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陶梁筆戰】陶傑:民族性是學術

2015/6/24 — 12:01

梁文道與陶傑就「民族DNA」一說展開筆戰,陶傑今日連續第三日回應梁文道的質疑,強調「民族性」是一科學術。

陶傑在今日專欄〈書單未完〉中介紹活躍於上世紀初的英國學者柏克(Ernest Barker)的學說。陶傑認為,對世界很多衝突而言,「民族性」幾乎是最合理的解釋,批評研讀左派理論者,在二戰希特拉屠猶後將「種族」一說視為禁忌。

民族性的研究,是社會科學,但因為希特拉屠猶,「種族」這個名詞戰後變成左派的禁忌。然而,對於理性和科學,禁忌就是約束。非洲沒有文明,羅馬地中海有文明,這是事實。拉丁民族性,與中國民族性不同,這是經各方資料綜合歸納的結論。世界許多衝突,「民族性」可以解釋,而且幾乎是最合理的解釋。但是一些讀左膠理論的人,喜歡佔奪高地,指「民族性」是一個種族主義的名詞,這種怪論,愚昧的人才會相信。

廣告

陶傑又列出三本英國人論述英國民族性的書籍:

1「英國人」(The English: Are They Human?)作者雷奈爾(G. J. Renier),一九三一
2「帝國與英國人性格」(Empire and the English Character),作者狄德禮(K. Tidrick),一九九○
3「觀察英國人」(Watching the English),作者霍斯(K. Fox)

廣告

梁文道週日在《蘋果》專欄中撰文〈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指陶傑是香港最早將身體隱喻帶入中港問題討論的作者,經常使用「DNA」字眼;梁文道認為,陶傑所講的「DNA」可理解為「民族性」或「文化本質」,而這兩個概念在社會科學上有爭議,「不夠嚴謹,而且過時」。

梁文道形容,陶傑將「民族性」具體化成「DNA」,「彷彿民族性是種深深根植在一個身體上的東西,難以割捨,怎麼自覺怎麼改造都不會有用」,形容陶傑的演繹「近乎種族主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