聯合行動,負責現場的統籌。屯門不明氣體事件反映了香港政府已徹底失去管治意志!更可悲是連帶問責制也完全崩潰。

成警察應聲蟲任其濫權

廣告

食衞局局長陳肇始變成了軍警應聲蟲,市民擔心藍色水、催淚煙影響健康,她二話不說,表示一概沒有問題。除了撐警,就是撐警,衞生署從不公佈化學武器成份,就說對健康沒有影響。專業人士在國際刊物《刺針》發表文章,指濫射催淚彈影響健康,她又撲出來反駁說沒有影響。前線工作的記者四個月來受化武影響,已出現各種健康問題,屯門不明氣體導致出疹,有沒有一個衞生署醫生可以回答我們,究竟發生甚麼事?為何由大陸供應的催淚彈,會同時有燃燒彈的殺傷力?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更全程失蹤,連面對公眾的勇氣也沒有。

經商局局長邱騰華除了懂得批評美國之外,有否看見軍警的瘋狂舉動,在柏麗大道遊客區狂射催淚彈,在半島酒店門外毆市民,萬聖節蘭桂坊戒嚴,另一邊廂就貼錢給旅遊業,又去海外宣傳,這些門面工夫實際就是利益輸送。事情本來就很簡單,當香港一日不回復正常管治,鐵路站可隨時關門、公園可隨時封閉,所有節日慶祝隨時取消,也不可能有遊客回來。而造成這局面是因為文官放棄了他們應有的管治責任,任由警察濫權,為所欲為。萬聖節當晚蘭桂坊大老闆盛智文已準備好私人保安維持秩序,沒有人威脅會破壞商舖,真正製造亂局的其實是防暴警。在 6 月中至 7 月初期間,我們仍見到政府努力維持正常管治,但到 8 月北京宣佈「止暴制亂」總路線後,文人政府交出權力予軍警,於是亂局由此擴大,警察得到各種各樣的執法武器,於是就實施無差別攻擊,普通市民對公民自由飽受踐踏看不過眼,只有堅持反抗。

廣告

市民對警察暴行心痛惡絕,但大家細心想想,那些每月仍淨袋 33 萬 5 千元的問責局長,其實更加可恥。將猶太人送入毒氣室的納粹黨衞軍指揮官當然邪惡,但那些袖手旁觀,一副事不關己姿態縱容軍警暴虐的文官,其邪惡程度不下於軍警。尤其是陳肇始、羅致光二人,大家記住這些曾經是大學教授的官,記住他們的名字。

原文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