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隨時被滅聲才是連儂牆的意義

2019/7/12 — 22:24

新聞界有一句說話,若你寫完一篇嘢,大家都好開心歡迎,那並不是一篇新聞,只是宣傳廣告。總有人睇唔順眼,才是一篇新聞報導。

區區遍地開花的連儂牆,大家珍而重之,用包書膠封起來,有人以暴力拆毁,大家以身保護。但其實回顧捷克連儂牆的起源,核心在於有勢力想你噤聲,而不是放任大家自由抒發情感。

捷克在六十年代尾經歷「布拉格之春」被踐酷鎮壓,國民在蘇聯扶植傀儡政權下生活幾十年。John Lennon 和搖滾樂所代表的「西方價值」不為共產政權所容。樂隊成員的男生長髮造型,穿牛仔褲,聽西方音樂,已足以令秘密警察留意你,甚至抓你坐牢。

廣告

1980 年 John Lennon 被刺殺,捷克人在查理橋附近一面非常矮小的修院的牆壁上,噴上約翰連儂樣子和披頭四樂隊歌詞,像徵對自由的渴望,對極權的不滿。

「塗鴉」這種「毁壞公物」的行為,更不為政權所容。塗鴉一出現,不久被當局抹去;翌日更多塗鴉和大字報出現;1988 年,更發生警察與學生在連儂牆附近爆發的警民衝突。

廣告

至 1989 年天鵝絨革命後,捷克走向民主化,「塗鴉」由禁忌變成社會容許,真正的塗鴉者已經不需要挑選連儂牆來發聲,那裡亦漸漸變成遊客景點,賣藝者在唱歌,攝影師擺架生搵真銀,噴漆放在地上讓遊客隨便拿來發揮,噴完記得打賞一點金錢。本地人有點哀嘆,這地方已變得商業化,有點像維港兩傍的攝影攤檔聚集地。

我曾經因工作到捷克多次,每次到訪連儂牆都發現「人面全非」.無論你是否大藝術家,還是核突的塗鴉,半日之後,就有陌生人的作品蓋過你的畫作,邊個都無面畀。那也是一種「無大台」人人都可以寫可以畫的民主精神。連儂牆歷年作品,除了在照片中被留下,並沒有實物被保存下來。

2014 年,更有行為藝術家把整面牆漆成全白,見慣五顏六色的民眾頓感嘩然,但卻詭異地令商業化的連儂牆,忽然重拾了一點久遺的叛逆味道。

連儂牆之精髓,並不在於自由表達,反而是在於有打壓力量;連儂牆之精神,並不是貴乎永久留聲,而是在於凸顯有人想滅你聲.捷克那面連儂牆規模細小,其重要性並不因為它面積小而縮減,而在於其面對暴政打壓之後,那種打不死的頑強存在。所以拆毁、反對、撕紙的一波一波循環,反而是顯示牆上表達訊息不被包容的重要過程。如此歷史背景,或許令大家對於有破壞力量的出現,會有另一種看法。

圖為我在某年冬天到訪連儂牆拍下的照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