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茂波的 Procrastination

2015/11/19 — 13:34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 (資料圖片)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 (資料圖片)

英文字中,有個字叫procrastination,即拖延、耽擱,把要做的東西均用「拖」字訣來「解決」,結果要做的事情卻愈來愈多,最後乃至堆積如山。

若說起中國歷史中的「procrastination」,我不其然地想起明朝萬曆皇帝的「留中不發」。留中不發,故名思義,即把臣子的奏摺留在宮中,卻對之不予可否,既不批示,也不把發給臣子處理。

如此一來,奏摺無論事無大小,都被皇帝的個人喜好而被procrastinated。俗一點來說,就好像梁烈唯那一句「我係擦鞋呀,吹咩」──我係鐘意拖呀,吹咩?

廣告

若說起狼英時代的「procrastination」,我不其然地想起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就丁屋問題一事的解說。陳局長指出,丁屋背後所涉的利益龐大,估計當中的訴訟可達至終審法院,是以沒五七十年,也沒法把問題解決。

把問題押至半個世紀後才解決,爛攤子就可以留給接班人,自己則不帶走一片雲彩,無冠一身輕,既能解甲歸田以調理農務,也能遊山玩水以官到無求。把丁屋問題加以吹噓吹噓,陳局長就能名正而順地procrastinate,在任內不用解決。這樣的procrastination,何樂而不為呢?

廣告

陳局長的procrastination,勉強也可與萬曆帝的留中不發媲美。異者,乃是萬曆帝毫不出聲,陳局長卻口出狂言;同者,乃是兩者皆打拖延戰術,問題得不到解決。陳局長的策略,似乎比萬曆帝的更遜一籌。萬曆帝完全不發一聲,旁人則無法得知他心裡在打什麼如意算盤;陳局長一出聲,頓時就把他心中所想的表露出來。陳局長左一句「牽涉法律問題」,右一句「 大家沒有共識」,這些卻只是煙幕而已。實際上,他只是不想得罪權貴,企圖配以「語言偽術」,耍耍太極,胡混過關而己。

萬曆帝貴為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皇帝,我等凡夫俗子只能言聽計從,心中的不滿也只能噤若寒蟬。可是,陳局長作為市民的公僕,並不能像萬曆帝那般隨意地把事情拖延。納稅人用高薪聘請一位局長,是希望他把問題解決,而不是被問題輕易解決。

解決丁屋的問題,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