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陸客人潮與光復香港

2015/2/16 — 17:54

香港境內跨境大陸旅客及水貨客(走私犯)問題相當嚴重。農曆新年前夕,陸客蜂擁來港掃貨。除粉嶺、上水之外,元朗、屯門等地相繼失陷。當中有跨境訪港購物的旅客,也有職業水貨客(走私犯)。其中,由於屯門及天水圍均有巴士往返深圳灣口岸,於是每逢午後即有大批陸客等候城巴B3X線等巴士,香港市民一位難求。此外,屯門新墟開滿藥房,主要客戶已由當地居民改為跨境陸客,交易習慣和文明程度為之丕變。行人路上處處壅塞,市場物價更被推高,影響基層市民生活。

2月8日,熱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線、學生前線及屯門人屯門事等本土政治團體發起「光復屯門」行動,類近2012年9月的「光復上水」行動,約有400名網民響應,抗議上述陸客問題,高呼「取消一簽多行」、「滾回大陸」及「大陸人飲中國奶」。示威者先到巴士站向陸客報以噓聲及豎起中指。再到新墟仁政街包圍一間藥房,高呼「我要買口罩」及「鳩嗚」等口號,藥房職員隨即關門,然後示威者轉進其他藥房門外,並與警察展開罵戰。隨後,示威者轉入大型購物商場,與陸客互相指罵,部分商舖落閘關門。在屯門時代廣場,事件最終演變成衝突,警方聲稱有警員被踢而一度昏迷,並且在商場內至少3次施放胡椒噴霧,多次揮動警棍驅散人群,最後平息事件。多人受傷,13人被捕。

這次「光復屯門」行動,以及隨後在2月15日發起的「光復沙田」行動,當然是激於義憤「勇武」表態多於追求即時實效。誠然,參與者的主張雖然相當有意義,但其言行和表現確有值得商榷之處。怒髮衝冠謾罵陸客,中指罵娘踢館圍舖,既成全不了別人,也成全不了自己,因為只是針對問題表象,沒有直擊問題核心,既不治標,也不治本。病灶之所在,既不是沒有從事走私而只是貪便宜的大陸旅客,也不是力圖賺錢謀生的藥房東主,更不是依法當值執勤的警務人員。

廣告

問題的核心在於「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

「一個中心」就是香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急速中國大陸化(赤化)。「四個基本點」就是:一、大量開放個人遊一簽多行而不設適當制約、矢志促進港中融合及港深同城化的港共政權;二、故意不向水貨客(走私犯)執法甚至包庇分贓的中共地方貪腐政權;三、造成與放任全國充斥偽劣商品導致大陸民眾互不信任進而湧港購物的中共中央專制政權;四、文明及公德程度一般(但非全部)較低的大量陸客,其言行污染香港社會,甚至產生近墨者黑的惡劣效果。

廣告

還記得2月6日,粉嶺裁判法院法官吳蕙芳一天先後審理了23宗有關走私奶粉案件。她表示香港走私奶粉問題十分猖獗,經粉嶺裁判法院處理的違反限奶令案,從2013年的2700宗增至2014年的5000宗,情況「非常觸目驚心」。她認為這是一個社會問題,並稱「自己國家製造的奶粉,自己都不敢吃,真是可悲,極之可悲,是一種國恥」。她的說法雖然切中肯綮,但未及上述四大基本點全面,也未突顯本土利益與本土文化所遭受的衝擊。

從上述四個面向看來,示威者的「光復」、「挑釁」或「圍鬥」等手段,以及「蝗蟲滾回大陸」等口號,恐怕是情緒發洩多於冷靜說理,沒有專志深入揭示和批判上述四大基本點,反而把店舖東主、沒有走私的大陸旅客、執勤警員、異議市民視為「鬥爭」對象,尚未切入問題本質,反而只是針對問題表象煩躁大罵,甚至把自己好勇鬥狠的狷狂格局暴露出來,未免可議。

話雖如此,我依然認為「光復屯門」及「光復沙田」人士還是能夠掌握到目前香港社會向下沉淪的一大重要關鍵,遠比某些聲稱「泛眾愛」和把一切問題簡約成「階級矛盾」的偏執人士來得清醒。拋開「光復屯門」及「光復沙田」行動的某些可議行為不談,聚焦上述「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進而開出解決問題的藥方,已成當務之急。

