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政治智慧?

2017/2/5 — 9:53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2月3日於灣仔會展舉行造勢大會。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2月3日於灣仔會展舉行造勢大會。

林鄭月娥為官三十餘年,自然不笨,就以他最近不點名批評曾俊華「破壞行政立法關係」一事為例,許多論著批評他「說謊」,似乎完全忘記當初就是他兩度寫信給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明政府立場,不會讓任何官員回應四名被質疑資格議員的提問。但是大家可別忘記,這樁被林鄭月娥引為判定「政治智慧」之高下的事件,最初可是個設計得多麼精巧的詭局。依據各大傳媒整理出來的時序,以及已公開的材料,我們曉得曾俊華當天在上立法會之前就已經請求律政司澄清立場,而且林鄭月娥也很清楚這些信件往來的內容。然而,林鄭月娥沒有在那個時刻把握機會,提點同僚記得發揮「政治智慧」,反而沉默以待,似乎存心要考驗一下自己同事的「政治智慧」。

後來的事我們都記得,曾俊華拒絕回答議員提問,只是呆滯照讀事先備好的聲明,導致立法會休會。然後一向政治掛帥的梁振英忽然溫和,表示那些議員即便正遭DQ,官員也「不致於」要走到不理會他們的地步。而林鄭月娥更是打倒昨日的我,改變政策,即日下午就宣佈了不同的作法。於是便有了林鄭月娥自稱要由他「執手尾」的結果。假設曾俊華當天真的很有「智慧」,坐在那些資格受到挑戰的議員對面,有問必答,有講有笑,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事呢?恐怕就是特首加上政務司司長,一起批評曾俊華不守紀律,不跟大隊,破壞政府團隊的共識。然後某些報刊和評論家,再將它擴大衍義為曾俊華政治軟弱的另一明證。由此可見,這是一個曾俊華無論怎麼決斷都要挨罵的情景。想得出這種計謀的人,怎麼可能愚蠢?事實上,光從過去幾個月的表現來看,林鄭月娥可能不懂得去那裏買廁紙,和怎樣應對職業乞丐這類庶民生活常識;但他一定精熟在傳媒放風會上暗箭傷人等各種高來高去的大內政治技巧。但這類技倆真是今日香港特首最最需要的「政治智慧」嗎?

且重頭從西九故宮一案說起,目睹圍繞着西九故宮分館的爭論,我不能不想起一九九二年秋天的一個下午,那時我還上學,正在宿舍房間翻閒書,一位常在我們房間「屈蛇」的師兄忽然撞開房門,萬分激動地向我伸出右手,要我趕快緊緊握住。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麼鬼,只好依言照做,和他握手。然後他就亢奮地問:「你知道你剛剛握的是怎麼樣的一隻手嗎?你明白這隻手的意義?」我當然不明白,於是他就解釋:「這可是一隻二十分鐘前才握過高敏和伏明霞的手!」原來,那天是剛在巴塞隆納奧運會載譽歸國的中國跳水隊訪問中文大學的日子,我這個師兄跑去湊熱鬧,不只看他們表演,還要擠在前排搶着跟奧運冠軍握手。那個下午,他手舞足蹈,口沫四濺的興奮情狀,直至今日,依然歷歷在目。

廣告

為什麼我會從故宮分館一下子聯想到如此一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往事?那是因為中國奧運代表團就和故宮一樣,在政治上皆是中央送給香港人的「大禮」,加上征空英雄楊利偉,以及人見人愛的大熊貓,全都有着意在言外的統戰作用。他們被送來香港親善市民,不涉表面政治,專指人心,試圖以文化和感性達到「中港一家親」的效果。今天在中文大學念書的學弟學妹據說以「本土」為尚,可能很難體會當年我那位師兄的心境。沒錯,若依今日標準,他是個百分百的大中華膠;可他同時還是「華叔」司徒華先生的支持者,八九之後每年都去維園高喊「結束一黨專政」。在當日而言,他算是個政治上很「進步」的人了,當然知道那類「大禮」的意味。饒是如此,他也還是會為了中國健兒在體壇上的表現而驕傲,也還是會為了握了那麼幾個手而高興得睡不着覺。這段白頭宮女般的回憶,說明這類中央大禮曾經在政治上是不敏感的。一個人可以一方面討厭共產黨政權,另一方面卻又歡迎共產黨政權送下來的「非政治」大禮,完全沒有矛盾。

