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雞年論林鄭白切 剖視與梁曾異同

2017/2/8 — 5:27

不少人都害怕林鄭月娥不過是梁振英借屍還魂

不少人都害怕林鄭月娥不過是梁振英借屍還魂

雞年伊始,筆者祝大家新春愉快,身體健康,屬雞的都安好太歲,百事和祥。大人物當中,市民特別要為林鄭祈福,因為她今年剛好六十,屬雞,本命年當上特首的話,一損則港人皆損,一榮則港人皆榮也。

與梁切割枉費心機

林鄭近日見勢不妙,開始與「梁包袱」作口頭切割,特別想擺脫「梁振英2.0」標籤。本來,在看似牢不可破、西環話事的政治環境裏,任何特首參選人效法梁特效忠黨國,支持一系列「中港融合」政策,最堅定不移地朝一國一制方向接軌,即可取得西環青睞,「阿爺選委票」便唾手可得。無奈形勢丕變,北京陣前易帥DQ梁氏之後,西環地位越顯不穩,林鄭察覺跟車太貼會出事,遂有必要在戰術上淡化與梁過份親密的不利形象。

廣告

然而,三尺冰封非一日寒。梁特人脈關係貧乏,人事資源與公務員體系不兼容,但五年來竟能作出非常有效的政治決策,瓦解佔運、拖垮政改、擊退獨派進佔立會,靠的就是林鄭。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和愛,西環/梁特如此關照她,為捧她上位而調動港共和商界,甚至刻意中傷攻擊同樣對黨國特府忠心耿耿的曾俊華,製造出公務員團隊中的「馬房」敵意對立也在所不惜,印證她這位前朝遺臣是如何經過一番無保留洗底努力,最後取得西環的絕對信任!

有此不凡履歷,林鄭試圖與梁路線切割,恐怕是「白切」,枉費心機了。大家知道,自梁氏上台之後,特府作公職人事決定之前,所有合資格人選都要過政治關,把關的就是中策組高靜芝,過得她的法眼,政治就合標準。1月17日《大公報》報道,高氏對林鄭作了三點評價:能力有目共睹、有心服務香港、並會延續特首梁振英的政策。最後一點一錘定音。

廣告

梁當政五年,所提倡的「中港融合」政治總路線,具體落實靠林鄭;梁下台了,他的路線要延續,靠的還是她。然而,她是港英舊電池,政治上翻了身,梁肯定給她不少助力。由此可見兩人互補性極高。傳說中的狽,前足短小難跑步卻善於辨別獵物方向,而狼則跑得快但嗅覺有所不如,狽於是伏在狼的背上協力出擊。互惠互利,何可切割?

一般而言,言語上的重叠還可分拆,行動上的耦合要切割就很難。

互補之餘有雷同

無獨有偶,梁在競選過程中,走運靠的是僭建──唐被及時發現了的和梁幸運地稍遲才給發現的;林鄭在現階段支持她的北人和港共心目中地位大幅拔高,靠的也是僭建──「西九僭建」。後者規模宏大得多,而且是在民族主義和文化公益名義下搞的,所以儘管手法完全違規,大眾亦莫奈之何。可以這樣子把梁和林鄭排比對偶,固然有其偶然成份,但二人的雷同處,似乎俯拾即是。事例之一是他們最近各自發表的若干選舉言論,足見二人性格上的一點共同處。

林鄭周前在一個媒體吹風會上散播「自己參選是為了避免選委會選出一個北京無法接受的人,造成憲政危機」,然後當場補上一句「北京任命司局長和任命特首用不同標準」。輿論譁然,於是她又補上一句虛語:「不是針對任何人。」

胡官聽了,批評她「極不君子」。任何港人,只要不是白癡或全然不關注政事,否則都清楚知道林鄭在針對曾俊華,而她竟然說了就否認。其實,她的話已不止於針對,而是出暗招點死穴大打擊;用大陸通行說法形容,就是「往死裏整」。對着一個三十多年老同事,本來無仇無怨,況且不幾天前還說了要和人家來一場「君子之爭」,自己卻在「終食之間違仁」。胡官的評語,背後自有孔夫子的德威;筆者若要形容,卻只想得出一個字:狠。

梁特呢?兩年前,筆者寫了一篇題為「梁齊昕的處境不就是香港人的一個縮影嗎?」的文章,刊在小眾報紙裏,提及齊昕之處,筆調都是同情。沒料梁特反應非常激烈,向筆者發的公開信竟鬧得滿城風雨。為免進一步影響梁小姐情緒,筆者當時主動收筆。上周,梁特接受媒體訪問,卻反覆強調一點:每晚看望齊昕,覺得力不從心,因而決定不爭取連任。這種說法,便是真的,也不宜由做父親的宣之於口、公告天下。試想:女兒的健康,導致父親如日中天的事業戛然而止,連累香港失去一個卓越領導人;做女兒的如果相信父親的說法,不是太沉重了嗎?

