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體夢遊:談港人輕視「勇武派無底線反抗」宣言

2016/2/22 — 14:45

大年初一晚,旺角火頭處處

大年初一晚,旺角火頭處處

【文:鄭子健】

事到如今,很多香港人還未明白到事態嚴重,又或者他們都患上集體夢遊症,寧願相信年初一旺角的磚頭同火焰都是假的。

我們確要直視體制陰霾,抵制政治檢控和警權濫用,保衛自由空間;可回頭看對岸陣營,我們亦不得不面對現實﹕本土「勇武派」誠實地公言支持「無底線地反抗」,兼且身體力行,一心一意要加劇加速體制反彈,自我實現崩潰預言,迫使更多人因絕望而訴諸武力。

廣告

坦誠撫心自問﹕我們是否準備好掉進惡性循環,寧願一同自我實現預言,承受一發不可收拾的代價?除了所謂「以武制暴」,我們又是否已經別無他法,連想像一些較為聰明用腦的辦法都做不來?

廣告

港人太輕視「勇武派」身體力行的意志

也許,香港人太習慣政客講一套做一套,今天的我打到昨日的我,對其言行大多一笑置之,不會認真看待,特別是那些說要「以武犯禁」的政治人物,更是不當一回事,以為他們「講就兇狠」,事到臨頭呢,都係惡極有限,頂多幫大家發洩一下怨氣。

對所謂「激進派」,我們心裡一般想像不過是「議會掟蕉」,對口裏「勇武」總是半信半疑:「香港人邊度會夠膽呀?」;非常遺憾,旺角騷亂證明有些人不只「有膽」,同時還具備訓練和組織。

我認同騷亂源於失敗施政和體制失效,但我們絕不能因立場相近,便不好意思不去「為親者諱」,試圖為騷亂本質塗脂抹粉,低頭掩眼,無視那晚旺角火光的可怕含意。

騷亂當晚,本土民主前線於陣前指揮,派發攻防裝備,組織防線,現場有一隊隊黑衣口罩「戰士」,挖磚放火,裝束和行動正正是本民前一向推介的Black Bloc 戰術。該戰術由歐美引進,廣泛應用於無政府主義街頭騷動。

很多香港人(特別是泛民支持者)對此難以置信,想盡辦法要為騷亂者開脫。有的說是電視台「維穩」,以剪接效果塑造「有組織」假象; 有的更說是政府陰謀,故意刺激「示威者」情緒,激得他們用磚頭追打警察,到處縱火,然後可以名正言順開槍鎮壓。

無可否認,當晚食環人員對待小販無情無理,觸發眾怒,示威者絕大多數是激於義憤的市民,事先無計劃掉磚放火。可Black Bloc戰術擺在眼前,確有少數人實戰練兵,充當破陣前鋒,怎麼說都不完全是「篤魚蛋」所導致的偶發事件。

製造炸彈符合「無底線地反抗」的思路

香港人始終不願意承認一點: 有一批人已經「覺悟」,講明會「以武制暴」,「以武犯禁」,不介意以武力達成政治目標,而且明言「抗爭必須放下頭上的光環,無底線地反抗」。

最近傳出本民前黄台仰被捕,涉嫌貯存危險化學物質,可用於製造炸彈。網上反應普遍為嘻笑怒罵,恥笑警方拋出的化學物質名詞,全可於家居用品找到,換個專有名詞來安插罪名是「砌生豬肉」,只能夠「愚弄」無知婦孺。

網民或者缺乏想像力,又或不肯面對現實,忘記本民前是言行合一的「勇武派」,最近才身體力行,以磚頭和木盾於旺角「正面作戰」。既然要「以武犯禁」,建立軍火庫以至製造炸彈根本順理成章。

其次,「平民」只要懂得上網搜尋,不難找到自製武器方法,由家居用品中提煉所需化學物質,這可不是甚麼天方夜譚。

疑點利益當然歸於被告,況且恐懼政治檢控蔓延也是人之常情。可是,我們如認真看待「勇武派」的政治理念,至少不應對製造炸彈一事,完全當笑話來看,必須承認有此可能性,符合「無底線地反抗」的思路。

泛民黨派要盡快換血以消化本土主義

我們再不能用那種冷嘲熱諷的態度看待政客。他們當中有(太過)重視承諾之輩,不只鋪排語言辭令以供群眾發洩情緒,還要求你付出代價,承受社會動蕩,人命傷亡。不認同「勇武派」政治目的,自然不會認同武力手段;可即使認同其目的,你又真的願意「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嗎?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

對於泛民各派,譴責暴力必要但無用,長遠要建立全新政治論述,吸收消化「勇武派」的本土主義,去蕪存菁以制定行動綱領,驅除絕望氣氛,消弭動武情緒。可當下最要緊的是,各黨派於今年立法會選舉,應盡快換上新面孔,鼓勵他們帶動新思潮。

在私,各黨派老人已經不幸「聲名狼籍」,不見得可用「保住泛民席位」之名,不准新人掛帥;在公,香港政治生態亟須新氣象以注入希望,不容脫節舊人戀棧權位。

對於「勇武派」,論武力級數,旺角騷亂確是Level 0,未比得上歐美暴動的「國際標準」,更加無法與戰亂國家相提並論。但我們真的要走到出現「烈士」的地步嗎?各位「義士」的動武底線又在那裏呢?

「勇武派」曾引用卡夫卡名言,指「邪惡太了解善良,善良卻不了解邪惡」,其實我們還應該加上一句註解﹕「善良有時候不懂計算對付邪惡的代價,白白放棄希望和想像力,拒絕思考更聰明的辦法。」

 

作者簡介:九十後香港人,Blo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