但在過去這幾年,中港關係漸趨緊張,極端本土主義興起,這類大禮就開始顯得不是那麼「非政治」了。中國奧運代表團仍然四年一度崔護重來,只是人面桃花,除非組織動員,否則再難見到本土青年那種自發的熱情擁戴。故宮博物館一事必須放在這個背景來考慮,在這一份份南下大禮接連色淡,甚至引發部份本土人士不滿的今天,故宮本來是個嶄新的,政治上依然中性的豪華大禮,大可發揮溫和統戰之功,潛移默化地讓香港市民欣賞及體認中華文化之博大高妙。可是在林鄭月娥充滿「智慧」的處理之下,它卻成了個反面教材,政治意義超過了文化意義,尚未建館就已陣亡,徹底淪為預先失效的統戰敗筆。林鄭月娥在這事上不只無辜牽連了備受尊重的嚴迅奇先生,讓這位全球知名的建築師登上《壹週刊》封面;還賠上了趙廣超兄及其工作室的清譽,讓他們在不知底細的情況下「被配合宣傳」,創作地鐵故宮壁。看見這兩位朋友的遭遇,我真的非常難過。

廣告

「靳叔」靳埭強先生是我衷心敬愛的老前輩,胡恩威兄是我曾經合作多年的老朋友,當年我們都曾在西九文化區發展的最初階段上花過不少力氣,我知道他們現在都贊成在西九開設故宮分館,都相信文化可以超越政治。箇中是非,論者已眾,我不在此贅言。我想指出的是使得這事由「好事變壞事」,從「文化變成政治」的,並非什麼外間鬧哄哄的政治爭論,而是無視政治爭論的林鄭月娥。

這幾年的中港爭議他不可能沒感覺,前述各項大禮失效的情形他不可能毫不知情,否則他就連最基本的政治常識也都不具備了。在知曉民情、瞭解目前中港關係非常微妙的情形底下,收到故宮分館這麼一件大禮,理應handle with care,發揮高超的政治智慧才是。結果他的判斷卻是將它藏在秘室,以他最壇長的大內技倆,兜過重重制度關卡,直到最後生米快要煮成熟飯,才將它端上飯桌。於是原本一件「好事」莫名其妙地沾上了陰謀色彩,好像真有什麼很告不得人的隱情。眾多反對者批判她迴避諮詢,隻手遮天地顛覆了西九原有藍圖。在我看來,這個程序問題帶來的卻是另一重政治問題,那就是又毀掉了一個中央大禮,替本就脆弱的中港關係又加上一道新裂痕。上個月,配合宣傳故宮分館的故宮壁被人變成重演坦克車隊開進天安門廣場的背景;幾年後,正式面世的故宮分館大概會成為文化中心「飛翔法國人」雕塑之外,另一個悼念六四的聖地。你叫當初存心送下文化大禮的那批北京大員情何以堪?

林鄭月娥辯稱,之所以把故宮弄得這麼神秘,正是因為社會上的氣氛不對,這就是他的政治水平了。其實你循規蹈矩,正正常常地花時間花工夫做諮詢,根本不會為一般市民沒有惡感的故宮帶來什麼尷尬。恰恰相反,真正高段位的好手,說不定還會藉着諮詢的名義,不斷安排北京故宮藏品來港輪番特展,配上一連串活動,讓市民小嚐未來故宮滋味;甚至游說上海、遼寧等內地其它第一流的博物館借出珍藏,匯聚香江,真把香港故宮做成一個舉世無雙的「小中華」;如此便能最大化故宮的大禮效用,將漫長的諮詢過程變成中華文化軟實力的教化課。不過一貫「強勢」,不屑與市民囉嗦的林鄭月娥,又那會想得到這種鼓動市民參與的軟銷戰術呢?

故宮西九分館事件的最大教訓,就是機關算盡的內幕政治操作永遠取代不了需要視野和胸懷的真正政治智慧。林鄭月娥就是一個徒具權謀手段,政治智慧闕如的人辦,她近乎本能的技倆,摧毀掉了一個可以提升港人「中國情懷」的計劃。袞袞建制諸公,這就是你們口中那個將來可以對付港獨,促成社會和諧穩定的「真命天子」嗎?

(打得的智慧之二)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