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陷荃灣反送中巷戰 台女:警民裝備落差之大,願台灣永遠沒有用上這種經驗的時候

2019/8/29 — 18:56

【文:黃燕茹】

(接續)
(各方手足們別擔心,我已經離開香港:D) 
(現場不拍攝手足,當然是拍照我自己囉。) 
(藍絲我很有禮貌的,統一在此回覆:閱。)

荃葵青遊行抗暴來到傍晚入夜時刻,遊行人潮經過催淚彈的驅趕,示威手足們分散或者遁入荃新天地商場,或者在街區外持續示威。

廣告

防暴警察在大河道施放了多枚催淚彈。正當自己天真地以為能夠奔逃遠離此刻被催淚彈投射的戰場時,到了下一個街區時卻又突然聞到濃烈的刺鼻煙硝味,原來這裡剛剛也才剛被丟過催淚彈。幸好,只能說幸好荃灣下著雨,可以沖淡一些催淚彈煙霧所造成的皮膚刺痛。

荃葵青遊行後的警民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荃葵青遊行後的警民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廣告

整個荃灣周遭,就是戰場。

許多示威者在稍早前初次黑旗發射催淚彈時奔入商場內尋求避難,速龍小隊卻上了荃新天地的天橋。

在商場外的示威群眾,於沙咀道搭建起路障。我和衝衝子們在想返回楊屋道時剛好親眼撞見水砲車。

「啊水炮車啊!」港女一陣悲憤的吶喊。

我看向她所指的方向,兩輛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水砲車就在眼前,荃灣的今天是香港第一次出動水砲車驅離示威者。

「我有遇過水砲車。」我鎮定地回答。
港女透出震驚的表情。

「2014 年台灣也有出過。」
「看它的管線噴口,噴口決定水的方向。」我回說。

「太好了,遇到有過水砲車經驗的人!」港女如此回說。
但其實台灣經驗到底能夠用上多少,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但看來不是很有用。

大批重裝鎮暴港警圍繞水砲車,突然這個時候,港警轉彎朝向正在沙咀道的我們而來,救護義士和手足大喊:「跑啊!!」

要重返楊屋道看來已經是不可能了。

Telegram 上持續不斷更新現場資訊的有線新聞 i-Cable News 跳出文字通知:「18:01 警方水砲車沿大河道向沙咀道前進」

嗯,我們就是這則在現場的人!!

有線新聞 i-Cable News 上的每一則反送中現場資訊,都代表著有一批衝衝子/女正在奮鬥當中,這是台灣所沒有的大量與最即時情報傳送;台灣多是透過直播主的影片,但也很難抓取和散布現場情報,除非很幸運你剛好有看到。

我跟著示威者手足們繞到海壩街和眾安街口,嘗試往聯仁街示威者們正在築膠板防線地點會合。手足們也開始在眾安街設置路障,時間已完全入夜,荃灣街坊紅綠燈停了,進入可怕的巷弄戰。

與防暴警的巷弄戰因為能夠目視到警隊時往往已經距離不遠,因此精神壓力非常大,是以後一點都不想再遇到的那種,警民之間裝備又落差極大,此刻在荃灣巷弄街坊當中的我,願台灣永遠沒有用上這種經驗的時候。

從下午的遊行到現在入夜晚,全身也淋濕好幾個小時。

救護義士說:『小心,這裡離黑社會很近。』香港現場四處遊走急救的救護義士根本就像是電玩遊戲當中的關鍵村民神力,已到成為某種守護神的程度。

「催淚彈還可以看發射出來的路徑,但其實最可怕的是黑社會....」港女壓低音量說到,手放上腰際的紅十字急救包,真心希望沒有用到的時候,我想,到了那時我也只能跑了,努力的跑;現場的上百位手足們共聚街頭討論,決定一起行動往德士古道前進。

從商場大樓穿越捷徑,看見許多勇武港男一穿黑色束裝盔甲在建築物內重新整裝,要問我覺得香港男生如何?

根本帥.到.爆♥️好靚仔啊啊///////!~~
雖然很想現場問可以認識嗎?但是這時機好像都不怎麼對
平常對靚仔感到普通,但擺到反送中現場
就是一個字:帥
再忙,都要從台灣飛來香港,願曾與你並肩在街頭♥️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支數人的小隊警察從街角轉彎處衝出現,街頭衝突爆發,其中一名港女醫療義士拉著我說:「台灣人別去太前面,等等真的很危險時候,妳就直接躺下吧,我不想妳被抓走啊!」

對不起,台灣人這時候在前線還是不太有用。
在往後跑在路上,聽見手足和救護義士大喊:開真槍了!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待續)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