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學三子判監】《環時》社評:搞社會動亂的人終坐牢 香港治理里程碑

2017/8/18 — 8:25

2017年8月17日,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上庭前會見記者。(香港眾志圖片)

2017年8月17日,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上庭前會見記者。(香港眾志圖片)

「雙學三子」羅冠聰、黃之鋒及長周永康,分別被上訴庭改判三人囚 6 至 8 個月。但內地《環球時報》刊出社評,「公開以暴力方式破壞香港法治、製造社會動亂的人終於坐牢了,雖然刑期只有幾個月時間,但這個判例將是香港治理的一個里程碑。」

環時社評認為,以後在香港搞暴力示威的人,就可能按照這個判例被裁定有罪,需要蹲監獄,「暴力示威的成本一下子變高了。不是什麼人編一個意識形態的所謂『正義』就可以胡作非為,這是法律的一次立威。」

環時批評,《紐約時報》在判決之前還專門發了社論,稱這次判決將決定香港是否會出現「首名政治犯入獄」,這些聲音匯成了外界唯恐香港不亂的輿論煽動,「香港有一個完整的法律體系,當它對黃之鋒等人輕判時,就是『司法獨立』,一旦重判,就是『受了北京的影響』,一些西方人宣揚的這種邏輯赤裸裸地將價值判斷置於法律之上。」

廣告

社評指出,西方及《紐約時報》那些人應該把他們的同情和支持投給在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開車撞示威者的那個白人至上主義的小青年,「投給美國接下來肯定少不了的暴力示威者。《紐約時報》應當歌頌那些為了自己理想而在美國打砸搶燒的暴徒們。」

社評指出,香港的主流價值觀是法治,但泛政治化一旦被「民主」這樣的口號點燃,法治就很容易受到挑戰,被推向弱勢的位置,「回想三年前的香港,在中環一帶,法律還管用嗎?直到今天,黃之鋒等人被判了刑,他們的態度有對法律的尊敬嗎?而對一個城市來說,是樹立法律的權威更難,還是捧出一群『造反派』,讓它像『阿拉伯之春』時的開羅一樣『自由』更難呢?」

廣告

社評認為,那些支持香港學生「造反有理」的西方人,可以捧一大把「民主」的玫瑰送過來,卻無需為城市的未來負任何責任,「一些香港極端反對派要的是短線政治利益,吸引眼球,撈選票,當他們明明知道所提政治目標不可實現時,他們更關心『死磕』過程中能給自己賺多少。他們不操心香港這座大廈能蓋多高,蓋多結實,他們最想要的是成為樓里牆上最奪目的那幅畫。」

環時認片,香港是多元社會,政治反對派注定會有,但那裡的反對派應當是建設性的,香港需要與「一國兩制」相契合的反對派,「如果說17日的判決有助於規制反對派活動的話,那麼這種規制是符合香港公衆利益的,也是值得歡迎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