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雲不獲續約一事:我們需要知道信仰著怎樣的自由

2016/4/16 — 17:11

【作者:陳培興/書寫隨興】

最近就陳雲不獲校方續約的一些想法。我知道這個時候提對他的質疑一定不討好,亦會得罪一些朋友,但我不想有甚麼避忌。

其實陳雲是不是被政治打壓,是要先等校方公開回覆才能判斷。無論陳雲是否真的過不到學術評審,客觀上又是否有充分的理由都好,假如校方最後給予的理由是不充分,那就可以質疑是政治打壓。因為可以看得出他們純粹是找藉口,而其實沒有理由不續合約,但要看看他們如何解話,我們沒辦法現在判斷。

廣告

上次我提過校方嚴格來說沒有懲罰陳雲(不是解僱),如果陳雲是因為沒達到學術評審而不獲續約,那麼這個理由未必不合理,因為它是所有教職員都要達到的要求,我們最多可以質疑現時的學術制度,使得教授往往都要困在象牙塔造論文。但是,我亦提過就算是學術評審不過,那亦可能存在差別對待。假如情況是還有其他教職員同樣不達要求,卻只有陳雲不獲續約。

以上是針對這件事的一些常識性的看法,但如果只是停留在這個層面,那亦沒有甚麼意思。因此,我想假設陳雲是能過學術評審,而校方又是以歧視仇恨言論為理由而拒絕續約,然後說一些自己的看法。

廣告

我認為這裡一定會牽涉幾個重要問題,包括是言論自由的界線(包不包括保障歧視仇恨言論)、校方有沒有權力因此而懲罰陳雲,以及應不應該這樣做(以警告、解僱、或不續合約的方式)。我知道有不少人,包括我以前,都是認為校方上次發恐嚇信會帶來很多不好的後果,譬如是寒蟬效應,教師往後都要留意自己在 fbk 的言論,有可能會被校方監視和作證,而最擔心的也是一旦有懲罰的先例開了,往後校方便會濫用這些機制,最近嶺南同學因為圍堵會議而被傳召紀律聆訊,也有同樣的問題。

然而,以上都是對校方意圖和預期後果的猜測,假如不作這些猜測的話,就要回去問不續合約本身有沒有問題。以前我也聽過有些歐美例子是因為教職員的歧視言論而被校方懲罰(不是政府),但卻只是聽講,實際上的情況並不清楚。但無論如何,這些做法都要訴諸理由,不會因為是歐美的做法而合理。而且,通常我們會覺得假如社會上沒有相關的規例或法律,那麼校方亦沒有權力、也不應該懲罰教職員,除非這種懲罰是在機制內容許,否則就超越了學校的角色,它不是政府,不可能自己執法。當然,校方有可能說是基於校譽的考慮,但單純以這個理由也于理不合,因為它把學校看得好像商業機構一樣,只是照顧形象,完全不用考慮有沒有公共理由。

所以根本的問題是,到底校方有沒有一些公共理由而拒絕續約。但要回答這個問題,可能就要先問「歧視仇恨言論應不應該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過去我也曾在論壇上質問過鄭國漢,當時我是認為校方不應該因此而懲罰陳雲,當中除了是對校方的猜忌,同時也有言論自由的考慮。

以前我是比較傾向包括歧視仇恨言論,要詳細說當中的理由可能會比較複雜,因為它牽涉到怎樣為之對「平等尊重」的最好理解。有些哲學家覺得,無論一個人所偏好的價值觀念或言論是怎樣,只要我們尊重他有道德責任能力,那就沒有理由限制他的任何言論,即便這些言論充滿著冒犯、歧視甚至是仇恨,也都是不應該管制的,因為那些管制會限制他人的個人自主、蔑視他人對其人生信念的追求,因此是不正當的。

但受到近年一些右翼發展的現象影響。現在我的想法有些改變了,我開始覺得不能夠不考慮實質的經驗和價值取捨,陳雲在 fbk 的確有一定的公共影響力,而現實上也不可能避免這些言論造成對其他被仇恨群體的壓迫,使得他們在社會上受到不合理的差別對待,不能夠平等地追求自己的人生,而極端的仇恨言論亦往往會侵害了被仇恨的群體成員的基本尊嚴,這些都是近年實實在在可見的現象,同時是現實上難以平衡的困難。而現在,我會更加傾向於歐美的做法,雖然一方面會擔心否促成校方濫權、但同時又要顧慮右翼捆綁和利用著一些價值原則而散播歧視仇恨言論,這往往在現實上都會產生一些困局,有時會使得人們難以決斷,但正正亦是最需要判斷力的時候。

最近我亦看了不少評論,但我不同意有些人只是考慮意圖,我當然不相信校方完全沒有政治意圖,但問題是如果僅僅有意圖都算是政治打壓,那根本不可能冇政治打壓。校方總是有這些意圖,誰會不知?問題是這會使得無論最後校方公開甚麼,陳雲又能不能夠過到評審、歧視言論是不是應該被考慮,我們通通都不用理會。只要是對著這些政治人物,無論校方做甚麼都是政治打壓,我們都不理會意圖外是不是有其他充分理由。

又如果最後是以歧視言論拒絕續約,我也知道有些人會認為是政治打壓,但這視乎我們會否視「散播歧視仇恨言論」也是屬於「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迫害他」。有些人是這樣描述,但老實說,這個描述非常之輕,也太便宜了,如果接受的話,基本上就不可能拒續合約,因為教職員當然有選擇政治立場的自由,怎可能否定這種自由。而同時,如果人們真的這麼想的話,也自然會認為其他人都是雙重標準的契弟,因為同樣是升遷續約委任,但邵家臻有人撐,而陳雲就沒。

但是在這件事上,假如最後陳雲是以歧視言論而被拒絕續約,我不同意只是考慮校方的意圖,而不獨立地看看有沒有充分理據和差別對待;同時,基於以上的理由,我亦不同意把這件事作類比來批評雙重標準。但如果人們真的這樣想,以上就可能是我們的分歧。

最後我想說,因為陳雲這件事,最近無論左右都立即有很多人出來說「教職員的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受到侵害。」但其實大家根本就沒想過到底這些自由的內涵應該是怎樣,以及保障著甚麼言論。我們連陳雲是因為甚麼理由來被拒續約也不知,亦不知道到底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是不是可以保障他,這種時候訴諸這些價值,只是反映我們的魯莽和愚昧。

 

(作者簡介:在香港修讀哲學,個人網誌《書寫隨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