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奇過小說

2019/9/6 — 9:37

每個人的承受程度總有極限,當連續不斷地遭到暴力場面衝擊,眼睛會痠澀,胸口那塊鉛愈墜愈低,腦袋反而開始輕飄飄地,感覺所有東西都是虛虛的,時間既快亦慢,極不真實。

現在的香港就是這種狀況,想像我們成為某部小說裡不知名城市的平民,沒緣沒故交上厄運,日常生活戲劇化得不能置信。

女子求援的手給狠狠踐踏。報警驅趕學生的校長。遭飛身撲倒的中學生。不省人事的傷者被繼續拖拉。囚禁於巴士車廂,與文明世界隔著一塊玻璃,等待發落的疑似人質。

廣告

本來負責保護市民的執法者,突然換上新的身份;本該被保護的人也有了新的常識,不幸遇上對方需要慌忙避開,隨時準備雞飛狗走,不論你其實有沒有真的違法。

荒誕叫人措手不及,尤其那些長久以來非常肯定屬於安全的場所,漸漸不再能夠放心進入和逗留,比如地鐵站、醫院、學校、警局,甚至自己屋企,都有機會成為高風險地帶。

廣告

這些年人們嚴陣戒備,生怕落實的惡法,根本不用擔憂,基本上已經來了:好不容易擋住了送中條例,人們還是可以在內地被失蹤被扣留;想像中非常可怕的軍隊入城,現在其實沒差多少,防暴的凶悍程度有目共睹,新屋嶺變成香港法治存在與消失的一道結界。

被形容為去人性化的社會信用評級系統,聖安當女書院企圖推行的「操行計分制」就是小社會先導實驗;就連 2012 年壓住了的國民教育,昨天也有人建議捲土重來!

這是小說才有的情節吧,脫離現實,完全失常,就如非集會穿黑衣都有一定危險性,好好笑,但已經無人笑得出來。

最惹人抓狂的,應該是某天打開臉書,赫然察覺大量不認識的人名,從未見過的大頭照,而他們明明都是朋友,忽然集體陌生 — 白色恐怖下,我們連自己的網名、照片都捍衛不了,紛紛套上另一身份,暫時活在虛構之地,真實地出生入死,期待著下個篇章,或者終於可以扳回一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