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隨筆:以否定為肯定的香港年輕人

2016/11/3 — 21:48

游蕙禎、梁頌恆

游蕙禎、梁頌恆

【文:馮敬恩,港大學生會前會長】

宣誓風波,越演越烈。很多市民甚至賢達,將之說成是年輕世代的集體反智和無謂,詛咒謾罵之聲可謂不絕於耳。一如孫中山先生回顧廣州起義失敗時所言「凡認識者,幾視為毒蛇猛獸,而莫敢與吾人交游也。」一時之間,年輕和本土彷彿沒有了任何的道德號召力,而成為了無知與反智的代名詞。同一時間,香港三十年民主運動的失敗都幾乎算在年輕人的頭上了。

我接著要問一個問題:香港的格局是誰為我們定下來的呢?民主黨人劉慧卿昔日曾經問素有鐵娘子之稱的戴卓爾夫人「首相,兩日前你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達成協議,承諾將五百萬人交到獨裁共產政權手中。請問在國際政治上,將一國的利益視作是最高的道德標準,是否道德上站得住腳或者是真實的呢?」 那麼,我也要問所有香港的老前輩一個問題「Is that morally defensible for our predecessors blaming the younger generation just because they failed to rectify the tarnishing society which was determined and portrayed by the old generation?」

廣告

香港民主運動過去三十年了無寸進,固然可悲。年輕人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奮身抗爭,去在每一個陣地去戰鬥。文爭武鬥,雙管齊下,方為上策。誰又會想到,當日被視為「港獨」的公投、自決,在真・港獨言論下突然變得鬆動起來,也「可以講」 了。所謂抗爭,就是衝撞整個體制,去為後來者開路。當然也會有失敗的時候,誰能保證抗爭一定收效且無成本呢?誰知道會不會今日講「支那」是辱華,之後講「保衛正體字」、「粵教中」就不會是「辱華」了?不要以為今日未輪到各位遭受打壓,就可以大模斯樣,口出狂言。更甚者,今日兩位所遭受的後果,在法理上跟所謂「辱華」言論無關!

諸位坐在金鐘自稱民主派的議員,請不要一時說議會失效,一時又說莊嚴議場不容「暴力」。公務員政治中立,是以民主憲政,政黨輪替為前提。今日香港無民主,無政黨輪替,何來公務員政治中立之說?所有為政權服務的人都是出賣靈魂之徒,已經不稱得上是一個完整的人了。當日出賣靈魂,就早知道要為政權承受後果。面對制度暴力,肢體衝突僅僅是制度暴力下的反饋,是正常的物理現象。

廣告

今日,年輕人在前人留下的極度有限的空間裡,前赴後繼,在跌碰中尋找出路。只是請不要因為年輕人一時的跌倒,就以此反證原本的政黨、主張是可取的。或者出路未必是最明確的,但是年輕人正正就是「以否定為肯定」!

毓民在二零零零年發表一篇《就是要以否定為肯定》的文章,為這個說法提供了定義。「甚麼叫做『以否定為肯定』呢?比如我們要健康,而健康卻是一個說不清楚的概念。不能說,要每天睡四個小時不覺疲倦才算健康,也不能說十秒鐘跑一百公尺才算是健康。代替這種正面的、積極的、肯定的語氣解釋,可以說:沒有病痛才算是健康。這是一種反面的、消極的、否定語氣 的解釋。」

面對窮乏之境,年輕人就是以否定為肯定。年輕人不要領匯上市,不要二零一零年的密室談判賣香港,不要二零一一年修訂議事規則,不相信中共,對於基本法這部過渡性質甚濃的地方憲制文件可以長久保障香港抱有懷疑,於是走出來,以否定為肯定,在否定中肯定地建立自己理想的國度。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