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鴨山工潮民變面面觀

2016/3/20 — 1:59

中國網絡上廣傳的黑龍江礦工遊行照片,均已被網絡管理員刪除。

中國網絡上廣傳的黑龍江礦工遊行照片,均已被網絡管理員刪除。

3月6日,黑龍江省省長陸昊在人大黑龍江團組會議上,聲稱省內國企「龍煤集團」井下職工有8萬人,「到現在為止,沒有少發一個月工資,沒有減一分收入」。此言一出,立即觸發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多個礦區數萬名煤礦工人及家屬自3月9日起連續三日發起遊行示威,堵塞公路和鐵路,怒斥省長陸昊公然撒謊「瞞騙中央」,群情洶湧,越演越烈。陸昊後來公開認錯,承認「龍煤集團」嚴重虧損,目前仍然拖欠工資、稅收和企業本應上繳的各類保險,不少職工生活遇到困難,展現一副急欲平息民憤的姿態。

然而,黨媒卻在另一方面強調會「堅決打擊」「堵塞鐵路、破壞生產、串聯、挑事」等各種「嚴重違法行為」。中國網絡上廣傳的黑龍江礦工遊行照片,均已被網絡管理員刪除。市政府也警告「廣大職工、廣大市民不要信謠傳謠,不要傳播消極負面信息」,要求有關單位做好「各項穩控工作」,「把維護社會穩定,確保正常生產生活秩序作為當前頭等大事,採取強而有力措施,維護全市人民珍視的和諧穩定大局」云云。

綜觀「龍媒集團」旗下的雙鴨山礦業集團,共有6萬工人,連同家屬接近30萬人。遊行當時,不少工人表示他們已有近半年未獲發工資,每月只能領到800元人民幣左右的生活補貼。示威者舉起「共產黨還我們錢」、「陸昊睜着眼睛說瞎話」、「我們要活著,我們要吃飯」等橫額,高呼「省長太過分」等口號。當局急調數千特警和防暴隊進入礦區戒備,雙方一度激烈衝突。另有礦工堵塞火車軌抗議。多名示威者被捕。有網友表示:「我們不是暴動!我們不是鬧事!我們沒有打砸搶!我們只是社會最底層的礦工!我們只想要回我們的血汗錢!礦工幾個月不開工資,無人管無人問,我們也要生存!這是官逼民反!集體告狀!政府出動百台警車鎮壓,轉起來,讓習主席看。」

廣告

一、抗爭有理

暫先撇開「讓習主席看」和「怒斥省長陸昊公然撒謊瞞騙中央」之類「只罵省長、不罵習總」的奴化思維不說(其實香港同樣也有許多「只罵狼英、不罵習總」之流)。黑龍江礦工及家屬畢竟一心只想討回工資,避免手停口停,家計堪憂。工人追討欠薪,完全合情合理,必須集體抗爭,敢於拋頭露面。這是在沒有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的邊陲城市之唯一出路。目前工人的抗爭手法不但勇敢可取,而且符合常理,奮勇堵塞馬路、公路、鐵路,力爭自己的權益,卻未聞香港一眾奴才和幫閒所謂「絕對不能亂」、「暴亂邪惡,不問動機」、「破壞法治」之類評語。由此可見,香港屁民的奴賤、愚蠢、懦弱、畏懼心態,甚至連雙鴨山工人都不如。

廣告

亞視欠薪,沉默;高鐵搶錢,無感。遇見有人示威抗議就說「示威抗議搞亂香港」或者「社會撕裂、大家都輸」之類鬼話和廢話,實情只不過是「黨國權貴搞亂香港、撕裂社會、它贏我輸」。如果還是不懂,不妨走去黑龍江雙鴨山問問當地工人吧!

二、未批專制

雖然雙鴨山工人比那些香港屁民正常一點,但他們的思維還是停留在「只反巡撫、不反皇帝、不反專制」的井蛙層次,依舊陷溺在「昏官頭上有青天」的妄想境界。需知道,黨委書記及政府官員個個都是聽黨指揮。「欠薪不發」不是上被下瞞騙,而是下面擺明不給錢,上面擺明裝糊塗,然後在出事時,交由下面背黑鍋而已。無論是上抑或下,始終都不想對公民負責。沒有問責意識,遑論民主法治,這根本就是奴隸鬼國!

話說回來,難道國企真的沒錢嗎?只要隨便找個黨官把「走出去」的身家「拿回來」攤開在陽光底下,都已經足夠分配給所有工人了。有錢不還,餓死罷就,如此惡果,根本就是中共黨國權貴腐敗專政視人如芻狗的產物,絕對不是一時一地一人之失而已。不訴求建立憲政民主制度,不粉碎中共黨國權貴腐敗專政集團,一切吶喊都只不過是極有限度的維權造勢活動,難以持續下去。

三、自私自利

更嚴重的是,部分工人自私自利的嘴臉表露無遺,為了一己私利,可以無情無義。當時,部分礦工集體下跪追討欠薪。黨國官員巧施分化策略,撇除幾位工運領導人物,向其餘礦工派發每人數千元人民幣。眾人立即散去,不理會曾經被他們推舉為工運領袖的工友之死活。這樣的群眾心理,這樣的文化土壤,自私自利,無情無義,究竟如何及何時才能脫胎換骨,知恥知止,關鍵還是在於粉碎中共權貴腐敗專政集團、建立憲政民主制度、逐漸培養不斷自省的公民文化和公義信念。

倘不如此,社會就會碎片化,人與人之間毫無信任,難以平等聯合及組織行動,反而不斷緊抱權貴大腿,在主奴與裙帶關係之中,思考如何快速撈取好處,爭相哄搶,投機取巧,玩世不恭。如此惡性循環,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都會變成一場幻夢,遙不可及。

