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雲辯證法

2015/5/10 — 12:26

雖然就和許多人一樣,我也時常弄不明白陳雲論述的真義,只見他一時熱血沸騰地倡言某套主張,一時又說那都只不過是鼓動民粹的策略。可在他自己看來,他倒是有一套非常嚴謹,邏輯一致的政治理論。在《香港城邦論二──光復本土》的序言裏,他說:「我的政治理論的用心,出自儒家誠明之論。政治理論首先要邏輯維持一致,要誠實,不要欺騙,此謂之誠。其次,要繼承文化傳統的理性,此謂之明。這就是《中庸》的誠明之道,自誠而明」。

那麼,他那一致而又誠實的理論到底有些什麼內容呢?簡要言之,就是「漢賊不兩立,王道不偏安」。其中,「漢賊不兩立」既是描述事實與來自這個描述的行事規範,也是一個短中期的策略。所謂「事實」,指的是繼承了華夏正統的香港,和已經不再是華夏的那個現代中國,乃兩個截然不同的區域和社群。所謂「規範」,就是這兩個區域應該嚴守分際,尤其香港,必以「城邦建國」的手段維持住本土生命,方能自保自立。如此描述,如此規範,便是不少人津津樂道的「城邦論」基礎。不過,再往下一層推演,這套很容易讓人誤會是要港獨的理論,就變成了一道台階,其真實目標乃一個港人不偏安於一隅,行王道於天下的「帝國」(或者『華夏天下』)。於陳雲眼中,城邦建國也好,北向殖民也好,這全都是「順勢而行」,現實得不得了。於是他又免不了一貫風格,自吹自擂地問:「我的政治理論的威力在這裏,大家看到了吧?」

廣告

首先,我們必須清楚,他這套「理論」並非政治哲學意義上的理論,也不是以闡明現實為主旨的社會科學,而是一個打算安排政治現實的規劃。既然如此,大家當然可以要求陳雲說明這一切規劃應當如何實踐出來。更何況陳雲這麼喜歡談論現實,總在指導大家行動的方向。

關於城邦建國,其大義是香港本係城邦,大陸與香港也本來就是邦聯的關係,只是掌權者不願承認而已。所以「反蝗」和其他「勇武」抗爭手段,目的全在逼迫當局承認這個「現實」。只要他們接受現實,接下來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至於為什麼很容易連帶煽動起港獨情緒的「勇武」手段會逼得掌權者承認「現實」,而不是促使後者更加緊了對那個「現實」的改造(也就是把一國兩制帶往一國一制的方向)?我不知道,因為陳雲也沒有說得很詳細。但姑且就當眼下右翼本土主義厲害,勇武得嚇怕了北京,使中共不能不放生香港,讓你「城邦建國」好了。接下來又該怎樣實現那王天下的大計呢?

廣告

陳雲認為,那個正名了的香港很了不起,有如「華夏梵蒂岡」,以文明垂範天下,於是「中共可以面對其蘇俄正統來源而不必急於隱藏,他們可以正視其域外蠻夷來源,緩慢復漢」。再明說一點,意思是「中共可以借助香港過橋,安度政治與文化轉型,不乏驟然失去政權」。不只如此,就連台灣也可以「釋放其華夏文化負擔,安心成為一個建政於台灣、歸心於台灣的華人政體,其情況猶如南韓,但比南韓更為接近華夏,因為台灣會與中國、香港和澳門結成華夏邦聯」。換句話說,香港城邦論的厲害在於:一來安了中共的心,使之掌權之餘還能在文明上偉大復興;二來還能順便解決兩岸問題,讓台灣一邊台獨一邊和中國華夏各表。但問題是該怎麼讓中共和台灣接受這麼厲害的主張呢?

第一步原來是要和「北京商討拓展領土或管轄區」,因為香港的文化必須向外擴張,其工業也得重新發展,新移民也最好能安置在廣東開設的「新殖民區」。有了這塊能夠輻射內地的「新殖民區」,不只可以解決香港地價過高的問題,還能帶頭改變中國,令它真正「與世界接軌」。聽起來,這和梁振英倡導的向廣東買地與河套發展,或者深圳的前海方案差不多;但陳雲認為他心目中的「新殖民區」是不同的,因為後者真由港人管治,而且還會擴展到東莞、惠州,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大香港」。

為什麼中共又要吐出手上的東西,讓你香港反向殖民呢?簡單地講,就是為了未來的崩潰。因為香港屆時能夠維持憲政秩序,保住中共的利益。萬一中共不信邪,硬要統治香港,那麼「一旦中國崩潰,中共滅亡而香港自治自立」,香港就可以用每天向大陸發出一萬張二級公民身份證的方法,「在國際勢力的保護之下,將中國殖民」。正如幾乎所有右翼本土主義者似的,陳雲也相信中共必然要崩潰。分別在陳雲還相信中共也知道自己快要完蛋,所以遲早得清醒過來,乖乖地和城邦派合作。

再說一次,儘管我始終不知道在中央商談香港普選問題都如此困難的情況下,中共為什麼會忽然發現國師的偉大,醒悟他這套東西是千載難逢的錦囊妙計。但我還是善意地當他得計,就讓習近平在腦海中禮賢俯就,求得卧龍出山,鳳雛現世好了。因為不這麼做,中共將來說不定真的會亡黨亡國,到時候利益盡喪,又怎麼對得起八寶山上的列祖列宗?

然而,叫人吃驚的是,說好的救命單方居然是具屠城木馬。不到五頁,陳雲筆下這套中共不敢不從的分析竟然出現重大轉折:「大城邦計劃提供的文化自立、政治安全與資本保障,足以引動整個大陸的人民。屆時嶺南文化特區成為國上之國,共產黨的中央統御力量勢將崩潰。大城邦計劃要成功設立文化特區,須要中共陷入艱難管治的局面」。其中一個令中共掉進危機的關鍵是「托柱換樑,將過往共產黨統治設下的黨委分階段撤走,以合乎現代規章的市議會取代」。

大部份右翼本土主義者的具體政治主張都預設了太多太多的想當然,同時又太過缺乏實現那些想像的條件說明。在這些人當中,陳雲的特點是他標榜體系,好談實際。不說別的,就看我剛剛勾勒出來的這條推理好了:

一、中共不能不讓香港城邦自治,也不能不讓香港北上擴展成一個大香港城邦,因為它要自救,為了將來的衰亡做準備。

二、香港要成為一個大城邦,中共就要自拆牆腳,好讓自己陷入艱難管治的局面。

如此實際的理論體系,各位看得懂嗎?我看不懂。許是鄙人愚鈍,未克領會陳雲陰陽辯證之道術的奧義,恐怕還得等他下一冊大作,揭示深藏在這一切迷障背後更宏大的計劃。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想像最實際之四.完)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