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雞蛋與高牆,我們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2019/7/2 — 20:30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七月一日,香港回歸的日子,我們這些媽媽卻選擇和55萬香港人上街怒吼,要求政府撤回反送中條例,真正回應人民的訴求。烈日當空,我們身上流著汗,心中因三位年輕生命的消逝感到無比的沉重。我們知道遊行不能改變政府的決定,因為特首林鄭月娥及她的管治班子,已在整整一個六月向香港人清楚展示她/他們對人民訴求的無視,對年輕人絕望吶喊的冷漠。

當我們這些媽媽在晚上,從遊行回家途中得知有幾百位年輕人在警察幾乎完全不防守下,打爛立法會玻璃門,進佔立法會,我們的第一反應是擔心及心疼。我們清楚知道這些行為可以被定罪,更可以斷送他們的前途。但年輕人已經嘗試了各種方法去表達訴 求,就如其中一個立法會內的塗鴉所述:「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

我們不同意政府把佔據立法會的年輕人定性為「暴徒」,因為相比起對一些公物的破壞,真正的暴力來自政權曰復曰、年復年的對香港核心價值 - 自由、亷潔、法治的蠶食;肢體的推撞所帶來的暴力,和政權不見血的對制度、規程的破壞,那一種對社會、對公義的殺傷力更大?

廣告

特首林鄭月娥和她的管治班子是真正掌握政府權力,真正有能力回應社會及年輕人訴求的人。但由六月九日百萬人遊行至今,他們築起了高牆。特首選擇了會見商界、警察和權貴。但她卻在七月一日晚事態急轉直下仍拒絕和民主派議員緊急會面,更莫談真正走入年輕人中間,聆聽他們的訴求心聲。她著緊的是在深夜四點開記者會,強烈譴責示威者,為日後清算鋪路。

作為一群深愛香港這個家,真心心疼年輕人的香港媽媽,我們不知年輕示威者今次短暫的佔據立法會會對往後香港政治及社會帶來甚麼影響;我們也不知民意會如何轉向。但這次的事件,使我們對特首林鄭月娥及她的管治班子徹底的失望。七月一日,讓我們看到林鄭月娥和警察高層有的只是拖延的策略,而非真正希望修補因反送中修例而引發的社會裂痕。

廣告

今天香港的困局是因為我們的政府及權貴只活在他們築起的高牆裡,無論高牆外的鷄蛋如何絕望、如何吶喊,他們也一貫充耳不聞。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雞蛋與高牆,無論雞蛋如何錯,我也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我們這些媽媽,今天終於明白村上先生這句話的意思。當年輕示威者做對的時候,要支持他們的行動,要為他們鼓掌,是很容易的事情。但當年輕示威者用了主流社會未必能接受的手法抗爭時,仍選擇留下來和他們互相批評討論,及聆聽他們的心聲是困難的。

我們希望,香港的大人們,你們有這個胸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