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學三子判囚 】港大法律教授:香港史上最黑暗日子之一 如同把公民社會關起來 阻嚇港人表達自由權利

2017/8/24 — 16:34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大為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大為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大為(Michael Davis)昨日(23日)於《南華早報》撰文,指上周四上訴法庭將「雙學三子」監禁,可稱香港歷史上最黑暗日子之一。他形容,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三人被囚的政治象徵,如同整個香港的公民社會被關進牢獄,而公民社會正正是在缺乏民主的制度下,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重要力量。

上星期共有16名示威者因律政司覆核刑期而改判監禁,戴大為認為,難以知道律政司背後的想法,但正如國際社會所憂慮,香港是否已經步其他威權政權後塵,將政治犯塞滿監獄?律政司行使檢控權的時候,又是否有所克制?

戴大為指出,政府和上訴庭關心的是判刑是否具有阻嚇性,但事件背後有更深層的社會及政治問題。他質疑,判決固然阻嚇了一個非暴力運動的偶有過火行為,但同時也阻嚇了行使寶貴的表達自由權利(Deterring the occasional excess in an otherwise non-violent movement also deters the exercise of valued free expression rights.)

廣告

他認為,後者風險的重要性不容忽視,因為「一國兩制」雖然給了香港一個開放的法治社會,但卻缺乏一個民主的憲制性工具去守護,這個開放自治地區其實是置身於一個強調控制及國家安全的強硬政權之下,而這政權按其慣常做法是不會克制自己的權力,故此香港表面上自治的行政及立法機關,其實是受制於獨裁的中央政府。獲北京授權及任命的香港官員及代理人,缺乏誘因去維護香港自主與核心價值,反而更熱衷於替北京去指點香港。

戴大為認為,在這情況下,維護香港自主、法治與自由的責任,便落於公民社會身上。公民社會長期以爭取民主為己任,就是希望藉此爭取一個會維護香港自治及法治的政府,而本地法院一直扮演公民自由的法律守護者角色( legal guardians of civil liberties),在普通法傳統中,對於爭取基本權利的民間抗爭者,法院的裁決及判刑一向有所克制,「法院長期視自己獨立於政府之外,但政府現在訴諸法院針對及囚禁異見者,會否令法院這聲譽受到威脅?」

廣告

戴大為提到,在反23條、反高鐵、反國民教育、爭取民主的社運當中,社運抗爭者反映的是港人的主要憂慮,「如果缺少了公民社會,難以幻想香港會成什麼模樣。反過來說,如果北京實踐《基本法》當中的民主改革,香港會否更和平及少點爭議?」

戴大為認為,近年香港公民社會面臨艱難挑戰,包括國務院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推行國民教育、親北京商人獲偏袒衍生的貪污問題、傳媒受壓、大學自主等,傘運正是香港公民社會對此的抵抗,要求民主及守護法治。他特別強調,正如上訴庭的法官所言,儘管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涉及犯法,但長久而來被視為是崇高的最後手段,而普通法亦鼓勵司法機構在裁斷相關案件時有所克制。

他提到,回歸以來,香港公民社會的示威大致非暴力,三名年輕的抗爭領袖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刑 6 至 8個月,「與北京亦步亦趨,香港政府開始利用法院去剷取政治異見者,先是透過宣誓爭議,配合北京釋法,控制立法機制,現時則訴諸法院監禁民間異見者。」

就是在這背景下,囚禁幾位年輕的民主面孔,看起來相當於嘗試把香港整個公民社會都關起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