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中焦點,譴責麻木不仁的政權

2019/7/15 — 17:17

7.14 沙田警民衝突

7.14 沙田警民衝突

「我平安回家了,請放心!」這是昨晚對關心我的人可以講的惟一一句說話。

無法入睡,但太累了,需要躺在床上。早上(其實已是中午了),起床,寫下昨天所發生的事。

早上在一所教會講道後,便前往大圍參加遊行,目的只是支持市民的訴求,撤回惡法、獨立調查和真普選。2 點多鐘左右到達出發地點,但人太多,差不多等了大半個小時才能出發。

廣告

遊行途中,遇到不少長者,中年父母。與他們交談時,他們都表示對政權的忿怒。遊行至車公廟道與大涌橋道交界,轉入獅子山隊道公路時,被困了半個小時。在這轉角位,警方以相機拍攝遊行人士,引起市民的鼓譟,雙方對罵。5 點左右,行到新城市廣場,看見部份遊行人士大叫,要傳上保鮮紙、雨傘等物品,聽聞在前面有衝突,警方噴射催淚氣體。走畢行程,已差不多 6 點多了。走去沙田鄉事會路看看示威者與警察對峙的情況。本來已想離開,但看見不少中年和長者都在場,擔心他們,所以也留下。

7 點是遊行許可的時限,大家都擔心警方會衝擊示威者的防線。看見一些立法會議員遊走警方與示威者間協調。最後得知,警方答允,讓示威者向沙田大會堂方向離開,前往車站,不會予以攔阻及拘捕。當時示威者都不信,怕警方在車站佈防,不願離去。於是我便走向車站看看,看見沒有警察,便通知有關人士,勸喻示威者離開。

廣告

在車站等了一些時間,看見不少人走來車站,有前往乘車,有逗留在新城市廣場內,商店仍在營業。見到這情況,心中安樂下來,便想往餐廳吃點東西,當時約 9 點。走到餐廳,店員告訴我,不再收客了。心中有點奇怪,但不知甚麼原因。於是便走回車站預備離開。

還未到車站,有市民大聲說,車站前有警察,不准市民和示威者進車站離開。我很忿怒,為甚麼早答允示威者離開,為甚麼現在不准許,於是跑到警察前,質問他們為甚麼。得到一個回應就是「他們已停留太久」。我不禁問,他們在此,沒破壞一塊玻璃商櫥,商場未關,為甚麼他們不可以逗留?即管如此,我不想與警察糾纏這問題,只希望他們容讓示威者和其他市民離開。經過多番理論後,警方開了一小通道,讓人群離開前往車站。相信離開者都有一二百人之多。離開的人不斷高聲咒罵警察,雖然我不同意,但也只感無奈。

大部份人離開時,突聽到商場另一面有警民衝突,互相打鬥。那時,情況也難控制,只好大聲勸喻人群盡快離開。經過一段時候,警察離開,商場又回復平靜。

一晚過後,心中仍在問:既然早已應允人群離開,為甚麼最後要包圍人群,不准他們離開?警察是從百步梯和大會堂那邊衝上來。那地方已申請集會許可至 11 點。為甚麼警察可以清場,並從那邊衝上來,包圍示威者和市民?警察是否只應「驅散」人群,而不是「圍捕」?

商場只有細小空間,互相衝擊,只是一種困獸之鬥。商場內有不少市民,老老幼幼也不少。就算沒有傷害到他們,也令他們受驚。

警務處長盧偉聰解釋,這是因有人違法。但不論在商場或是百步梯的人群,都沒有做出任何衝擊的行為。我只是在早前看見有一兩個便裝警察,間中走必商場,拍攝商場內的人,引起市民的躁動。

盧指暴徒對警察拳打腳踢,他郤忘記警察對示威者也是這樣。既然指示威者是暴徒,警察豈也不是暴徒?

不少市民說:「沒有警察的地方,便沒有衝突。」這真是一句很諷刺的說話。

不過,我在此也要多謝我所面對的警察,他們願意接受意見,讓群眾離開。我相信警隊中有良心的警察,不幸的只是他們被捲入這政治漩渦。警民的衝突,容易擦槍走火,怒氣會引發暴力。

我不同意任何暴力行為,但在這時刻譴責任何一方,警察或示威者,只會製造更大的仇恨、怒氣和衝突。我仍然相信,這是麻木不仁的政權,將警民的關係擺上枱,造成矛盾和衝突。

自 6 月 9 日百萬人遊行,政府只用言語偽術來回應市民的訴求,這只會引起市民更大的忿怒,所以才有隨着而來的警民衝突。政府完全失去市民的信任。所以我也同意一些人士所說,除了獨立調查外,政府管治班子要大改組,政制也要改變。行政會議本應給與政府意見,反映專業和市民的意見,可惜的是,他們只是附從政府,在市民大力反對時,仍支持政府修訂法例。此外,建制議員,為政治利益而支持政府,完全背離市民意願。雖然現在為選票原因,與政府割蓆,但他們所做的,全都看在市民眼內。

我們要譴責的,不是警察或市民,而是這政權和建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