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運動只是個開始

2016/9/29 — 20:37

2014年末,金鐘佔領區。

2014年末,金鐘佔領區。

雨傘運動讓人傷感,是那份萬劫不復的挫敗感。真普選爭取不到,不少組織者和參與者都彷彿掉進萬丈深淵,即使未至於陷入永劫輪迴之中,卻躲不開內心的歉疚和沮喪,困擾和自責。

不錯,雨傘運動的確沒有帶來真普選,而真普選亦確是港人保障高度自治、免受北京干預的希望所在。但老實說,這場社會運動七十九日,在此之前,有誰相信過單憑佔領街頭,就能癱瘓特區政府運作,扳低北京的龐大阻力,令真普選水到渠成?更何況,佔領運動到了後半,聲勢已成強弩之末,日走下坡呢?

大家應還記得,兩年前9月28日佔領運動的打開,是由於官逼民反。數以萬計的市民,當時從四面八方湧至金鐘,聲援政府總部外面集會、快要被警方鐵腕鎮壓的示威學生和群眾。面對群情洶湧,當局不去緩和,反而不惜激起民憤,由警方發放八十七枚催淚彈,以求武力鎮壓。但民眾毫不畏縮,繼續留守多處街頭,警察只好暫時退場,佔領格局亦初步形成。

廣告

民眾強烈不滿粗暴鎮壓,政府民望插水,使街道佔領者不僅處於道德高地,更有民意支持。但運動參與者又難免錯判形勢,誤以為民意支持不會倒向,單憑佔領鬧市地段,終可難倒中港兩地政權,迫使北京為真普選開綠燈。

無疑,實現真普選是大家的夢想,但若說一仗可以功成,未免不切實際。其實起初策動罷課,以至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時,都沒有這般美麗的想像。甚至是佔領中環,也不是可望一擊即中,而是通過一而再、再而三的佔領、拘捕、檢控、審訊,循環往復,從而癱瘓執法和司法部門,以換取政制改革的談判本錢。

廣告

只不過乘住民意譴責暴力,民怨升溫,雨傘運動領導者的政治期望亦不斷拉高,成功似乎在掌握之中。這種想法既讓他們滿懷希望,一往無餘投入運動,但也把他們推入死胡同,當佔領運動不能帶來真普選,就等同徹底失敗。部份人感到意興闌珊,既然79天的佔領行動已盡所能,却依然絲毫拉不動現行的政治體制,日後也再難有寸進,因為他們不知憑什麼可以匯聚更巨大的政治能量,推動政制走向真正的普選。

但哪一場社會運動必定成功,誰說得準呢?由甘地追求印度獨立到曼德拉破除南非種族隔離,都非一朝一夕之功。在漫長的抗爭中,他們在乎每一仗,但也不是單憑哪一仗去取得勝利,而是不斷的嘗試、檢討、更新,不斷累積力量,贏取民心,再把運動推前一步。

曼德拉由暴力革命轉向和平行動,甘地由非暴力抗爭通住新生活實驗,都在於讓人看到希望,而希望在於更多人的醒覺、認同和參與,投身社會改革,令集體抗爭、命運自主的路越走越闊。他們不確定哪次才是集體抗爭的最後一役,但只要站在公義的一方,還有越來越多人加入行列,與公義同行,改變命運的歷史時刻始終會來臨。眼前這一仗當然要全力以赴,但能否畢其功於一役,真的如此重要嗎?

有人說,失敗之為失敗,更在於無法從事件之中吸取經驗,記取教訓。如果雨傘運動只懂追求根本無法一蹴即就的目標,却又覺得一次失敗便從此認命,而不好好總結一下經驗,其實這種放棄既不能解決問題,更成為問題的一部份。

在金鐘清場那天,由中環通向政府總部的馬路兩旁拉着一條橫額,上面用英文寫着:「這只是個開始」。不錯,在那天,戰役已到了最後一刻,但對數以萬計的參與者來說,經過今趟佔領運動的洗禮,他們顯然得出跟運動組織者不一樣的結論——雨傘運動的確未竟全功,卻拉開了港人爭取命運自主的序幕,好戲還在後頭。

 

原刊於 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