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隨時 upgrade 做國家級別反對派

2017/7/21 — 21:43

圖中為章伯鈞,中國農工民主黨創辦人,曾被打成右派分子。

圖中為章伯鈞,中國農工民主黨創辦人,曾被打成右派分子。

《環球時報》說,香港的反對派要「回到基本法內做政治反對派」,不能當「國家級別反對派」。換句話說,就是在中共指定的範圍做反對派。

是否覺得熟口熟面?

1945年,中共搞統一戰線,找來反對國民黨的民主黨派搞「聯合政府」。建國初期,中共對這些民主黨派禮待有加,政協、人大、副總理、部長等職位也有他們的份兒。

廣告

中共的說法,是中共與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當時最有代表性的民主黨派是民盟,它是由當時的知識份子精英和KOL組成的,所以特別有影響力。

後來到了大鳴大放,毛澤東說言者無罪,結果民主黨派和當時的學者、KOL紛紛發表對中共的意見,例如要求真普選、中共與民主黨派分享權力,甚至輪替執政。最後,毛澤東反枱,接著便是反右運動,與其說是運動,實際上是對民主黨派、知識份子、KOL、異見者的大規模迫害,被迫害至死、自殺或精神錯亂者不計其數。

廣告

反右運動最有名的三大代表人物是KOL儲安平和被扣「章羅聯盟」帽子的民盟領袖章伯鈞和羅隆基。章伯鈞即是《往事並不如煙》作者章詒和的父親。文革之後,中共平反大部分被打成右派的人,但儲、章、羅三人,連同民盟彭文應及陳仁炳共五人被中共中央點名不得平反,名符其實是國家級別的右派,可見中共對他們的忌憚。

儲安平是當時的KOL,他在鳴放期間撰文指中國是中共的「黨天下」,結果在反右期間被批鬥至自殺(當時他失蹤,估計是自殺。現在中國有他的衣冠塚)。

章、羅二人是民盟領袖人物,他們當時提出的只是要求政治改革以做到真正的權力下放。因為民盟作為與中共「互相監督」的政治盟友,提出這樣的要求原來也是罪。章羅被整肅之後,文革期間被批鬥,同樣於文革期間病逝。

曾經是中共上賓的民主黨派領袖,一下子就成了今天《環時》說的那種「國家級別反對派」,類似的莫須有罪名,我們一點也不陌生 -- 劉曉波的《零八憲章》,要求的是憲政改革而已,他也成了中共的頭號迫害對像,死無葬身之地,連妻子也一直被軟禁。

現在香港被強行褫奪議員資格的六人裡面,就退三萬步當要求獨立的梁游是所謂的國家敵人,那麼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呢?他們有什麼地方是「國家級別」呢?

其實跟儲安平、章伯鈞、羅隆基、劉曉波,還有無數被迫害至死的知識份子一樣,中共說你是罪人,你就是。劉曉波案,有法律包裝,今次DQ案,一樣有法律包裝,不過共通點也是莫須有,DQ案更是今天宣誓違了明天釋的法,荒謬至極。

在中共治下,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只要中共覺得有需要,便可夾硬把你整死。本來一國兩制就是要給(或騙取)香港人信心的承諾,把中共那套專政隔開,行一個比較正常的政治和司法制度。不過呢,這承諾跟中共過去的承諾一樣,都是權宜的騙局。

也許有一天,六四集會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去台灣見過獨派、悼念劉曉波,甚至批評中共專制獨裁,也可能升級為國家層面的反對派,然後被莫須有的理由剝奪政治權利,就好像主觀到不行的確認書、今天釋法宣佈昨天的宣誓違法那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