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雞蛋不該有道德負擔

2019/8/7 — 18:55

8 月 5 日早上,港鐵服務受「不合作運動」影響,灣仔往堅尼地城月台站滿候車乘客。

8 月 5 日早上,港鐵服務受「不合作運動」影響,灣仔往堅尼地城月台站滿候車乘客。

【文:華騰遠】

有一個關於罷工合法性的經典的思維實驗。假設一家航空公司的員工因為工作待遇太差而發起一場罷工,但就在工人罷工期間,一位亟需救治的危重病人因為不能獲得空運過來的關鍵藥品,結果不幸去世了。如果沒有這次罷工,這位病人的生命就可以得到挽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判定這場罷工是不道德的嗎?

對於社會運動的支持者來說,這個問題是荒謬的。因為按照這個邏輯,所有的罷工都會是不道德的,因為在類似香港這樣分工精細又高度整合的社會,任何罷工都可能帶來不可預期的、針對無辜者的傷害。按照這個邏輯,不僅航空公司雇員,地鐵雇員和巴士司機也沒有權利罷工,因為這可能導致某個普通勞工無法上班、家庭生計受到影響。不僅交通運輸業,醫療與衛生行業、科技產業、甚至是富士康的工人都無權罷工,因為他們的罷工不僅傷害雇主,也可能傷害到與此無關的某個無辜的人。但是,舉例來說,假如富士康的工人罷工導致了產業上游某家工廠工人的失業、影響了他們的生計,我們真的應該認為這是富士康的工人的責任嗎?

廣告

抗議者不該承受之重

這種近乎荒謬的邏輯卻真實地存在於香港的輿論論戰裡。昨天(5日)上午,林鄭在記者發佈會上就用這套話語攻擊和抹黑抗議者,試圖取消兩個月以來抗爭的合法性。民間發起的港鐵「不合作運動」被林鄭指責為破壞其他人的生計,讓好多打工仔「手停口停」;又強調近日來的「示威者暴力」已經嚴重影響了香港的營商環境和經濟表現,最終是全香港人來承擔惡果,「玉石俱焚只會推香港上不歸路」。

廣告

昨天有一些在路上被干擾的市民也對不合作運動頗有不滿,甚至在有些地方出現了開車衝撞路障、示威者與市民肢體衝突的情況。對於普通市民來說,日常生活受到干擾而感到氣憤是情有可原的。事實上,香港的示威者也非常重視「民意」的爭取,一直非常重視不打擾普通市民的生活、遵守「資本主義的規則」。在立法會裡還要為拿走的飲料留下錢,就是最好的證明。今天在荃灣大河道,因為聽說車內有老人家要去醫院,據說 20 秒內示威者即清開路障放行。

2 個月以來無數個這樣的故事讓無數個真正關心香港的人落淚。能夠避免給「普通市民」帶來健康、經濟或心情上的損失,當然是所有人都想要的理想情況。但是如果苛求示威者必須做到這一點,那是非常不公平的道德負擔。事實上,香港的年輕示威者們已經承擔了過度的員警暴力、嚴峻的經濟負擔,他們不應該再承受不屬於他們的道德負擔。

為「干擾性力量」辯護

為什麼在港府「罷工」兩個月、不回應任何民間訴求時,民間的抗議要升級為「三罷」和「不合作運動」?這裡的法則在任何公民社會都是一樣的。當最為溫和的公民意見表達(遊行與集會)和相對激烈的抗議活動(6 月末以來的「非法抗議」與警民衝突)都無效時,公民社會只能選擇更有干擾性的手段來表達意見。在成熟的民主社會,我們當然希望代議制政府可以代表每個社會團體的利益,每次遊行都能得到相應議員的注意。然而當代議制的制度徹底破產時,公民社會唯一的力量就是其干擾性力量(disruptive power)。

香港的絕大多數人、甚至絕大多數示威者都要比林鄭更痛恨暴力一百遍。然而對於政治秩序中的弱者來說,沒有干擾性力量的抗議,就等於沒有抗議。法案被暫緩一段時候後可以再重啟,遊行結束後民意表達可以被忽視。對於罷工來說,工人要讓資方覺得痛了,才能有收益;對於一個社會的公民運動來說,公民運動要讓他們的政府、讓這個社會感到痛了,才能有變革的可能性。

我們不應該忘記,「不合作運動」是香港政治秩序中的弱者所採取的行動。雞蛋撞向石頭時,或許石頭也會痛、或許周圍的人會被弄髒,所以雞蛋可能有策略問題,但是雞蛋不應該有道德負擔。

到底誰有選擇權?

當然,因為有很多人從個人角度指責「不合作運動」。因為他們相信,這些選擇罷工、用身體堵住港鐵車門的年輕人也可以選擇不給別人添麻煩。歸根結底,他們做出了選擇(They are making a choice.)

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近兩個月來的評論大概可以達成共識的是,這次運動最大的力量來源有兩種,一種是相對年輕的人看不到希望的階級問題,一種是相對中產的人想要維護香港自由與法制的價值理念。這兩種絕望感彙聚在一起,才能有如此長久的運動勢頭。在經濟上看不到希望的人、在政治理念上看不到希望的人,他們算得上還有什麼選擇權呢?

當雞蛋去碰石頭的時候,雞蛋大概是沒有選擇的。而真正有選擇權的人,已經在無數次清場、釋放催淚彈、發射橡膠子彈時做出了選擇。那些指責年輕人的聲音,正像是另一個經典的比喻。一個快要餓死的人沖進了麵包店搶了一塊麵包,這時他們跳出了指責他犯下了暴力罪,因為即使是快餓死的人也不是別無選擇。他還可以選擇去死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