Desperate!

梁特那樣說,有多種政治收益不言而喻,然而卻可能導致女兒心生強烈罪惡感,影響康復。後者危險,梁特當然明白,話卻還是一再說了,而且都準備得非常好,絕非即興。如果也用一個單字來形容,應該是哪一個?

梁先生,為免更深傷害一個人,你可曾停過口?

通常,一個人在做一件要事或者參加一個重要比賽要奪標,如果成功的機會很高,甚至是篤定的了,那麼他會很淡定,所謂胸有成竹。反過來說,如果他忐忑不安,到處張揚,談自己的贏面怎麼高,別人如何不濟,終了還搞小動作;不僅自己如此,隊友也同樣空群而出,不停造勢,那就顯示他的贏面縱不一定沒有,卻是比較低,團隊都沒有把握,於是表現得很desperate。林鄭和她的廣義競選團隊,包括她的競選辦、喉媒、港共政黨、商界大號支持者等,無疑都有這種傾向。(葉劉亦然,不過沒有去到搞小動作或放冷箭中傷他人的地步,政治靠攏北京無底線,道德上則還未越位;沒有西環大力支持,只能「入閘當贏」的她,真無必要付出太多。)

這個規律後面,有理性原因。造勢行動如果密集、高調、急促,達到了desperate的地步,成本就會很高,偶一不慎而犯錯的話,代價就更大;如果贏面本來已經很高,比方說已經達到了九成九了,那麼,拼老命付出更多,贏面卻很難增加,搞不好犯錯了,贏面還會下降,何苦?

當然,這不是唯一理性解釋。還可以想像,梁和林鄭一直以為連任不成問題,所以可能做了不少需要靠着權力才可掩藏的「陰質事」,現在連任很可能泡湯,慌了,就desperate。

從這些角度看,皆可說明林鄭並非她的支持者所傳說的「真命天子」。她要走的路還很遙遠,甚至可能永遠走不通。

至於政治上低調、親和力比較強的曾俊華,辭職參選以來,一直從容淡定,調子和言行和以往沒有多大分別,信心似乎很充足,但我們卻沒法從邏輯上推斷他的贏面很高,因為贏面很低的競爭者,也犯不着那麼desperate。

或者我們可以再從另一個理性觀點看曾和林鄭的選舉風格差異。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選不上特首,薪酬方面的機會損失,五年便達兩三千萬,這對曾和林鄭這種堪稱高級打工仔而言,絕對不是小數目,為此而出盡吃奶之力,亦人之常情,並不需要訴諸愛國愛黨大道理。(前一陣子流行譏笑參選立法會議席的人目的是「脫貧」,但這兩個人當然不貧,失掉幾千萬是未能錦上添花。)然則為甚麼林鄭那般desperate而曾卻顯得從容淡定?答案在於,一旦落選,他們各自的「剩餘價值」很不同。

落選後的剩餘價值

曾俊華財經系出身,若要在商界發揮「餘熱」搵真銀,還大有用武之地,而且絕不限於香港,收益甚至很可能大幅超越當特首的薪俸。況且,他民調跑第一,輸的話,百分之百是政治因素使然;這對他在國際職場找機會,不構成負面因素。如此考慮,曾的確有本錢從容淡定一些。

林鄭管社會政策出身,雖然掌過庫務局,也不過是當管家,敗選之後的市場價值不高,失掉兩三千萬的收入就「幾係嘢」。政治上而言,她一敗選便成為「雙失」、「雙無」:既無深厚民望,亦暴露了自己從來不是北京主流派的馬。這不僅限制了她的職場前途,連她退休之後住在哪裏也成問題。在香港,港共看風駛隽,會馬上棄她如敝履;民主派更會不齒這個連下場也一樣的「女版689」。英國不會很歡迎她,因為她屬於支持「《中英聯合聲明》早已失效論」的那派人;而且,在那邊的小鎮生活,流言蜚語尤其厲害,遑論還有吃回頭草的尷尬。在中國,無論是北京還是深圳,大陸人勢利,會給她白眼,搞不好還會有後續派系政治風險。

Desperate一字,北方官話沒有足夠傳神的繙譯,粵語的「猴急」卻相當貼切。

 

原文2月1日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