有人建議設立「邊境購物城」,據說目前已選址在落馬洲新田村路附近,佔地40萬平方呎,最快今年9月開幕,預計每小時可應付3000人流。然而,此舉既推高鄰近地價租金,又涉及鄉郊土地用途及保育等問題,更無法保證購物城內售價不高於市價及確保陸客不外流其他地方,終究一廂情願。跟某些人士主張「陸客分流全港各地」的提議,相互矛盾,同樣愚蠢。

又有人建議不如寓禁於徵,徵收「陸路離境稅」,但是如果只是增加陸客購物後返回大陸的些微成本,收個50元或100元,那就沒有對症下藥,無法改變陸客根本不信任陸貨的「國恥」現實,亦即無法扭轉上述第三個「基本點」,因此徵稅幾乎完全起不到實質作用,反而肥了港共政權庫房,甚至促使走私集團考慮地下走私,或者改用海上「大飛」運貨,得不償失。

另有人要求特區港共政權做好以下三點,終於能夠真正切入上述「四個基本點」:一、要求港共政權取消一簽多行,實施一簽一行,同時大幅削減陸客個人遊開放城市、人數及留港時間。政府官員聲稱即使改為一簽一行,也只能減少約3%水貨客,但是真偽存疑,況且做事從來都應盡力而為,不以善小而不為。二、要求港共政權嚴格執法以維護香港社會秩序,把便溺吐痰喧鬧的陸客繩之於法,酌情驅逐出境,列入黑名單,限期不准入境。三、要求港共政權督促大陸中央及地方政權查辦水貨客走私犯罪活動及各種偽劣商品。

然而,這個港共政權任憑市民強烈要求,就是擺爛不做,一方面執行赤化殖民任務,另一方面誣陷港人反商反華和不識時務。港人多年善意要求,終究莫之奈何。畢竟,如果這個政權是真正屬於香港人的,這些要求都可以輕易落實,命運自主,拒絕附庸;但畢竟現政權是屬於共產黨的,這些要求都形同懇望聖裁,等待恩賜,不思己任,難望有成。

此時此刻,香港人如要根治上述「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就必須追求獨立自主,拒絕赤化狂潮,終結港共專權,建設民主香港。這不是一場普通的社會運動、文化運動、民俗運動,而是一場認真的政治運動。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定下831框架之後,勸諫懇談之路已絕,自主抗命之路已開。香港必須要有一場追求獨立自主的政治變革,才能擊退「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的煎熬和衝擊。香港在政制上如何追求獨立自主是一回事,值得細緻討論,但是如果香港人不能在心態、意識、價值、理念的層面上擁有一個追求獨立自主的願望,那麼「今日深圳、明日香港」將成現實。

這一點正是目前中共及港共政權最在意和最色厲內荏之事。2月9日晚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柴灣出席青年政改交流會,會場內外均擦出火花。場內有青年人舉牌撐傘,多次打斷林鄭及主持人發言。在交流會快要結束時,更有熱血公民成員高叫「香港建國」口號。林鄭隨即批評有關言論「會引起社會不必要的焦慮」,希望發言者認真思考這種說法「會否為香港帶來好處」。事實上,正是由於這些年來中國共產黨給了香港市民「不必要的焦慮」,所以才會出現「香港建國」的呼聲,因果關係不能倒置。雖然「香港建國」詳情有待探討,好壞暫難定論,但是我們可以肯定「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中共及港共政權已經為香港帶來十足壞處。

趨吉避凶,擊退焦慮,獨立自主,研擬建國,香港民主之路正是越走越寬,黨官謾罵之聲正是越罵越瘋。2月13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與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舉行「兩會」預備會議,強調人大831決定不會改變,即使政改方案不被通過,「天都不會跌下來」,並且指出「現在『港獨』那種氣焰越來越囂張,當然『港獨』最後註定要失敗,因為是違反國家統一,對憲法及中國法律來說是不合法的」。我想問:既然無論大家說甚麼、做甚麼,「港獨」最後「註定」都要失敗,那麼張曉明和共產黨現在還擔心些甚麼?

換言之,正是因為「港獨」不一定失敗,有可能成功,張曉明和共產黨才會不斷咆哮嘛!事實上,即使推翻了共產黨和地下黨,即使張曉明被雙規囚禁,「天也不會跌下來」!現在「張曉明」那種氣焰越來越囂張,違反港人治港、命運自主,而且其言行對《基本法》第22條來說,更是不合法的。從今以後,只有抗爭,才有改變,這樣才有機會真真正正「光復香港」。再跟胡言亂語和自打嘴巴的張曉明爭論,恐怕只是對牛彈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