四、秋後算賬

面對數以萬計的工人示威,中共政權極可能明軟實硬,秋後算賬。表面上對被欠薪的工人讓步,然後再打擊一小撮號召工人示威的領導人物,殺一儆百。許多事例都足以證明這一點。以最近的案件為例:3月16日,四川省閬中市人民法院在閬中市江南鎮公開宣判一起因農民工討薪而引起的所謂「妨害公務」案件,8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6至8個月有期徒刑,其中兩人緩刑。據稱,8名被告人都已經「對自己不理智的行為追悔莫及」云云。事發在去年8月29日,百餘名農民工聚集在閬良市向地產商討薪無果,於是前往南津關古鎮景區,堵住景區大門,不准遊客進出,討要積欠薪資,並把一名民警圍住、推搡、拉址、挾持至市政府,要求市政府向地產商施壓,途中引來圍觀群眾堵塞道路。僅是如此,就要坐牢。換言之,欠薪的權貴逍遙,白做的苦主被關,這就是堪稱鬼國的中國之血腥現實。

回看黑龍江雙鴨山抗議事件,領頭和部分積極參與的工人將會有甚麼樣的悲慘下場,大家可想而知。古代,仗義每多屠狗輩;今天,仗義每多被狗屠。面對現實,丟掉幻想,看清中國。這是中國人自我反省的必經第一步。如果踏不出去,只會繼續沉淪,可恥至極。

五、權鬥陰謀

黑龍江省一直是習近平鞭長莫及之地,恨得他牙癢癢。黑龍江省省長、省委副書記陸昊(二把手)是胡錦濤的人,曾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2008-2013),成為當時最年輕的正部級官員,後來更成為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2012),地位非凡。他最近那番「沒有欠薪」的豪言壯語,猶如「何不食肉靡」的晉惠帝,足見共產黨「逆向淘汰」本質,不斷把一大堆腦殘渣滓沉澱在黨國高層。

另一方面,黑龍江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王憲魁(一把手)是江澤民的人。此人更加殘暴不仁,滿手血跡,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威脅活摘器官。在王憲魁當權期間,黑龍江當局在建三江等地以「法制教育基地」為名,設置非法黑監獄。2014年,4名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向黑龍江當局要求會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遭拒,然後更被非法拘捕及被打斷24根肋骨,引發國際關注。唐吉田律師被關押時,更被公安威脅活體取腎、挖坑活埋。如此酷吏暴政,顯然都是王憲魁主導、陸昊配合的惡果。

如今習近平坐在北京龍椅之上,他所看到的,絕對不是他們的殘酷暴政,只不過是他們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以及他們的全省地盤和經濟利益。習近平自然希望找個機會,拉人下馬,發動群眾,鬥垮鬥臭,然後換上自己人馬,征服黑龍江,配稱習大大。這次陸昊失言出糗,是否事出有因,幕後有人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未免惹人聯想。即使陸昊失言事出偶然,在目前中國網絡銅牆鐵壁和受到嚴密監控的情況下,黑龍江雙鴨山群眾自發動員萬人示威,可以如入無人之境,無人事先防堵,令人嘖嘖稱奇。儘管示威者的真誠訴求無可諱言,但是有關當局善於一張一弛的時機和技巧,未免令人合理懷疑習近平利用群眾把政敵鬥垮鬥臭的卑劣無情變態心理。畢竟,古往今來的獨裁者利用群眾,一切只不過是為了奪權搶位和清洗政敵。

六、經濟崩盤

東北崩潰,經濟衰竭,青壯南下,老人留守,產能過剩,補貼無效,國企虧損,工廠關門,失業飈升,通貨膨脹,社保爆破。這些都是客觀事實,早已不是新聞。所謂「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等政策,豪擲1000億元人民幣補貼後轉進貪官海外戶口,裁減數以千萬計的工人後只把其中180萬分流安置,已經完全無補於事。黑龍江省當局所謂「尊重職工合理訴求,減少誤解,增強共識,形成企業、職工和政府的工作合力,打好改革生存攻堅戰」的公告內容,根本毫無實際意義。放眼大局,稍為注意中國國情和思維正常者都會了解這些事實。

君不見繼黑龍江雙鴨山煤礦工人遊行示威堵路之後,吉林通化鋼鐵廠也爆發工潮,訴求「要工作,要吃飯,要生存」。這類事件最近層出不窮,只不過是由於媒體姓黨,所以很多驚爆新聞無法曝光而已。僅以罷工數字來看:2011年中國工人罷工總數185宗,但2015年罷工數暴增至2944宗,預料今年更將創出歷史新高。

綜觀去年GDP增長率,黑龍江排名全國倒數第三,吉林省倒數第四,遼寧省倒數第一,全是「硬着陸」。河北、內蒙、山西等煤炭、鋼鐵、化工產業,關廠停工者同樣不可勝數。換言之,數以千萬計的全國下崗怒潮已經開始掀起,尤以東北三省最為嚴重,直撲北京中南海。就算中國共產黨控制得了統計局、媒體、央行、軍隊、公安、網警、國保,但是仍然餵不飽人民肚皮,堵不住討飯吶喊,經不起歷史考驗。失業擴大,工潮湧現,盜賊蠭起,鎮壓成本節節攀升。如果中國民眾依然自私自利,欠缺持久組織,甘於一盤散沙,只反惡吏,不反專政,見錢眼開,拋棄公義,那麼中共集團針對各地抗爭民眾的鎮壓和分化將會輕而易舉。只有當有組織和有識見的反對勢力逐漸形成和持續發展,中共政權覆亡滅絕才會正式開始倒數計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