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馬事件與言論自由

2018/11/17 — 13:02

馬凱(圖左)、馬建(圖右)

馬凱(圖左)、馬建(圖右)

過去一個禮拜,繼政治漫畫家巴丟草因受威脅而無法來港出席作品展覽,就連畫展及視像分享環節都要腰斬之後,香港言論自由再受重創。

十一月八日,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打算以旅客身分入境,但在香港入境處人員盤問數小時後被拒絕。早前,他主持過香港民族黨陳浩天討論港獨議題的午餐會演講,之後被拒發工作簽證,變相被驅逐出境,《金融時報》已提出上訴,但這次他更被完全禁足香港,相當於第二次被驅逐。特區政府照樣拒絕透露禁止馬凱入境的理由。十七位香港外國記者會前主席致函特首林鄭月娥要求解釋。英國外交部亞太事務國務大臣田銘祺表示:事件破壞《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會向港府緊急跟進。

同日,獲邀在荷里活道大館出席香港文學節並參加論壇的流亡作家馬建,在文學節開幕前兩日,被告知取消活動。大館總監簡寧天當時聲稱: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人促進政治利益的平台。但馬建只是作家,只需面對讀者,無意從政,無需面對選民。對於這一點,總監不可能不知道。及至九日,馬建成功入境香港後,簡寧天隨即改變主意,准許活動如期舉辦。即使如此,似乎有股勢力藏身大館背後,運籌帷幄,翻雲覆雨,以後會否一而再再而三,令人深切憂慮。除此之外,馬建新作《中國夢》回應習近平的「中國夢」,揭破謊言,深刻諷刺,但是香港出版商皆因恐懼出事,已經不敢印刷這本書的中文版。自我審查加上強權威嚇,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不斷淪落。

廣告

由此可見,一場原本以反港獨為名的封口行動,已經蔓延到針對任何為不同意見提供言論平台的人,以及任何對專制政權提出批評和諷刺的人,不論個人國籍,不顧國際形象,而且頻率和烈度驟增,香港人深以為憂。

需知道馬凱和馬建都不是住在中國大陸,但仍受到如此脅迫,可見中國大陸全面政治審查之手,已經延伸到香港。在顛倒黑白的謊言世界中,一切猶如喬治歐威爾小說《1984》的真人版:和平即戰爭,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廣告

言論自由、表見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是現代文明社會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開放多元國際大都會的必要根基,更是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國際人權公約、人權法案條例的核心保障領域。除了引發明顯而即時的公眾危險、洩露國家秘密和誹謗之外,上述自由應該獲得充分保障。

法國思想家伏爾泰說過:「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盛哉斯言。放眼今天香港,記者、作家、漫畫家動輒得咎,當局進一步壓制人權與自由,產生自我審查的寒蟬效應,令「兩制」急速奔向「一制」,在當前中美貿易戰格局下,尤其不智。

可幸的是,記協、評協等多個團體聯署抗議,香港藝術團體「碧波押」也閉館抗議。香港人更應發揚良知,付諸行動,捍衛言論自由及免於恐懼的自由。否則,可能香港有朝一日會全面禁止銷售維尼熊,甚至禁止討論人民幣貶值。

歷史證明,從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到萬山不許一溪奔,可以是一朝一夕發生的事,但是只要大家明辨善惡,守勢待變,假以時日,必定堂堂溪水出前村。抗逆歷史潮流,將紅線變紅油,向著異見人士,胡亂潑灑一通,能逞一時之快,終極必無善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