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運動兩週年回顧

2016/9/28 — 15:46

今日,是雨傘運動爆發兩週年。

這場運動,雖然最終因港府的拖字訣而失敗,但是運動失敗帶來的副作用,卻為港府帶來了更大的政治麻煩。

近年來,本土思潮日漸高漲,甚至演變成主張港獨的訴求。港府、建制派和親建制媒體,不斷強調港獨訴求不現實,又全力阻截主張港獨的候選人參加立法會選舉,卻壓不住年青人認同港獨的趨勢。個人認為,那些主張港獨的人,即使思想再激進,難道他們會不明白,除非大陸政局大變,否則香港獨立的可能性近乎零?北京、港府和建制派中人又何曾想過,何解港獨訴求如此不實際,仍能贏得那麼多年青人支持?

廣告

歸根究底,便是人大常委 2014 年頒佈的「八‧三一決定」,以及雨傘運動的失敗。自泛民主派存在以來,他們基本上都是信奉和鼓吹「民主回歸夢」。他們或許骨子裡也是不信任中國共產黨,可是他們仍抱有一絲希望,希望北京政府能夠遵守自己制定的《基本法》,能夠履行自己在《基本法》許下的憲制承諾,讓香港能夠推行真正意義上的普選特首和普選立法會。

即使北京一拖再拖,在 2004 年的「四‧二六決定」否決了 07/08 雙普選, 2007 年的「一二‧二九決定」否決了2012雙普選,但是他們仍希望或相信,北京能遵守自己在「一二‧二九決定」定下的普選路線圖,讓香港能在 2017 年普選行政長官,然後再普選立法會。 2014 年的「八‧三一決定」,不接受公民提名也罷,提名委員會沿用原有選舉委員會的產生方法組成也罷,提名門檻由原本的 1/8 選委提名,改為提委會全票制,則是政治倒退,是赤裸裸的政治篩選,不是「北京信任的人」便被剝奪參選權。

廣告

北京拖了十年,最終圖窮匕現,「民主回歸夢」可謂徹底理論破產。渴望真普選的群眾,響應戴耀廷教授的號召,嘗試以非暴力的堵路抗爭方式,逼使北京政府能夠回心轉意,收回「八‧三一決定」。可惜,由梁振英領導的特區政府,最初卻竟然打算用防暴隊鎮壓,對手無寸鐵的群眾施放催淚彈,其行為激起公憤,歷史 79 日的雨傘運動,至此正式展開。

表面上來說,雨傘運動以失敗告終,北京沒有收回「八‧三一決定」,第二年政府推出的政改方案,在建制派「等埋發叔」的鬧劇下遭到否決,香港政制原地踏步,特區政府的管治權仍掌握在北京和建制派手上。不過,這場運動的失敗,卻為港府的管治埋下更大政治隱憂,為香港的社會帶來更多不穩定因素。

傳統泛民的「民主回歸夢」失靈,不少年青人不再相信《基本法》的普選承諾,連帶不相信北京推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誠意。港府管治威信跌至新低點,警察形象因鎮壓群眾而一落千丈。雨傘運動的失敗,更使到部份人不再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有效,抗爭方式可能會變得不擇手段。在這情況下,港獨思潮自然成了「民主回歸夢」幻滅後,一個讓人仍能維持抗爭熱情的烏托邦。

不諱言的說,港獨思潮是北京和港府逼出來的。有人如果認為,港人都是貪生怕死,港府只要改行更強硬的鐵腕政策,便能嚇怕主張港獨的年青人,這只會使香港走進死胡同。正所謂「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漠視民意的強硬管治作風,只會使香港成了一個壓力煲。壓力煲一爆,即便亂事最終能被北京或港府壓下來,香港也會只會變成一個難以收拾的爛攤子。全國人大常委委員長張德江,今年訪港時一再強調「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把一個國際金融城市因政治動蕩而崩壞,難道又是鄧小平當日提倡「一國兩制」的原意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